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

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

        逃?他的意思是,我们四个四品联手,对付这小子没有胜算?性格鲁莽,嗜血好战的巨人扎尔木哈第一个不服气,眼睛瞪着滚圆,锁定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,他看到了什么........为什么要让我们逃.......这小子如果这么可怕,刚才又何必缠斗这么久?汤山君生性多疑,警惕的凝视着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望气术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?天狼收起了轻视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小子有问题........白衣术士的惨状映入红菱眼里,电光火石间,她脑海里闪过一则信息,来源于她曾经与术士的一次交流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在前往大奉埋伏王妃的途中,她听说那位镇北王妃气象瑰丽万千,术士隔着数十里,也能看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时好奇,便问:“那如果是三品,二品,甚至一品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术士回答她:“如果是三品,元神会遭遇重创。如果是二品,则当场眼瞎,神智癫狂。若是一品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术士没有继续说,但红菱能够通过对方的表情猜到,结局是死亡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品,这小子是二品?不对,是他身上具备与二品相关,甚至等同级别的东西........红菱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,肾上腺素狂飙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肌肤起了一层疙瘩,每一根神经都在输送危险、逃离的信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许七安抬起手,轻轻一压。

        宛如清风般的气机波动中,婢女们齐齐昏厥。

        逃,赶紧逃,不然我会死的.........巨大的恐惧在心里炸开,红菱强忍着逃离的冲动,强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小子简直狂妄,扎尔木哈,还不快上,不想要儒家书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扎尔木哈嗜血好战,本身就不服气,也没感应到许七安体内有超过四品的磅礴力量,被红菱一激,顿时狞笑着扑向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丈高的巨人狂奔,带着地面震颤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狼、汤山君两人正要出手,忽然意识到不对劲,猛的回头,发现红菱竟然独自逃走,撇下众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.......两位四品高手瞳孔微缩,心里涌起不祥预感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他们听见了惨叫声,扎尔木哈发出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骇然回头,只见那个一丈高的巨人痛苦的双膝跪地,他的右手手腕被一只漆黑色的,遍布深青血管的手臂握住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只手臂肌肉虬结,与他的主人完全不成比例,略显畸形。

        它透出的气息邪异可怕,仿佛来自深渊,来自地狱。仅看一眼,天狼和汤山君便觉得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终于知道红菱为什么要逃跑,终于知道白衣术士为什么喊着逃跑。

        咔擦咔擦.......骨骼折断的声音里,“巨人”扎尔木哈身躯迅速干瘪,惨叫声随之中止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不再犹豫,一人跃上羽蛛,一人紧随红菱,开始了逃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心有顿悟,无忧无怖。”许七安朗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佛门戒律!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他没有使用魔法书,因为掌控他身体的是神殊。

        刹那间,远处的红菱,近处的天狼和汤山君,心里的恐惧平息,逃跑的念头被夺走,他们不受控制的回转过身,欲与许七安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    戒律的影响在两秒之后消失,恐惧和求生的念头重新占据他们心灵,但一切都晚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秒的时间里,足够神殊附体的许七安完成triple    kill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抽出后腰的黑金长刀,霍然甩出,而后不去看它,鬼魅般闪现到天狼面前,捏着他的脖颈,气机骤然喷吐。

