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

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

        “世间万物皆有心,若能心怀慈悲,感应万物,又何须拘泥于人言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僧双手合十,波澜不惊,并不因许七安的话而恼怒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你倒是别跟我说大奉的官话啊,你说西域语言不就行了.........许七安心里腹诽,直截了当的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直接说吧,如何斗法!别跟我扯这些有的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施主着相了,为何要斗法?”老僧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分明是你佛门提出的斗法,大师这般无理取闹,不怕丢了佛门的脸面?”许七安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才施主在山腰处说:出家人四大皆空。”老僧面容祥和平静,徐徐道:“既是四大皆空,脸面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吧,大师打算如何考验我。”许七安耐住性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感觉到棘手了,比杠精更可怕的是不说人话的。杠精至少还会拼命的抓住你语句里的漏洞来反驳你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不说人话的家伙,则是不管你说什么,他都不搭理你,他只说自己的话。你不能领悟,那就是你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你就算费尽心力的去领悟,也没用,因为他会无视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生便是修行,施主入这佛门秘境,亦是一种修行。”老僧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修?大师指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修行靠个人,何必问贫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修行你妈了隔壁!不说人话是吧,老子不奉陪了。许七安心底忽然升起无名之火,撇下老僧边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一道屏障挡住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倒是有一个想法,”许七安冷笑着回身,按住了刀柄:“不知道四大皆空的大师,您能不能接我一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弥陀佛,那便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僧低眉顺眼,沉声道:“贫僧是文印菩萨成道前,斩出的一缕执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文印菩萨,一品菩萨?!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面无表情的松开手,“大师,我们刚才说到哪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僧诚实回答:“施主让贫僧接一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师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严厉的呵斥一声,走到老僧对面,盘腿坐下,双手合十,批评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佛门只会打打杀杀吗?难道佛门普度苍生,全靠打打杀杀吗?大师,咱们聊个一钱银子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狗奴才他,他刚才是怂了么..........”裱裱小声说,扭头看向怀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怀庆斜了她一眼,神色清冷,语气平淡:“改变策略罢了。兵法云,上兵伐谋。对敌也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裱裱恍然大悟,于是认为是自己狭隘了,狗奴才那不是怂,是聪明的改变了策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是害怕了........没脑子的临安过于好骗!怀庆摇摇头,怜悯的看了眼妹妹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对方是‘菩萨’执念后,许七安机智的化解冲突,这让场外许多人都赶到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太识时务者为俊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这一番举动,让他的形象更加鲜明有趣了,至少贵族女眷们就觉得这位银锣很有趣,很有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倒是识时务,这一关若是以暴力破解,恐怕必输无疑。”南宫倩柔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小子.........金锣们无奈摇头,有些想笑,但场合又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时候就觉得他根本不像武夫,怂起来毫无压力,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。可他偏又是资质极品的武道天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义父,这一关的玄机在哪里?”杨砚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金锣们纷纷看向魏渊,等待他的回答,从来不考虑魏渊又不是佛门的二五仔,他怎么知道第三关斗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渊不搭理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皇室凉棚里,火红色宫裙的少女双手做喇叭,娇声高喊:“喂,秃驴们,这一关比的是什么?是老和尚阵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少女脸蛋圆润,有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,乍一看是那种妩媚多情,极为勾人的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度厄罗汉本是不愿搭理的,但见是问话的是某位公主,出于礼仪,解释道:“第三关,没有内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一出,在场的达官显贵们,尽皆愕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内容是什么意思?”裱裱两只手“啪啪”拍一下桌子,表达自己的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度厄罗汉只是摇头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金锣们恍然大悟,难怪魏公不说,原来这一关根本没有内容,可是,没有内容,如何斗法?

        在众人的疑惑中,怀庆公主开口,清冽的声音宛如玉石碰撞,悦耳且有质感:

        “无题!?那是不是意味着,不管许银锣如何应对,佛门都可以不回应,或不认同,将他困在秘境中,直到他认输为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语惊醒梦中人!

        各处凉棚里,文官武将们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    仔细咀嚼后,发现确实如此,再困难的关卡,只要有题目,总归是能攻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最难缠,最无解的是这种没有内容的斗法,操作空间很大,不管是武斗还是文斗,佛门都可以一票否决。

        佛门永远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是耍无赖吗,既然要斗法,那便摆开阵势,文斗武斗你们佛门尽管说。这算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耍赖赢的斗法,恐怕胜之不武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首辅,陛下不在,您出面说句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急脾气的武将气的摔杯,指着度厄罗汉等人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    文斗武斗都不怕,京城高手如云,双方见招拆招,各凭本事。但这第三关简直是无解,许七安不行,那么换别人上,能行?

