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惊

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惊

        观星楼顶层,监正不知何时离开了八卦台,目光锐利的盯着许七安手里的刻刀。

        你也选择了他吗........这一刻,这位坐镇京城五百年,大奉子民心目中的“神”,于心底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仰天长啸,双手负后,站在大奉第一高楼里,听着子民们的欢欣鼓舞,这是大奉的胜利,也是他的胜利。

        佛门,这回,在他脚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一个不跪啊,”元景帝感慨道:“多少年了,京城多少年没出现一位这般优秀的少年俊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啊啊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裱裱爆发出刺耳的尖叫,激动的跺脚,“赢了,怀庆,狗奴才赢了,他是我的人,是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怀庆望着昏迷不醒的许七安,盈盈眼波中,似有痴迷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极出彩的女子,高贵矜傲,纵使是状元,在怀庆看来也就尚可。京城俊杰无数,真正能让怀庆公主钦佩的,只有魏渊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院长赵守是值得敬重的晚辈,却不足以让她钦佩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怀庆回忆起许七安的种种事迹,税银案初出茅庐,暗中设计陷害户部侍郎公子周立,彻底消弭隐患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加入打更人,刀斩银锣,入狱,临危受命,调查桑泊案..........几乎独立完成了云州案的调查,随后在四百叛军中战死,回京........奉命调查福妃案。

        期间,隔三差五的就有一首传世佳作问题,让大奉儒林备受鼓舞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到现在,代替司天监与佛门斗法,两次出刀,硬生生把京城百姓的信心给打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次论道,度化了菩提树下老僧执念,让堂堂二品罗汉顿悟,明悟大乘佛法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清光天外而来,他一击轰塌法相,击毁罗汉法宝。

        怀庆公主从来没见过这么出彩的男人,从来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女眷们欢呼着,文武官员们大笑着........在爆炸般的欢呼声里,许平志瘫坐在椅子上,像是被抽空了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差那么一点点,他一手带大的把儿,就被佛门抢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京城百姓沸腾的欢呼,以及热血沸腾的呐喊中,正主许七安反而无人问津,许二郎默默走过去,背起大哥。

        终究是我一个人抗下了所有........许二郎心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背着许七安往一众打更人方向走,目光瞥见许七安手里紧紧握着的刻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什么东西,似乎是一把刻刀?

        看外形,似乎是古时候的读书人使用的“笔”,那会儿还没有纸张,文字载于竹简,读书人手握刻刀,在竹简上写下经天纬地的才华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来的刻刀........等下没人注意,偷偷从大哥这里顺手!许二郎有些眼馋,这种古物对读书人诱惑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度厄罗汉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,并非心疼法器金钵损毁,他这是懊悔如此一位天生慧根的佛子,没能皈依佛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叔祖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净尘和尚望着许二郎的背影,望着他肩膀上的许七安,沉声道:“许施主乃上天赐予佛门的天才,大乘佛法的开创者,师叔祖一定要把他带回西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度厄罗汉沉吟许久,长叹一声:“罢了,缘分未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净尘和尚不甘心,他似乎想到了什么,回头望了眼观星楼,张了张嘴,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佛门与司天监的斗法结束了,但这场精彩绝伦的盛会,余韵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    某座酒楼里,一位穿着破旧蓝衫的中年人,拎着空荡荡的酒壶,跨过门槛,进入一楼大厅,径直去了柜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掌柜,听说只要与你说一说斗法的事,你就免费给一壶酒?”

        蓄着山羊须的掌柜微笑点头,“你也可以边喝边说,小店再赠送一碟花生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人犹豫了一下,他本来想带着酒回家喝,但掌柜的给的实在太多,道:“好,那就在这里喝,快,拿花生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掌柜招招手,唤来小二,给破旧蓝衫的中年人奉上一壶酒,一碟花生米。

        蓝衫中年人喝了口酒,又捡了两粒花生米丢嘴里,缓缓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佛门罗汉把金钵往地上一扔,顿时风云变色,雷霆交织,天空幻化出一片佛境。这佛境里面啊,共有四关,第一关叫八苦阵,此阵了不得,据说是佛门高僧磨砺佛心所用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第二关,叫金刚阵,掌柜,你可知坐镇的金刚是何许人也?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人睥睨着掌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就是南城那个小和尚嘛。”店小二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不就一个小和尚么。”边上一桌的酒客附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都知道啊.......”蓝衫中年人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不是给我们许银锣一刀斩了,什么金刚不败,都是纸老虎,呸。”说话的酒客,神色间充满了京城人士的骄傲。