        咔擦一声,头颅给摘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许七安纵身跃起,自高处降落,一脚把汤山君踩入地底,手掌往头顶一拍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汤山君双眼瞬间翻白,竖瞳缓缓黯淡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个时候,远处传来“噗”的一声,黑金长刀贯穿了红菱的胸口,把她钉入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品武者的肉身,在神殊和尚奋力投掷的武器中,宛如纸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不要杀我,不要杀我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红菱哀声求饶,嘴里吐出血沫子,看起来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心里涌现出强烈的悔恨,如果没有参与这次围杀,如果不来大奉,她根本不会遭遇,遭遇这个怪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使团里最可怕的不是杨砚,而是这个银锣,这个藏在人群里的恶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现在知道了,却已经太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贫僧没有杀你,贫僧是送你入轮回。”神殊和尚双手合十,看向被汲取精血的冒牌王妃,温和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如她一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红菱一脸绝望,她尖叫道:“你是谁,你到底是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奉银锣,许七安。”神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.......红菱喃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她最后说的话,下一刻,她的脑袋也被摘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杀完人之后,神殊和尚逐一摄取三名四品强者的精血,让他们化作干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后再有这种对手,记得唤我.......”说完,神殊和尚把身体的掌控权还给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神殊大师现在口气这么大了么........真是无趣的战斗,我完全没领会到四品武者的神异,还没用力,他们就倒下了........许七安心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这样的战果,他并不惊讶,甚至认为就应该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神殊的断臂被封印五百年,弹尽粮绝五百年,甫一出世,就能打退四名金锣,以及一个杨千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今在他体内温养大半年,,又得古墓中气运滋补,如果对付几名四品还要大动干戈,打的热火朝天,那也太侮辱神殊的位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他有没有能力硬抗镇北王......唔,镇北王是三品,而三品和四品之间的差距宛如云泥,神殊能杀四品,却未必能杀三品.......许七安拎着刀,环顾周遭,在场除了女婢,还有两名幸存者。

        褚相龙和白衣术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要死了,有什么遗言要交代?”许七安走到褚相龙面前,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褚相龙只剩一口气,用浑浊的目光看着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被箭矢贯穿了心脏,死亡已经不可避免,之所以还活着,是武夫强大的体魄在支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说了吗,大奉银锣许七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是你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不答。

        褚相龙盯着他,看了几秒,声音嘶哑的问:“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........你,你给我的石佛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假的,东拼西凑,且缺斤少两。”许七安嗤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...”褚相龙咒骂道:“你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挥动黑金长刀,斩下他的头颅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他再看向神智癫狂的术士,此人已经无法沟通,双眼鲜血流淌,嘴里喃喃重复:“快逃,快逃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手起刀落,把术士也给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杀掉所有活口,许七安取出儒家书卷,撕下记录道门“聚阴阵”的法术,气机引燃。

        密林间,阴风阵阵,太阳仿佛失去了温度。

        七道不够真实的虚影显化出来,凝于半空,他们神色呆滞,有些木讷。

        北行前,李妙真告诉过许七安,人死之后,天魂和地魂离体,人魂会残留在躯壳内,七日后才会溢出。三魂没有齐聚时,魂魄木讷呆滞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问他什么,都会如实回答,不会说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是如何得知王妃北上的消息,并提前设伏的?”许七安扫过四名北方高手的魂魄,平静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徐盛祖告诉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巨人”扎尔木哈表情呆滞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徐盛祖是谁。”许七安沉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术士......”扎尔木哈有问必答,非常诚实。

        术士?许七安目光旋即投向白衣术士的魂魄,若有所思,他继续问道:“为何要埋伏王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人死后,魂魄呆滞木讷,问题要一个一个来,否则他们会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阻止镇北王踏入二品。”扎尔木哈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阻止镇北王踏入二品,所以要截杀王妃?!这,这其中有什么必然联系吗,没有王妃,镇北王就无法晋升二品?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回答完全出乎许七安的预料,以致于他停顿下来,思考了许久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在许七安的推测里,王妃此次北行另有隐秘,或许关乎到元景帝,或镇北王的某种谋划。

        嗯,事实确实如此,只是他怎么都想不到,区区一个女子,竟与镇北王晋升二品有关联。

        沉吟许久后,许七安问了红菱、汤山君和天狼同样的问题,得到的答案是一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截杀王妃的目的,真的是为了阻止镇北王晋升二品.........他又问道:“王妃有何特异?”

