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

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

        度厄罗汉双手合十,宛如暮鼓晨钟的声音响起:“了却烦恼,佛心澄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发狂中的僧人像是被人狠狠敲了一棍,身形出现凝滞,然后,缓缓坐到,盘膝打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脸色依旧挣扎,但不复刚才的疯魔。

        度厄罗汉收回目光,抬头,望向佛山秘境,他沟壑纵横的脸上,罕见的出现了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不愧是菩萨斩出的执念,我仅仅提出一个概念,他似乎就有所悟!

        九州的佛门,似乎更以力量、果位为本,其次才是佛法........可能与我那个世界的小乘佛法有所出入,但绝对低于大乘佛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至少他们没有大乘佛法这个概念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老僧呆若木鸡,又似有所悟的模样,许七安估摸着这一关是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怎么了?那和尚为何突然疯魔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是刚才那位银锣的一番话造成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区区几句话能有这般威力?净说胡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普通人对“大乘佛法”和“小乘佛法”毫无概念,因此对僧人的突然发狂,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不是所有人都听到僧人发狂前的那番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带着大彻大悟的微笑,浑身佛韵流转,浑然天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施主解惑,贫僧已经大彻大悟。”老僧微笑合十。

        你竟然真的顿悟了?!没想到我也有瞎几把胡扯几句,就让高僧大彻大悟的一天........许七安心情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开口回应之前,老僧继续说道:“当年文印还是四品苦行僧时,曾有过疑惑,为何他不能成佛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执念藏在内心无数岁月,直到寿元将尽,他大彻大悟,世间只有一位佛,那边是佛陀。于是他斩出了我,得菩萨果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这秘境中枯坐多年,始终想不通如何才能成佛,更想不通为什么我不能成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僧凝视着许七安,又像是穿过他,看见了遥远西方的自己,最后,他双手合十,对自己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即是佛,佛即是我,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    文印执着的是超脱品级,成为与佛陀并肩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今,他终于顿悟,佛,与品级无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施主点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师见性既佛,非我之功。”许七安诚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话是到了开窍点拨的作用,但能顿悟,是这位执念大师自己积累深厚,豁然通透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如刚才简短的几句话,普通人听在耳里,没什么感觉,但佛门僧人宛如暮鼓晨钟,因为他们一下就理解了意思,甚至在脑海里做出了延伸、感悟。

        秘境中忽有风来,老僧化作青烟散去,不知去了何处。

        沙沙沙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菩提树摇曳,竟结出了一颗颗绿油油的菩提果,沉甸甸的挂在枝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果实散发晶莹绿光,一看便知不是凡品。

        佛境里寂寂无声,只有菩提树“沙沙”作响,佛境外却热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里,京城百姓已经不是愕然和震惊的问题,他们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听错,没看错的话,是这位银锣大人点拨了树下老僧,让他大彻大悟,为此,老僧还感激的道谢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武者,点拨了高僧,并让高僧大彻大悟?!

        如此荒诞离奇的一幕,让京中百姓都忘了欢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的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酒楼顶上,楚元缜问身边的恒远大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雾里看花,雾里看花.......许大人说的清楚些,说的清楚些.......”恒远置若罔闻,只是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宁宴的话,对佛门中人的影响这么大?楚元缜愕然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关算是破了么........许七安心里一喜,恋恋不舍的看了眼绿油油的菩提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进山顶的寺庙再说吧!他心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转身,正要离开此处,忽听一声洪亮的声音传来,响彻整个佛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何为大乘佛法,何为小乘佛法?许施主说清楚了再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外头,所有人都愕然的看向了度厄大师,堂堂罗汉竟然插足两人的斗法,这是众人没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时,度厄罗汉的脸色是那么的严肃,严肃的让人以为正面临着天塌般的大事,不敢出声喝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大乘佛法和小乘佛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   完全听不懂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民百姓不懂,但京城权力顶层的人里,有人稍稍品出了点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魏渊,比如王首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度厄罗汉的声音........外界确实是能听到我的声音,看到我的行为,但直接插足斗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皱着眉头,冷哼道:“请问大师,什么是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佛陀之前,七十二万三百六十八年,无人成佛。佛陀之后,三千四百九十一年,无人成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佛陀便是佛,何来的人人皆可成佛!”

