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九十三章 坑

第九十三章 坑

        待客的大厅里,许七安坐在椅子上,手里捧着婢女沏的茶,脚边立着一个布袋,膝盖那么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安静的坐了几分钟,耳廓微动,听见了鳞片晃动的响声,紧接着,便看见褚相龙跨过门槛,径直入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褚将军和曹国公出手相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这话说的没诚意,因为他连起身都没有,边说着,边喝了口茶。

        褚相龙并不在意,审视他一眼,目光随后落在许七安脚边的布袋,道:“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放下茶杯,打开布袋,露出一尊石雕的佛像,刀工极差,比初学者还不如。

        褚相龙的眼神顿时火热起来,灼灼的盯着佛像,尽管它雕刻的简陋,面目只有一个轮廓,但那股似有似无的佛韵,让人意识到它的不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金刚神功的奥义我刻录在佛像里了,至于能不能修成,这是将军你的事。”许七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褚相龙收回目光,看着许七安满意颔首:“你是个有信誉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呵,我要是没信誉,你就会说,凭你一个小小银锣也敢出尔反尔,纵使是魏渊也保不了你!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心里冷笑,表面不动声色:“其实这功法本身就是白赚,褚将军若是有意,五百两银子我就卖了,犯不着那么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褚相龙走过来,用布袋包好佛像,拎在手里,脸色带着揶揄和嘲弄:

        “能略施小计就得到手的东西,我觉得不值得花五百两。当然,佛门金身千金难买。许银锣走好,不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佛门金身千金难买,是我不配你花钱呗.........许七安丝毫不动怒,笑道:“青山不改绿水长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刚行至庭院,便看一位婢子匆匆而来,道:“这位可是许七安许银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在下。”许七安颔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家王妃想见你。”婢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镇北王妃要见我?大奉第一美人要见我?这个可以有.........许七安对那位久负盛名的女子,万分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只是见个面,没大碍........许七安笑道:“请姐姐带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婢子带着许七安穿过曲折的回廊,穿过庭院和花园,走了一刻钟才来到目的地,那是一座四面垂下帷幔的亭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隐约可见一道曼妙的身影,坐在躺椅上,手里握着一卷书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努力想看清她的容貌,却发现帷幔后,还有一层面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是许七安?”

        帷幔里,传来成熟女性的嗓音,清冷中带有磁性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看不清容貌,但声音很好听........许七安抱拳:“王妃找我何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凉亭里的女人冷哼一声:“听说你在午门外,一人挡百官,作诗嘲讽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道:“年少轻狂,一时冲动,惭愧惭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你也会惭愧?呸!凉亭里的女人沉默了片刻,淡淡道:“送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这?许七安有些茫然的看了眼亭子里的女人,转身,跟在婢女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亭子里忽然投出一锭黄橙橙的物件,咚的砸在许七安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妃为何砸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回过身来,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黄金,他没有得到神觉对危险的预警,这意味着刚才没有危机,但他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亭子里的女人不搭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眼里闪过疑惑,见王妃不解释,他便俯身捡起黄金,面不改色的揣自己兜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次王妃要砸我,记得用金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嘲讽了一句,跟着婢子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安静的卧室里,褚相龙关紧门窗,他把石雕佛像摆在桌上,凝神观摩许久,只觉得有股佛韵流转,妙不可言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不管他如何感悟,始终无法从中汲取功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佛门的金刚神功果然需要一定的机缘,以及佛法的基础。许七安能修成金刚不败,确实有些天赋。不过,再怎么也是个没有根基的小人物,略施小计便让他乖乖就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褚相龙冷笑一声,既得意又鄙夷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武道天才,什么天资堪比镇北王,若没有监正暗中相助,他凭什么和佛门罗汉斗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京城那些吹嘘他的流言里,褚相龙最反感、讨厌的就是拿他与王爷作比较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快手出身的银锣,一个军户出身的低贱之人,他也配?