        搁在一天前,提及净思小和尚,他们是咬牙切齿,“大奉高手如云,难道连一个小和尚都解决不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无能狂怒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,提及那尊金刚小和尚,哪怕是市井百姓,也骄傲的挺直胸膛,不屑的嗤笑一声: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都是许七安在斗法过程中,一点点争回来的颜面,一点点重塑的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蓝衫中年人愕然的看向掌柜:“你早就知道了,那还定这个规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同的人,看到的不同,查漏补缺嘛。”掌柜的笑眯眯道:“今日我守着酒楼,没能去看斗法,人生一大遗憾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能事后反复品味,再喝点小酒,便从遗憾成为一桩快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蓝衫中年人点点头,继续道:“..........那位许银锣出来后,一步一句诗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。”掌柜的忽然喊停,道:“海到尽头天作岸,武道绝顶我为峰?你确认有这句诗吗,前头好些人与我说过这一段,但都没有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蓝衫中年人用力点头:“有的,有这一句,我读了十几年前的书,几句诗会记不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嘶.......这就奇怪了。”掌柜的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一位江湖人士“咳嗽”一声,低声道:“掌柜的,与你说这些的,都是些江湖侠客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掌柜的反问:“有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嗨!”江湖人士摆摆手:“你们普通人倒是无所谓,说便说了,但作为习武之人,谁敢在大庭观众之下说这种话?不是找死,就是找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掌柜的恍然大悟,武夫好勇斗狠,最见不得有人嚣张,常常因为对方说了几句不妥帖的话,便拔刀相向。这种事儿即使在规矩森严的京城也时有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又收集到一句好诗,这可是许诗魁的诗啊。快,快给我准备纸笔。”掌柜的激动起来,吩咐小二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翰林院。

        翰林院归属内阁,负责修书撰史,起草诏书,为皇室成员侍读,担任科举考官等。

        朝中最清贵的三个职位,都察院的御史、六科给事中、翰林院。

        若论地位,翰林院排在首位,因为翰林院还有一个称呼:储相培育基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奉历任首辅,都是从翰林院出来了,换而言之,只有翰林院里的清贵,才能入内阁,成为大学,甚至官拜首辅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的例外,就是勋贵或亲王可以直接越过翰林院,入内阁执掌相权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文官是做不到这样的,文官想入内阁,必须进翰林院。而翰林院,只有一甲和二甲进士能进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元景帝寝宫里当值的宦官,正站在翰林院的大厅里呵斥清贵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场斗法的胜利,难道不是陛下用人唯贤?难道不是朝廷培养许银锣有功?瞧瞧你们写的是什么,一个个的都是一甲出身,让你们撰史都不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官把书往地上一掷:“重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场清贵们脸色一变,这是他们回翰林院后,连饭都没吃,凭着一股意气,挥墨撰写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这场斗法,必将载入史册,流传后世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但该怎么写,里头就很有讲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凡是这样扬国威的大事,史书上必定是正面记载,象征着荣誉和光辉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权者,也就是元景帝,想蹭一蹭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别的皇帝遇到这样的机会,也会做出和元景帝一样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位年轻的编修沉声道:“人是监正选的,斗法是许银锣出力,这与陛下何干?我们身为翰林院编修,不仅是为朝廷撰写史书,更是为后世子嗣写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官冷笑一声,阴阳怪气道:“几位能进翰林院,是陛下的恩赐,将来入内阁也是迟早的事,日月照耀,前途无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惹陛下不开心,把他们分配到外头,啧啧,这大好的前途,别说日月,连星光都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的意思是,篇幅不变,详写斗法,以及陛下选贤的过程,至于许银锣的歌功颂德,他毕竟年轻,将来有的是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诸位大人,明白了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位年轻的编修抓起砚台就砸过去,砸在宦官胸口,墨汁染黑了蟒袍,宦官闷声一声,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敢打咱家?”宦官大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打的就是你。”那编修指着宦官喝骂:“此次西域使团入京,先有金刚于南城坐擂、北城法师讲经;后有法相降世,质问监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而后司天监与佛门斗法,许诗魁力挽狂澜,挫败佛门锐气,若没他,朝廷这次将丢尽颜面,凭什么不能歌功颂德,凭什么要缩减笔墨。少年豪杰,本官心里钦佩,他若是读书人,我便拜他为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给本官滚出去,翰林院不是你这阉狗能撒野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滚出去。”其他清贵抓身边能抓的东西,一股脑儿砸过来,笔墨纸砚书本笔架.....