        被禁军挡在外围的百姓听见贵族们的喝问,立刻意识到不对劲,奈何距离遥远,听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凉棚里的诸位大人似乎很愤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似乎在说佛门耍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佛门怎么耍赖了,哎呀,急死了,是不是这第三关有什么玄机?”

        议论的声音里,一位江湖人士沉着脸,朗声道:“诸位,我刚才听到了,事情是这样的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武者耳力极强,普通百姓听不见,但靠近前排的江湖人士却听的一清二楚,当即把第三关的玄机广而告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耻!”

        有读书人勃然大怒,“想我读书十几载,从未遇见如此卑劣无耻之人,堂堂佛门,为赢斗法竟如此下流龌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怕了我们许诗魁的刀法,才故意使这下三滥的手段。不管考校还是斗法,都应该堂堂正正,人不应该,至少不能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科举这般天大的事,都还有考题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百姓们群情激昂,痛斥佛门无耻,可恨手里没有臭鸡蛋和菜叶子,不然统统丢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许七安前面的两刀,平民百姓已经从“佛门真强大”的观念转变成“佛门不过如此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都是许七安带来的自信,带来的底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数百姓心里都是骄傲着的,与有荣焉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见佛门如此无赖,设套坑许七安,平民们勃然大怒,又开始推搡禁军,一副要冲进来揍光头们的姿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无题亦是题,人生变幻无常,莫非时刻都有“题”等待诸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度厄罗汉祥和的声音传遍全场,似乎带着抚慰人心的力量,让外头的群众不自觉的安静下来,并认为他说的有理。

        佛门七品,法师境的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止是百姓,就连凉棚里的贵族们,也收敛了怒火,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耻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怒喝声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循声看去,发现竟是个面生的俊美书生,他施施然的走下凉棚,来到广场,冷笑的望着一众和尚:

        “难怪你们和尚都是光头,原来是把脑袋上的头发藏进了心里,外表风光霁月,内心藏污纳垢,可耻!”

        净尘和尚皱了皱眉,“这位施主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是你们施主,许某一个铜板都不会施舍给你们,逢人就叫施主,可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什么你,好一个佛法高僧的大师,你也是佛陀出家前斩出的执念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佛陀出家前斩出的执念?!净尘一愣,接着大怒,这是在侮辱谁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施主身为读书人,张口闭嘴只会骂人,这就是大奉的读书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从来不骂人,我骂的都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佛门众人皆露出怒色,瞪着许新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滴,不服气?几位高僧远道而来,提出斗法,大奉是礼仪之邦,仅派一个银锣出面,已经给足了尔等脸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知尔等脸皮竟比京城城墙还厚,难怪二十年前山海关战役能打赢,确实多为依仗诸位。南北蛮族联军十年都攻不破大师们的脸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偏偏诸位大师还没有自觉,不自觉的东西,照了镜子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    净尘和尚霍然起身,僧袍鼓舞,他怒目圆瞪,仿佛盛怒的金刚,气势骇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新年巍然不惧,嗤笑一声:“好一个四大皆空的大师,空他娘个什么东西,呸!”

        净尘和尚表情突然僵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度厄大师淡淡道:“净尘,你心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净尘和尚脸色发白,无力的跌坐,双手合十,颤声道:“弟子着相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西域使团来京是兴师问罪,本身就带着怒意,斗法之后,四周百姓的谩骂就没停过,同时,许七安连破两阵,对佛门僧人造成了极大的心里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新年此番突然跳出来谩骂,人格侮辱,佛还有三分怒火呢,何况是他们这些弟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新年呵呵一声,转身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道道目光落在许新年身上,诧异中夹带着欣赏,那些话虽然不听,但骂的好,骂的佛门僧人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很爽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他们自诩身份,那些话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在大庭观众之下说出来的,许新年相当于是代传贵族心声的工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聪明!王小姐暗赞一声,她看出来,许会元骂人只是表面,真正的目的是扰乱佛门僧人的佛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故意激怒他们,而后给予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    既解气,又重重打击了和尚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,她猜测许会元主动出击,还有一层深意,那便是在京城贵族面前表现一番,在陛下面前表现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展现出足够的价值,让陛下觉得他是个人才,殿试之后,或许会给他一个不错的前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几分才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她听见父亲王贞文淡淡的点评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小姐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爽了!许新年坐在椅子上,内心得到巨大满足,果然世上没有比骂人更爽的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插曲结束,斗法还在继续,场外众人心中依旧沉重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菩提树下,许七安与老僧对坐论道,他一边“嗯嗯啊啊”的点头,说:大师所言极是,令人茅塞顿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边思考着第三关的破解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佛门确实阴险,这一关没有题目,意味着解释权都归佛门所有,和尚们会让自己输吗?

