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

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

        宋卿急忙跑出密室,身法飞快,几息后,握着一卷厚厚的蓝皮书进来,恭敬的递给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司天监的术士们都习惯用蓝皮书来充当自己的手札,并希望能形成传统,相信几代人后,蓝皮书会和炼金术挂钩,画上等号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后外界说起术士们的炼金术,都会用蓝皮书来代指。

        蓝皮书第一代创始人,许七安接过宋卿的炼金手札,翻开,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太长不看.......看也看不懂........他装模作样的阅读许久,时而点头,时而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地会众成员,以及宋卿,一双眼睛就挂在他身上,等许七安合上书,宋卿迫不及待的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公子,可有纰漏之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等人摆出洗耳恭听姿态,目光专注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问题还是不少啊,宋师兄,此道漫漫,你需上下而求索,不可懈怠。”许七安感慨一声,谆谆善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问题到底出在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卿还没说完,许七安便打断了他,道:“宋师兄,你要知道,炼金术是有极限的。对于你的作品,我有一个思路,可以供你参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卿眼睛顿时一亮,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,迫切的追问:“许公子,我就知道你肯定有办法,如果当初我培育他时,有你在场的话,肯定会比现在更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,到时候我只能在旁边喊666........许七安清了清嗓子,扫过众人,目光落回宋卿身上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据我所知,世上有一种天材地宝,叫九色莲花,能点化万物,就算是石头,也能产生灵智。你这这具人体,需要它的点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九色莲花,九色莲花.......”宋卿喃喃自语:“世上竟有如此神奇之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地会众人豁然醒悟,认为许七安的办法可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对啊,九色莲花能点化万物,自然能点化这具肉身,只要他开窍,苏苏就能附体.........李妙真面露喜色,顿时有了目标,不再迷茫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苏则恨不得九色莲花立刻成熟,这样她就能收获一具全新的肉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不,我要的女儿身,我要当男人........不过,如果是男儿身的话,我就不用给许宁宴生孩子啦,额,如果他依旧要我做他小妾怎么办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苏脑海里浮现收获一具男人身体的自己,被许七安压在床上鞭挞、索取的画面,她狠狠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九色莲花是地宗瑰宝,其实本质上,也算炼金术的材料之一,毕竟万物皆可炼金术。”许七安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万物皆可炼金术.......”宋卿心悦诚服,感慨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公子,你是真正让我佩服的炼金术奇才,我甚至有过愤怒,愤怒你的二叔不曾将你受到司天监拜师学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别,我二叔已经够可怜了,让过他吧!

        这趟司天监之行,对苏苏来说,无异于打开了新篇章。对其他人来说,感触就要复杂许多,一方面震撼于宋卿在炼金术领的造诣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方面则对他的生命炼金术赶到身心不适。

        临别前,许七安把宋卿拉到僻静无人处,低声道:“宋师兄,我要拜托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卿对许七安的要求来者不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需要你炼一具女体,供那位魅依附,到时候我会想办法弄来九色莲花。”许七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一定照办。”宋卿听说许七安能弄来九色莲花,一下子亢奋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我也有条件的,”许七安声音愈发的低沉:“首先,那具女体要漂亮,特别漂亮。然后,这里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虚拖了一下胸口,鬼祟道:“这里一定要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卿对女人不感兴趣,皱眉道:“这个“大”的定义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需要一个参照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想了想,严谨回答:“采薇的三次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对许七安来说,这次司天监之行很有必要,算是兑现了当初的承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个很重视诺言的人,前世今生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离开司天监,楚元缜和恒远告辞而去,许七安带着李妙真、苏苏、丽娜往许府方向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眼萌妹褚采薇千里相送,送着送着,就送到许府里了,于是决定晚饭在许府吃。

        吃完饭,褚采薇又决定在许府歇下,与丽娜同床共枕,橘势一片大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散席后,许七安进了二郎的书房,见小老弟在书桌边挑灯看书,他笑吟吟的打趣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与王小姐玩的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二郎顿时露出古怪之色,沉声道:“大哥,我觉得王家小姐垂涎我的美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措辞不对,但意思是这个意思.........许七安有些意外,许二郎居然反应过来了?

        许二郎又不是傻子,情商同样不低,只是缺乏与女性打交道的经验,前两次他没回过味来,沉浸在与王首辅(空气)斗智斗勇的状态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常常夸我长的好看,行为举止间,也表现出想与我亲近的意思。”许新年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呢?”许七安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首辅与魏渊是政敌,大哥是魏渊的心腹,我岂能与王家小姐有纠葛?”许新年表明态度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一直不想二郎身上打上“阉党”的烙印,苦恼他在朝堂没有靠山,如果他能投靠王首辅.......可这种事儿并非儿戏,谁知道我这个想法,会不会把二郎推入火坑?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思考许久,措辞道:“你自己决定吧,未来的路要靠自己双脚走下去。在朝堂上,没有永远的敌人,魏公和王首辅如今不也联手政治胥吏弊病了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,就算你将来和王小姐成了好事,也是她嫁到许家,而不是你入赘。这里有本质的区别,你依旧是自由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新年有些窘迫,脸色微红,“大哥这话说得,好像我与王小姐真有什么苟且似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接着皱了皱眉,道:“而且,她是觉得好看才喜欢我,如果我长的吓人,她还会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回答他:“这要看“长”字怎么念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不觉得王小姐觊觎许二郎美色有什么不对,喜欢一个人,难道不应该从脸蛋开始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喜欢临安,喜欢怀庆,喜欢采薇,喜欢李妙真,喜欢苏苏,喜欢丽娜,甚至很喜欢国师,因为她们都很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像小母马这样的马中美人,他也很喜欢,一天不骑就想它的紧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钟璃这样披头散发不露真容的,许七安就保留对她喜欢的权力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返回房间,他按照《行脉论》的记载的方法,在房间里打慢拳,感悟自身气机运转,感受血液流动,感受发力之间,肌肉的舒展和收缩。