        度厄大师的声音里带着质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这个世界的佛门存在了三千四百九十一年,那为什么还没出现大乘佛法的思想流派?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沉吟片刻,得出了结论,九州世界以力为尊,以境界为本,谁拳头大谁就是大佬。因此抑制了思想上的发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他那个世界,大家都是肉体凡胎,反而是思想上的分歧在不停碰撞。

        环境不同,发展方向也就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这样,那我就要和你好好说一说什么是大乘佛法,嗯,是我自己理解的大乘佛法.......许七安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在天下佛门弟子眼里,佛是佛陀,而不是佛陀是佛。在我看来,这种想法简直可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说的拗口,除了场外的佛门僧人,无人听懂。

        净尘和尚忍不住道:“哪里可笑,你一定要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度厄大师看了他一眼,没说话,挪开目光,重新看向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可笑,就拿司天监的术士来说,监正是一品术士,但一品术士不是监正,这应该成达成共识吧?可在你们佛门眼里,佛就是佛陀,这不是很可笑,很奇怪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佛不应该代表一个至高果位,而不是单指某个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言实属大逆不道,佛陀是佛门的开宗鼻祖,是唯一的佛,是他们要膜拜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位高高在上的仙神级人物,难道不应该是唯一的佛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许七安的话,确实有道理的,因此佛门众僧一时间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继续道:“所以,有个问题想请教大师,到底什么是佛,是一种获得力量的方式,还是一种思想?”

        度厄大师脸色依旧严肃,但眼神里却没有了恼怒,反而是认真思考了片刻,道:“两者兼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我说,这就有了大乘佛法和小乘佛法的区别。”许七安言之凿凿。

        底下僧人们面面相觑,挠心似的难受,很想一口气听完许七安的理论。

        观星楼,八卦台,监正瞪大眼睛,小声嘀咕:“这龟孙,什么话都敢说,完了完了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回首,问道:“监正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监正笑了笑:“陛下,许七安给你送了份大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皱了皱眉,表示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监正没有回答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渊缓缓起身,垂下的袖子里,双手握成拳头,他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厉害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首辅低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厉害?!王小姐诧异的望来,想问,可见父亲全神贯注的姿态,只能把疑惑咽回肚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下佛门,以力为尊,以品级为根,每一位修佛之人的目标,都是成就果位,或罗汉或菩萨。说白了,就是度己。至于普度众生,还要排在后面,度厄大师,我说的可对?”

        度厄大师默然半晌,双手合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因此,以力为尊,以品级为根,以佛陀为佛,我把这叫做小乘佛法。”许七安望着天空,朗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度厄大师,诸位佛门高僧,我说的可对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位僧人反驳道:“倘若这是小乘佛法,那,那何为大乘佛法?就是你说的众生皆佛吗?这简直是荒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会觉得荒诞,那是因为你修的是小乘佛法,本质上依旧以品级为尊,这是利己。但如果以心为尊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心为尊?”

        度厄大师念了声佛号,双手合十:“请施主赐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觉得世间只有一尊佛,佛就是佛陀,而人不可能成佛,只能修成菩萨或罗汉果位。但,你们别忘了,佛陀难道生来便是佛?”许七安侃侃而谈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,每个人都有佛性,只不过被凡尘污浊之气所迷,但修行之后,照见自我,人人都可成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师,见性既佛!”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    天空忽然有一道惊雷劈过,若有若无的梵音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愕然发现,度厄大师浑身金光闪烁,与天地异象遥相呼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佛门里,这是顿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性既佛,见性既佛........度厄大师沉浸在奇妙的状态中,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一个声音在他心里狂呼:为什么佛陀是佛,为什么我不能是佛。

        不,人人皆可成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佛不是修行体系上的佛,而是内心的佛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的话,在外人看来或许只是有一些道理,但在度厄大师这样修佛多年的人耳里,简直是震耳发聩。

        佛真的只能以力量为准?

        佛真的只能是佛陀?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何等的狭隘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佛光普照九州,就是一句空话,只有人人皆可成佛,九州才能真正的佛光普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佛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佛陀代表的是佛门体系的巅峰,但佛法不应该局限于佛陀。

        大乘佛法的理念出现了,新的思想流派出现了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其他僧人没有顿悟,但有了各自的感悟,甚至觉得豁然开朗,窥见了不同的佛法,窥见了新的思想境界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净尘大师感触最深,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    打更人区域,金锣们忽然听见了低笑声,来自走出凉棚的魏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顿悟的好,顿悟的好啊!”魏渊一字一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妙极,妙极!”王首辅抚须而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意思?这俩[新笔趣阁    www.biqule.info]位极人臣的权臣有何可笑的,度厄大师顿悟,难道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吗?

