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

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

        “两个原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渊放下手中的茶盏,为心腹银锣分析,道:“巡抚代表朝廷,权力之大,纵使是镇北王,最多也就平起平坐。陛下是不想找一个巡抚来钳制镇北王,或夹杂私心,或为战局考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委任一个银锣做主办官,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皱了皱眉:“这样一来,我查案岂不是束手束脚?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渊笑道:“好差事人人都争着抢着,不然朝堂诸公为何推举你?血屠三千里.......如果镇北王谎报军情,试图逃避责任,主办官查不出来还好,查出来的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查出来的话,就要遭杀人灭口?许七安心里一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诸公推举你的第二个原因。”魏渊悠然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群老银币.........魏公似乎一点都不担心?许七安连忙问道:“我该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此事,他有自己的想法,但也很愿意听一听长者的意见,善于采纳“谏言”是一个好习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虚与委蛇,暗中调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渊给出八字真言,接着说道:“你去了北边以后,记得行事不要冲动,尽量不要和镇北王的部下产生冲突。示敌以弱,能放松他们的警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暗中调查,就绝对不要光明正大。如果找到对镇北王不利的证据,藏好,回到京城再展示出来。倘若遇到刺杀,镇北王大概率不会亲自动手,我让杨砚随你一同前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本身实力不弱,金刚神功又已小成,这方面反而不担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镇北王亲自动手,那派遣的金锣再多,恐怕也于事无补,我虽然不知道三品武夫到底有多强,但整个朝廷只有一位三品,而四品却茫茫多.........许七安点点头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卑职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不怕被暗杀,他怕的是镇北王亲自下场,到时,他只能豁出一切召唤神殊和尚。对战三品武夫,神殊和尚势必要疯狂摄取精血,难免残杀无辜之人,这是许七安不愿看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事后不得不远走江湖,不能再回朝廷。这样的话,幕后黑手就乐开花了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魏渊接着说道:“其中平衡你自己把握,如果形势不对,这个案子可以罢手。回京之后,你顶多是被问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.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欲言又止,“血屠三千里”五个字突兀的在脑海里迸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此事当真,我,我不会罢手,不会视而不见。”他低声道,说完许七安又补充了一句: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我不会鲁莽,魏公放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渊望着他半晌,眼里有欣赏,有无奈,最后化为欣慰,道:“三日之后出发,你这段时间准备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淮王府。

        后花园,百花齐放,蜜蜂嗡嗡震翅,忙碌于花丛之间。彩蝶翩翩起舞,追逐嬉戏。

        空气中弥漫着沁人的芬芳,戴着面纱的王妃手里挽着竹篮,拖曳着长长的裙摆,行于群花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竹篮里躺着一簇娇嫩欲滴的鲜花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俯身折下一支花,凑在鼻端轻嗅,眼儿弯起,流露出欣喜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时值仲春穿着锦绣宫裙的王妃,背部曲线曼妙,丝带勾勒出盈盈一握的纤腰,肩膀与脖颈的比例恰当好处。