        宦官狼狈逃窜,离开翰林院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灵宝观。

        穿着华美宫装,裙摆拖曳在地,头戴珍贵首饰的女人来到内院,举止端庄,声音温婉,吩咐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二人且先下去,我有话与国师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行的两个丫头退出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一下子活泼起来,拎着裙摆,小跑着进了静室,嚷嚷道:“国师,今日斗法时怎么没见你,你看到今日斗法了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静室里,穿玄色道袍,戴莲花冠,头发整齐的梳着,露出光洁额头和倾城容颜的洛玉衡盘坐在蒲团,望着大咧咧闯进来的女人,淡淡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可错过好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蒙面纱的女子来到案边坐下,道:“今日斗法可精彩了,比戏班子唱戏还有趣,我与你说说.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叽叽喳喳,把斗法的过程,绘声绘色的讲给洛玉衡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,他一刀破了八苦阵?”洛玉衡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可厉害了,怎么了。”蒙面纱女子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是监正在帮助他,还为他调动了众生之力..........洛玉衡沉思片刻,说道:“你继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蒙面纱女子再给她讲许七安一刀斩破金刚阵,洛玉衡没有表态,听到与老僧说佛法,并让度厄罗汉顿悟时,女子感慨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我还是没听懂大乘佛法有什么了不起,但听着就好厉害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乘佛法........他竟有如此悟性?洛玉衡美眸里闪过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都不算什么,最精彩的是第四关........当时金身法相出现,逼迫那个登徒子下跪,这时候,最有意思的一幕出现了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蒙面纱女子眸子亮晶晶的,给自己吨吨吨灌了一口茶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笑道:“慢慢喝,南栀啊,你有没有发现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前来我观里,总嚷嚷着无聊,想出去玩。可现在,你已经不说无聊了,非但不说,与我说起的事情里,三言两语都扯到许七安身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蒙面纱女子一愣,她盯着洛玉衡看了片刻,收敛了活泼气质,又成了矜持端庄的贵妇,带着淡淡的疏离,语气平静:“你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笑着摇头:“就是想提醒你,你是有夫君的。你夫君是淮王,三品武者。他镇守边关,不在京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京城有多他的心腹和耳目,你莫要与那许七安有太多牵扯,否则就是害了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蒙面纱的女子嗤笑一声,语气骄傲:“我怎么可能与一个成日出入教坊司的登徒子有牵扯,你在埋汰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边好,”洛玉衡颔首道:“其实你不说,我也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,无非就是法相无故破碎,或者,监正出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适才,她有察觉到一股众生之力膨胀而起,继而一切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么是监正暗中相助,要么是光明正大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在京城里,元景帝气运不足,修为又弱,能调动众生之力的唯有术士,术士一品,监正!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蒙面纱女子摇头,语气冷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小气的女人,动不动就摆脸色.........洛玉衡笑了笑,端着茶杯,问道:“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一道清光从天而降,破了金身法相,破了佛境。”她小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当时离的近,看的一清二楚,那是一把刻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刻刀?!

        耳边仿佛有一道霹雳,洛玉衡手一抖,温热的茶水溅了出来,她秀美的脸庞倏然凝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监正.........监正不可能支配儒家的刻刀...........洛玉衡沉声道:“刻刀,刻刀在哪,后面发生了什么,你仔细说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语气里透着急切,以及一丝无法掩饰的激动,蒙面纱的女子从未见过洛玉衡有这般丰富的情感波动,奇怪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快说!”洛玉衡身子前倾,竟喝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...就是刻刀破了法相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刻刀是破了法相之后遁走,还是留在了现场?许........许七安他有没有触碰刻刀?”洛玉衡目光灼灼的盯着她,似乎这一点很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呀,他一刀捅破了寺庙里的法相。”女人抬起右臂,做了一个往前“捅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呆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十二点前还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