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随行的原因

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随行的原因

        自古以来,背靠港口的城市,经济普遍繁华,黄油郡的郡城规模不算大,但街道宽敞笔直,行人如织,甚是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站在码头,放眼望去,挑夫和苦力来来往往,挥洒汗水。

        目光一扫,他锁定一个手里拿着账本,坐在凉棚里喝茶的工头,信步走过去,单手按刀,俯视着那位工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工头定定的看着许七安,以及他身后打更人们胸口绣着的银锣、铜锣标志,纵使不认识打更人的差服,但打更人的威名,便是市井百姓也是如雷贯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,这是传说中的打更人?工头一边疑惑,一边起身,点头哈腰:“几位大人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的过程中,从兜里掏出一把碎银,双手奉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没看,直截了当的说道:“你是工头?”

        工头继续点头哈腰,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缓缓点头,看向忙碌的挑夫们,问道:“最近有没有北方来的难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民?”

        工头想了想,摇着头:“没有,不过小人也听说了,北境正在打仗,蛮族到处烧杀劫掠,幸好有镇北王守着啊,不然楚州可能早就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很崇敬镇北王?”许七安没有情绪起伏的语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当然,镇北王是大奉的军神,也是大奉第一高手,正因为有他在,北边才能安稳。”工头露出敬仰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镇北王什么时候成军神了,大奉军神明明是魏公........许七安带着银锣和铜锣们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凉棚里,工头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,纳闷道:“给银子都不要?是不是脑子有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城里转了一个时辰,许七安在酒楼坐过,在勾栏坐过,甚至主动与乞丐搭讪。随行的打更人们察觉到许七安这次出行是另有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谓勾栏听曲,只是幌子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大人,您在打探什么?”一位银锣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打探难民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站在街边,单手按刀,皱眉道:“有件事很奇怪,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位经验丰富的银锣,想了想,回答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难民?这并没有什么奇怪,我们才初到江州,距离楚州还有至少十日的路程。这还是走的水路,走陆路的话,少说半个月。难民未必能从楚州逃难到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摇摇头,看他一眼,哼道:“你忘记我们来查的是什么案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四位银锣悚然一惊,立刻领悟了许七安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血屠三千里类似的行为,通常发生在旷日持久,且投入相当数量兵力的大型战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如果发生这种规模的战争,必定造成灾民遍野,即使江州距离楚州遥远,未必没有难民中的幸运儿成功逃亡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没有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这案子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复杂啊.........许七安心里一沉,情绪难免陷入沉重。但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同僚们,见他们忧心忡忡的模样,当即“呵”一声,用一种无比龙傲天的语气,缓缓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点意思,这才是我想要办的案子,太简单了反而无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大人经历丰富,虽然入职时间短,可经历的大风大浪确实旁人一辈子都无法经历的........打更人们回想起许银锣经历过的那一桩桩一件件的大案,顿时心里不慌,安定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午膳前,许七安提着食盒,以及几块未经雕刻的黄油玉,返回官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先把黄油玉放在房间,而后提着食盒,登上三楼,来到角落的一个房间前,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房内传来老阿姨略显暴躁,但有气无力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他的声音,里面没动静了,也没开门,似乎打算冷处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傅文佩,你开门啊,我知道你在家,你有本事勾男人,你有本事开门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是个贱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哐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门打开了,穿着青色婢女衣裙的老阿姨,柳眉倒竖,怒道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登徒子,在她房门前说什么勾引男人,太过分了。虽然她现在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婢女,可婢女也是有名节的呀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没人听到........许七安嘿嘿道:“你又不是傅文佩,你生什么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老阿姨翻了个白眼,想重新关门,许七安忙说:“给你带了午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阿姨嗤笑道:“你有那么好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早看你气色,我就知道你昨儿没睡好,晕船了吧。午膳肯定没有吃,所以给你买了些饭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自顾自的进屋,扫了一眼,房子干净整洁,看起来是天天打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把食盒放在桌上,打开盖子,菜肴逐一摆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老阿姨瞅了几眼,发现都是自己没见过的菜,忍不住问道:“这盘是什么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琉璃肺,还挺好吃的,是黄油郡最好的酒楼的招牌菜之一,其他招牌菜我也给你买了。”许七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想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阿姨淡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身体不适,没胃口,再说了,这些年在王府娇生惯养,什么好吃的没吃过?平民百姓可望不可即的山珍海味,于她而言,只是等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你这碗肯定喜欢吃。”许七安把一碗汤摆在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老阿姨一看,黑乎乎的,卖相极差,顿时嫌弃的直皱眉,道:“无事献殷勤........你有什么目的,直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等你这句话........许七安坐在桌边,咳嗽一声,道:“你们王妃也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见“王妃”两个字,她眉梢微微跳了跳,镇定的点头,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王妃会在队伍里?而我这个主办官,却事先不知道。”许七安笑眯眯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为我会知道吗。”老阿姨没好气道,似乎不愿多谈,催促道:“没事赶紧滚,我要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只好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讨厌的臭男人离开,她重新关上门,本打算把食物收回食盒,突然嗅到了一股酸辣味,这股味道仿佛是无形的手,抓住了她的胃。

        味道正是那碗卖相极差的汤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味道还可以........她坐在桌边,用瓷勺舀了一勺,轻啜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酸中带辣的味道,瞬间打开味蕾,勾动她的食欲,“咕噜”,喉咙不自觉的吞咽,一连喝了好几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她喝完汤,终于感觉到了饥饿,再看桌上的饭菜,便显得诱人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咚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敲门声响了一下,继而传来褚相龙的声音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门没锁,自己进来。”老阿姨以冷漠且平静的声音回复。

        褚相龙推门而入,看见王妃坐在桌边,津津有味的用膳。

        褚副将皱了皱眉,传音道:“你和他是什么关系,只管点头和摇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这些食物是许七安刚才送过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妃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褚相龙眸光锐利了几分,“没有关系,他给你带午膳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妃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褚相龙盯着她看了片刻,勉强接受这个回答,感慨王妃魅力实在太大,让男人忍不住去接近,去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王妃记住自己的身份,不要与闲杂人等交往过密。”他传音告诫了一句,退出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过程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船上不但有金锣杨砚,还有其他武者,武者耳目聪敏,隔墙有耳这句话最为贴切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都不知道,也是一种信息啊。我猜的没错,镇北王妃前往北境,似乎没有那么简单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隐秘出行,事先连我这个主办官都不知道。而且,携带的侍卫人数不正常,太少了。这可以理解为低调,嗯,随使团出行,既低调,又有充足的护卫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问题是,何至于此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返回房间,坐在桌边,皱眉思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王妃前往北边,要搞的这么神秘,是因为天下第一美人的称号过于招摇?这显然不是,在大奉,谁敢打镇北王正妻的主意?就算是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我,也没动过这方面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根据行为分析意图,那就是元景帝不希望王妃离京的消息广为人知。但这并不科学,区区一个王妃,去见夫君,有什么好隐瞒?

        “除非这个王妃不简单,涉及到某些机密?如此一来,秘密随使团出行的原因无外乎两个:一,涉及到某种机密谋划,所以要保密。二,可能伴随着危险,因此需要使团的力量还护卫?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许七安瞳孔微微收缩,目光随之锐利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微信盟主群一直在发红包,发的我无心码字,都怪他们,影响我码字,所以这章短了点。

        ps:感谢盟主“钮钴禄丶建波”的打赏,建波是老熟人了,《姐姐》的时候就是我的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