        佛门与大奉虽是盟友,但眼下气氛剑拔弩张,相互较劲,斗法,也算半个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文武百官们并不觉得这是值得开心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观星楼顶,八卦台。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放声大笑,从未有过的欢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七安提出大乘佛法的理念,这度厄大师没有顿悟也就罢了,既然顿悟,他日返回西域,必定会宣扬大乘佛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而这势必会造成大小佛法的观念冲突,届时,争论不休都是轻的,一旦产生分裂.........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很多年没笑的这么畅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势均力敌才能成为盟友,当一方越来越强大,而另一方越来越衰弱,必将貌合神离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奉和佛门现在就是这样的状态,大奉边关遭受南北蛮族的滋扰,佛门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佛门将来产生分裂,那么,分裂的双方都会争取大奉来支持自己,大奉既能提高地位,又有利可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监正说的没错,果然是一份大礼啊,很好,许七安送的这份大礼,朕很满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凉棚里,不少贵族错愕的抬起头,看着司天监楼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陛下的笑声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在笑什么,这有什么可笑的,奇怪,魏公和王首辅如此反常,陛下也如此反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乘佛法,大乘佛法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恒远和尚如痴如醉,喃喃自语:“我也可以成佛,武僧也可以成佛,天下人人皆可成佛。普度众生,知性既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狗奴才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裱裱睁大眼睛看向怀庆,她知道很厉害,但就是不懂,只能问见多识广的怀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说了什么我不知道,但会有什么后果,我倒是知道。”怀庆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后果?”裱裱眨巴着桃花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从此以后,佛门就分大乘佛法和小乘佛法。”怀庆露出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同一时间,许二郎给金锣们解释道:“从此以后,佛门就分大乘佛法和小乘佛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锣们瞬间瞪大眼睛,不需要说的太明白,他们已经知晓许新年话里蕴含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也知道为什么魏公会发出笑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姜律中惊喜万分,声音很低,带着颤抖,是兴奋的颤抖:“这,这,佛门有麻烦了,许宁宴都做了什么?他都做了什么?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言两语,便将佛法分成大乘和小乘.........许宁宴做了件了不得的事.......魏公,这一切都在你预料之中吗。

        姿色普通妇人,双眼顿时发亮,她讨厌佛门,无比的讨厌。所以特意派六品武者与净思和尚较量。

        目的就是打压佛门气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手底下的人不争气,非但没完成任何,反而成了对方的踏脚石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混在打更人区域里观看斗法,凑热闹是一方面,她更想看佛门中人吃瘪,看他们斗法失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现在还没胜出,但这份惊喜,足够妇人回家在床上开心的打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真有本事.......妇人心想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,贵族中,有人慢慢咀嚼出了玄机,一个个瞪大眼睛,就像看到绝色美人脱光了在床上等待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种惊讶和狂喜是难以掩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文武百官再看许七安时,眼神就不同了,这人虽然是阉党,且叫人讨厌,可不得不承认,他总能给人带来惊喜。

        凡事有他出马,居然让人觉得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这几章确实写的慢,大家别骂,我有多肝,你们也有目共睹。写的慢是我能力问题,不是我态度问题。我每天这么熬,这么拼,足见诚意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你们可以骂一个天才不思进取,整天玩乐,但不能骂一个天赋平庸,却勤勤恳恳,通宵达旦码字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码的慢不是我没诚意,我膨胀,真是我个人能力问题,我本人其实不太擅长写这种大场面装逼,我擅长写日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本在努力转型,所以很多写法都不熟悉,再加上对佛学也不太了解,又害怕造成逻辑上的大漏洞,所以我写的很小心翼翼,写的很卡很卡,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从斗法的这段剧情开始,三天时间,我写了2.7万字,平均下来,一天九千字,这不算少了吧,感觉完爆大部分全职作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看到评论区天天喷更新,我其实挺难过的。因为我真的是拼尽全力了,拼尽全力了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好了,洗个澡小睡一会,还要上班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