        扎尔木哈喃喃道:“传说,王妃体内蕴含着世所罕见的灵蕴,汲取她的灵蕴,可以轻易踏入三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........许七安瞳孔微微收缩,觉得他在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品武者如果还称之为人,那么三品则是超凡脱俗,不能以凡人度之,这是生命层次的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四品到三品的武者数量,几乎是断崖式下跌,大奉有多少四品武者,许七安没有统计过,但绝对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三品却只有镇北王一位,其中艰难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    区区一个王妃,竟能让四品晋升三品?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许七安再也忍不住,扭头看了一眼老阿姨。

        难怪她得知官船遭遇伏击后,情绪就有点失控,一路战战兢兢,没有安全感,与前阵子傲娇表现截然不同.........她肯定是知道自己的特殊,知道落入蛮族手中,会遭遇怎样的命运。

        旋即,他又想到一个不合理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啊,如果王妃真的这么香,她这些年是怎么安然无恙度过的?四晋三的诱惑,别说北方蛮子,就算大奉京城的四品高手,恐怕都无法抵御这种诱惑,比如杨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砚这个武痴,绝对会为之疯狂.........可我在官船时问过杨砚,他明显不知道王妃的奇特之处.........嗯,如果我是镇北王或元景帝,我肯定也不会暴露王妃的秘密,可北方蛮族又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问出了这个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扎尔木哈如实回答:“徐盛祖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又是术士.......他又把同样的问题,问了汤山君和天狼,得出的结果与扎尔木哈一样。他们笃定王妃体内有所谓的灵蕴,可以助他们突破三品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到了红菱这里,许七安的问题有了补充。

        妖艳女子目光呆滞,低声说:“主上对王妃垂涎三尺,命我前来截杀,我心里吃醋,便问他王妃有什么特殊,他说王妃体内有灵蕴,还告诉我一首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主上?褚相龙说她是青颜部首领的宠妾,那位主上是青颜部的首领?许七安对此不关心,念头一闪而过,问道:“哪首诗?”

        妖艳女子本能的露出嫉妒神色,道:“出世惊魂压众芳,雍容倾尽沐曦阳。万众推崇成国色,魂系人间惹帝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浮香告诉过我的诗吗,据说是王妃还在幼齿阶段,被某个寺庙的方丈惊为天人,并作了一首诗给她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首诗肯定没有问题,因为传唱甚广,又或者,这首诗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含义,只是大部分人不知道。等回了京城,我去问问赵守院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大部分谜团解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镇北王要晋升二品,所以需要王妃灵蕴,为他突破最后一层关隘。元景帝和褚相龙防备的,是大奉朝廷里的“敌人”,有人不希望镇北王晋升二品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因为徐盛祖,以及他背后神秘术士的缘故,蛮族知晓了此事,因此提前设下埋伏,欲夺走王妃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造成了眼下伏击高手和护送力量差距悬殊的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也就是说,朝廷那边的敌人,至今还没出手?

        不,他们已经出手了........许七安眼睛猛的亮起,他又想起了一些细节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户部侍郎周显平主导了税银案,而税银案中有神秘术士参与,这个案子告诉许七安,那位神秘术士暗中掌控者朝堂一部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显平就是证据。

        蛮族怎么知道王妃神异的?就是这个叫徐盛祖的白衣术士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朝廷里面的二五仔,肯定和北方蛮族有勾结,因为他们中有一个纽带:神秘术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日狗,术士都特么是老银币,监正在暗中谋划,那位神秘术士也在暗中谋划,一个比一个阴险。等等,监正八成是知道这位术士存在的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神色略有呆滞的张开嘴巴,脑海里一个念头霍然浮现:监正在和这位神秘术士博弈?!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是他俩的棋子,包括我,也包括神殊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缓缓吐息,决定先不管监正和神秘术士的事,那是将来要应对的,却不是现在的他能够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棋子有棋子的好处,可以通过棋手的馈赠成长,等将来他有了足够的实力,就把这盘棋给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在此之前,他得韬光养晦,从其他渠道或许养分,必定只吸收棋手的馈赠,肯定无法发展壮大到可以掀棋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转而问起这次行动的主要目的:“血屠三千里,是不是你们蛮族干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感谢“莫哔哔”的盟主打赏,么么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