        “除了金刚神功,此子身上能榨取的利益少的可怜。否则科举舞弊案里,一次就榨干他所有价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褚相龙与曹国公谋划金刚神功是有原因的,以他们的身份,地位以及见识,岂会不知金刚神功的玄奥。

        褚相龙年少从军,早年随军队围剿流寇时,遇到过一位西域而来的行者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行者试图用佛法感化饥饿的流寇,却被流寇捆绑起来,欲烹食之。

        褚相龙救了行者,为报答他的恩情,行者送了他一块青铜护符,此符刻满佛文,佛韵流转,每每佩戴于身,便觉心生平静,戾气全消,进入一种宛如顿悟般的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每次战场厮杀过后,褚相龙便会佩戴在身,消弭戾气,感悟玄而又玄的佛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吱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打开床柜,他取出一只小巧的檀木盒子,揭开盒盖,红绸布包裹着一块巴掌大的青铜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虽不是佛门中人,但此符玄奥神奇,能助我进入某种顿悟状态,说不定可以借此领悟金刚神功的玄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旦我修成金刚不败,战力将提高不止一次层次。关键是,远胜寻常武夫的肉身能让我在战场上更好的生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另外,如果我能借助青铜符修成金刚神功,王爷他肯定也可以,到时候必定重重赏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褚相龙眼神狂热,恨不得立刻感悟佛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用了一盏茶的功夫,平复情绪,让内心平静,不起波澜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他握住青铜符,开始冥想。

        渐渐的,他感受到了一股浩瀚的,温和的气息,头脑因此变的清明,冷静的审视七情六欲,不再被杂念困扰。

        进入这种状态后,褚相龙睁开眼,专注的观察石像上的佛韵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他清晰的看到了佛像在动,变幻出各种各样的姿势,每一种姿势,都伴随着不同的行气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可以........褚相龙狂喜,险些维持不住“淡然出世”的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下意识的,他尝试模仿石像上的姿势,模仿那独特的行气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 眉心一道金漆亮起,迅速覆盖他的半身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.......体内气机受到影响,宛如火山喷发,冲击着他的经络和丹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    褚相龙喷出一口鲜血,体表一道道血管破裂,丹田也被狂暴的气机炸的崩裂,受了重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脸色倏然涨红,豆大汗珠滚落,低头环顾自身,手臂的金漆一点点褪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青铜符也不行吗........”褚相龙念头闪过,两眼一翻,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半个时辰,褚相龙的心腹来寻他,终于发现了昏死过去,奄奄一息的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刺客,有刺客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镇北王妃听完侍卫禀告,压住心里的喜,问道:“练功走火入魔?好端端的,怎么就走火入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侍卫摇头:“卑职不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镇北王妃喜滋滋道:“死了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侍卫又摇头:“性命无虞,不过受了重创,司天监的术士说,需要卧床一月才能恢复。而且,发现的太晚,气机逆行,经脉尽断,很可能落下病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镇北王妃顿时很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卑职听说,很可能与许银锣送来的佛像有关。”侍卫略作犹豫,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和他有关?这臭小子倒是做了件大快人心的好事........镇北王妃笑眯眯的想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崎岖的山道,穿着道袍,玉冠束发的李妙真,背着师门赠予的法器长剑,缓步而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路边野花烂漫,阳光明媚,山清水秀,她一路走,一路看,怡然自得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柄红艳艳的油纸伞跟在她身侧,伞下是倾国倾城的苏苏。眸如点漆,红唇鲜艳,肌肤雪白,穿着繁复华美的长裙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美则美矣,气势却过于凌厉。

        反观苏苏,完全是一副风华绝代的豪门千金打扮,眼波流转间,媚态天成,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魅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再有八十里便到京城啦,主人,我们在京城久住一阵,可好?”苏苏望着南方,饱含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司天监我可不熟,许七安已经故去,没了他的面子,宋卿会搭理你才怪。”李妙真撇嘴,毫不留情的打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苏眼珠子一转,狡黠的笑道:“我就说自己是许七安未过门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冷笑一声:“那正好,说不得当场就超度了你,让你去陪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苏生气的一转身,站在路边,气呼呼道:“我不去了,我要回天宗,我要回天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娇嗔的姿态,很能勾起男人怜香惜玉的柔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李妙真不是男人,反手就是一巴掌拍她后脑勺,“走不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挨了揍的苏苏顿时乖了:“哎呀,你别打我头嘛,都被打你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李妙真抽了抽鼻子,脸色一肃:“我闻到了血腥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四处张望了片刻,锁定前方的草丛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求一下月票,好久没求月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