        半个时辰后结束,许七安坐在桌边,接过钟璃递来的温茶,自言自语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太慢了,心脉论最多是辅助作用,能不能达到化劲,还得看我个人.........这样下去,年底别说是四品,就算是五品都很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必须想办法提升实力,气运渐渐苏醒,幕后黑手不会坐视不理的。哪怕有监正和神殊护着,我也不是绝对安全,对方可是至少三品的术士,背后可能还有更强大的势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欲速则不达,化劲虽然难,可至少能缓慢精进。爵位的提升、权力的增加,对我来说才是最难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以前他选择留在京城,是因为京城繁华,物质优渥,但心里也有“大不了老子浪迹江湖”的傲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,他想在朝廷里攫取更大的权力,自身实力和手里握着的权力相辅相成,将来面对“债主”也能有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他现在缺机会,缺立功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啊,京察之年已经过去,而今的京城风平浪静。我立功的机会不多。”许七安叹息一声,转而思考如何提升修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才脑海里闪过一个灵感:

        “《天地一刀斩》是集全身气机于一招,而化劲也是把气力拧成一股,不浪费分毫,以最小的代价爆发出最大的力量,两者是异曲同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想法让他由衷惊喜,并迫不及待想要验证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于房间里立定,深深呼吸,沉淀所有情绪,气息坍塌内敛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不对,我不是在施展天地一刀斩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连忙结束蓄力,散去气机,他重新施展天地一刀斩法诀,但这次没有配合气机,而是以纯粹的身体力量来施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拳击出,空气发出清脆的炸裂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不掺杂气机,所以没有造成大面积破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手臂仍有颤动,但出拳的刹那,气力确实在往一处迸发,虽然过程中流失了许多.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结果让许七安惊喜若狂,路子走对了,只要按照这个方式去练习,他晋升五品的时间将大幅缩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比《行脉论》要强很多很多,嘿嘿,我真是天才,另辟蹊径........”脸上喜色刚有浮现,突然又凝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《天地一刀斩》是司天监送来打更人的功夫,是监正暗中的馈赠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切都在你的预料之中么,监jojo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皇宫,御书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卯时刚过,诸公们就被皇帝派遣的宦官,传到了御书房。

        诸公齐聚之后,穿着道袍,两袖清风的元景帝,步伐轻盈的走至大案之后,坐在属于他的宝座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诸位爱卿连日上奏,欲彻查“血屠三千里”之事,朕深有同感。”元景帝俯视堂下诸公,语气不疾不徐:

        “朕欲建使团赴边关,彻查此事。爱卿们有什么合适人选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首辅出列,作揖道:“陛下,此案事关重大,自当由三司协同打更人办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多年来,朝廷内部形成的良好默契,但凡遇到大案,基本都是三司与打更人衙门共同处理,既是合作,又是相互监督。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等了片刻,见没有官员出面反对,或补充,便顺势道:“主办官呢?诸爱卿有没有适合人选?”

        多方协同办案,要么是各办各的,要么是组一个团队,团队自然就要有领袖。否则就是一盘散沙。

        通常来说,需要远赴外地的案子,基本是组团,而不是各自办案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“主办官”三个字,诸公脑海里几乎本能的,惯性的浮现一个穿银锣差服的嚣张年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既是对许七安能力的认可,也是因为这半年多里,许七安勘破一起起大案、要案,给人留下深刻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首辅沉吟一下,道:“可委任打更人银锣许七安为主办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夸许七安如何如何,因为不需要。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颔首,目光扫过诸公,道:“诸爱情觉得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善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官员齐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浩气楼,茶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血屠三千里的案子,我来当主办官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消息的许七安吃惊的瞪大眼睛,满脸愕然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与上次云州案不同,云州案里,张巡抚是主办官,他是随行人员之一。而这次,他是理论上的一把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利弊都很明显,此案如果破了,他占首功,而血屠三千里的案子如果真实存在,且由他查明真相,功劳之大,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正愁没有机会立功.........想瞌睡就有人送枕头?许七安喜忧参半,因为如果破不了案,他会被降罪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还是好的,倘若血屠千里案真的是镇北王的过失,是镇北王谎报军情,那他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魏公,诸公们推举我做主办官,恐怕不安好心吧?陛下为何不委任巡抚,反而同意我一个银锣担任主办官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看向对面的大青衣,继续说道:“您得派一位金锣保护我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渊摩挲着茶杯,语气温和,“不错,比以前跟敏锐了,以前的你,不会去揣摩朝堂诸公的用意,以及陛下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,我只是觉得有你这个政斗王者在身边,懒得动脑子........许七安谦卑的说:“请魏公教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