        挽起的青丝垂下丝丝缕缕,修长的脖颈若隐若现,晶莹雪白。

        仅看背影、体态就堪称绝色,这样的女子,即使五官不算绝美,也能被男人视作尤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身穿轻甲的褚相龙进入后花园,行走间,鳞甲铿锵作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停下脚步,保持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,抱拳道:“陛下有令,三日之后,王妃得随查案队伍前往北境,请王妃早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妃弯弯的眉眼渐渐平复,渐渐冷淡,秀拳握紧花枝,指节发白,冷漠道:“还有事吗,没事就滚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褚相龙拱手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得知自己三日后要出发前往北境,许七安便离开衙门,骑乘小母马回到家中,找到盘坐吐纳的李妙真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能不能随我去一趟云鹿书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去。”李妙真铁石心肠的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嘿,你这女人一点都不娇柔软弱,个性太强........许七安拱了拱手,“有要紧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一双幽潭般剔透的眼睛望来,静等后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记得你发现的那桩案子吗?血屠三千里的大案。”许七安走近屋子,摘下佩刀放在桌上,给自己倒了杯水,解释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朝廷委任我为主办官,三日之后,率使团前往北境,彻查此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瞬间来精神了,改盘坐为正坐,道:“我随你一同前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唉,堂堂天宗圣女如此急公好义,真不知是不是造孽........许七安沉吟道:“朝廷有朝廷的规矩,你无官身,不能参与此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吧,你可以先行一步,我们到北境碰头,地书联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来找李妙真说此事,便是为了请天宗圣女参与,不,甚至不用开口邀请,以李妙真嫉妒如仇的性格,肯定会主动要求参与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一位道门四品在暗中做帮手,破案的把握会大大增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有一个要求。”李妙真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查案时,我要在你身旁,若是因其他事不在场,事后你要与我仔细说说过程,以及破案思路。”李妙真一本正经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跟着我学破案?嗯,她以后肯定还要行侠仗义,过程中少不得铲奸除恶,以及为冤屈者平反,所以渴望学一点推理知识和刑侦技巧........许七安同意了她的要求,脸色严肃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还有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端正坐姿,摆出聆听姿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用地书碎片联络我时,记得让金莲道长屏蔽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..”天宗圣女给了他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当即出城,一人骑马驰骋,一人踏剑飞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清云山,许七安拜见了三位大儒,他一脸尴尬的说:“哎呀,学子近日才思枯竭,怎么都想不出好诗,几位老师恕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穿儒衫戴儒冠的三位大儒,平静的看着他:“无妨,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咳嗽一声,厚着脸皮道:“李师和张师赠予我的法术书籍,已经消耗大半,所以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慕白和张慎赠与他的“魔法书”,大多都是一些低级法术,其中以司天监的望气术最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因为大儒们存货不多,高等级法术,他们自己要用。而且,当时许七安只是练气境,给太强大的法术反而害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魔法书里,最强大的技能是李慕白和张慎刻录的“言出法随”,儒家高级技能。其他体系的高级技能几乎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位大儒看着他,半晌,李慕白说道:“最近才思枯竭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慎:“身体不适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泰:“心力交瘁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每一个甘愿被白嫖的人,上辈子都是折翼的天使,你们仨显然不是........许七安道:“那我想请三位老师帮忙,帮我刻录道门的通灵法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!”三位大儒颔首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皱眉道:“通灵法术要布置法阵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慎摆摆手,道:“你只管施展,剩下的交给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他取出一本无字的褐色封皮书籍,缓缓研磨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见状,没有废话,从地书碎片里取出阴性材料,布置阵法,施展道门的法术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内,阴风阵阵,仿佛一下子从仲春步入隆冬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慎提笔,在书籍刷刷刷书写,每次落笔,都伴随阵阵清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聚魂阵没有召唤来魂魄,这是理所应当的,鬼魅不可能在清云山存在,浩然正气之下,一切魑魅魍魉都将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慎适时停笔,道:“可以了,刻录了十二张,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够了够了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一边点头,一边感慨儒家体系真特么是开挂的,就像看书一样,看过的东西,就能记下,记下来的东西,就能通过笔,写在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顺便给你写了几张儒家法术,后遗症相当可怕,你想必深有体会,不到万不得已,不要使用。”张慎沉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欣喜的接过书籍,问出了困扰自身许久的疑惑:

        “学生不明白,几位老师是如何规避反噬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儒家法术的反噬这么可怕,如果大儒们无法规避这样的反噬,根本无法做持久战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许七安的问题,张慎笑道:“儒家四品叫“君子”,君子养浩然正气,百邪不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百邪不侵,这意思是到了君子境,就可以反弹或免疫法术反噬........这会不会太bug了。许七安有些后悔自己走的是武夫体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君子动口不动手,以嘴炮制敌,才是他理想中的画风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慕白补充道:“如果法术施加在某一方,那么,被施加法术的那一方会代替承受反噬效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........许七安瞳孔一缩,无比庆幸自己没有把理想付诸现实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的貂蝉在腰上——这句话带来的法术反噬,可能是缩阳入缝,也可能是铁丝缠腰。甚至.......吊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二郎在我心里地位直线下降,没有利用价值了.......他内心调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告别三位大儒,他带着李妙真离开云鹿书院,沿着台阶往山脚下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儒家体系确实神奇,除了言出法随之外,还有百邪不侵的浩然正气,与我们道门金丹类似。还能记录其他体系的法术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啧啧称赞,感慨道:“我能想象当年儒家鼎盛时期是何等强大,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,而今才算有所体会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确实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声音从前方传来,是一位不修边幅的老者,穿着陈旧的儒衫,花白头发凌乱,一双眼睛清澈明亮,却又蕴含沧桑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一愣,这人开口之前,自己竟没发现他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学生见过院长。”许七安连忙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,他就是云鹿书院的院长,当日儒家第一人........李妙真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守面带微笑,颔首示意,道:“你要去北境?”

        云鹿书院果然在朝堂安插了二五仔,当初我的戏言,一语成谶........许七安“嗯”了一声:“查案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怕得罪镇北王?”赵守追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怕,但想去看看是怎么回事。”许七安沉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守盯着他,无声的看了几秒,抚须而笑:“不算辱没你身上的大气运,许七安,你要记住,气运的根本是“人”这个字,至少你身上的气运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黎民百姓凝聚了气运,是苍生凝聚了气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连忙看向李妙真,发现她脸色如常,审视着院长赵守,仿佛没有听到这一席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院长屏蔽了她的听觉?

        心里想着,忽然看见赵守挥了挥袖子,一本书籍飞来,悬停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我年轻时游历天下,记录的各大体系法术。如今我已不需要这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欣喜的接过,没有立刻打开,作揖道:“多谢院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他直起身时,赵守已经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三日后,京城码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北上的使团抵达码头,登上官船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次使团人数两百,带队的是许七安和杨砚,下属银锣四名,铜锣八名。

        刑部总捕头一名,捕快十二名;都察院派了两名御史,十名护卫;大理寺派了寺丞一名,护卫、随从共十二名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及一支百人禁军队,这是巡抚出行的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剩下的人,全是褚相龙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刚才,许七安才知道褚相龙竟然也在使团之中,一同前往北境。

        衙门里,本来春哥、宋廷风和朱广孝也想北上与他同行,但被拒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次北行,不一定会遭遇大危机,可一旦遇上,那就很危险。他不想三人涉险,毕竟打更人衙门里,这三人与他情谊最深厚。

        码头上,许新年和许二叔代表全家,来为许大郎送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外还有青衫剑客楚元缜、六号恒远、天宗圣女李妙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安全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二叔拍了拍侄儿的肩膀,这是他唯一的要求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悄然地上一枚符剑,传音道:“国师托我赠予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国师?

        我和国师不熟啊,她送我这个作甚.......怀着疑惑,许七安接过符剑,传音道:“替我谢过国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恒远双手合十,念诵佛号:“许大人一定要平安归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凝视着他,声音清亮:“但行好事,莫问前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暗中传音道:“我会先行一步,在北境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面带微笑:“但行好事,莫问前程,说的真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传音回复:“北境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登上船,杨帆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站在甲板上眺望,目光掠过人群,看见远处站着熟悉的三人,分别是用后脑勺盯着他的杨千幻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手做喇叭,娇声呼喊的褚采薇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及默默挥手做告别的钟璃。

        你来干什么?感觉你从码头回司天监的路上,遇到的危机可能比我一路北上遭遇的危险还要多..........许七安半担忧半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感谢“割了动脉喝脉动ai”的盟主打赏。

        ps:祝“幽萌羽”新婚快乐,白头偕老,永结同心,严丝合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