        答案是否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破局?许七安深思熟虑后,有了两个思路:一,以理服人。二,以理服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现在的状态,砍不出第二刀,即使气机恢复,没有了.......的加持,根本不可能斩开屏障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这位老僧是文印菩萨成道前斩出的执念,因此,第一个以理服人就要谨慎想一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个以理服人,就是使用“物理”之外的一切手段,搞定老僧。

        搞定他,这一关就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讲佛法,我肯定讲不过他,老和尚是文印菩萨斩出的执念,绝不是净思那种小和尚能比,只有他忽悠我,不可能是我忽悠他........怎么才能搞定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一边假装听经,一边思考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师,您说自身是文印菩萨斩出的执念,是何执念?”许七安忽然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佛的至高境界!”老僧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佛的至高境界.......一上来就是这么高深的问题,我还想从执念方面入手,看来是不可能了........等等,不妨先听他说说,再结合我键盘侠的学识,看有没有操作空间!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反问道:“佛的至高境界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僧沉默了许久:“我不知道,而文印觉得,是佛陀。于是他斩出了我,从此一颗琉璃佛心,再无凡垢,证道菩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许七安沉默了,他对这个世界的佛一无所知,反倒是对前世的佛教有些许了解,不过,前世的佛教与这个世界的佛教存在极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 最明显的一点,这个世界的佛门没有佛祖如来。只有一位佛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佛的至高境界是佛陀?其他佛就不是佛么?”许七安皱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忽然想起一个细节,佛门体系中,二品罗汉,一品菩萨,再往上就是超越品级的佛陀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其他佛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僧回答道:“佛门有罗汉果位、菩萨果位,唯有佛陀得至高无上果位。因此,佛陀便是佛的至高境界,是独一无二的存在。佛便是佛陀,只此一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罗汉和菩萨,未必就不能得至高果位。”许七安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僧看他一眼,摇头:“你非佛门之人,不懂果味在所难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一副弟子做派,双手合十:“请大师解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请大师多让我白嫖一些佛门知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施主可知菩萨为何是菩萨,罗汉为何是罗汉?佛门四品为“苦行僧”,此境界者,当许宏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宏愿与果位息息相关,许大宏愿者,得菩萨果位。许小宏愿者,得罗汉果位,而罗汉果位,亦分三等。分别是杀贼、不还、阿罗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果位一旦凝聚,便不可更改,不可进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愣住了,半天没说话,这段话的信息量实在太大,让他足足消化了好几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菩萨和罗汉本质上是无关的,他们都是四品苦行僧晋级而来........等等,四品之后是二品或一品,那么三品金刚境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四品直接跳过三品,成就罗汉果位或菩萨果位........这是不是意味着,三品金刚境属于另一条佛门体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脑海灵光一闪,有了相应的猜测:八品武僧——三品金刚!

        卧槽,八品直接跳到三品?佛门体系也太古怪了吧,根本不是按部就班的晋升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重新回顾佛门体系,很多事情瞬间就想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佛门九品至一品,其中八品武僧对应的是三品金刚,难怪恒远大师战力强悍,却只是八品武僧,因为他下一品就是三品金刚境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,难怪二品是罗汉,一品是菩萨,而佛陀属于超品,之所以这样命名,是因为果位一旦确定,便不可更改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这个世界的佛门不像前世,有一大堆的佛和菩萨,这个世界的佛门只有一位佛:佛陀。

        世间只尊一位佛.......卧槽,这不就是小乘佛法吗?!

        我想到怎么破局了!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缓缓起身,直勾勾的盯着老僧,嘴角微微挑起,继而扩大,从微笑到大笑,从大笑到狂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笑的前俯后仰,笑的猖狂肆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在笑什么?疯魔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场外众人茫然的抬头,看着佛门中,菩提树下,放声狂笑的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要认输了.......”有人担忧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佛门众人微微皱眉,不知许七安为何如此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凉棚里,文武百官、女眷,禁军等,所有人都露出茫然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与许七安相熟的人,则升起了担忧,怕他是受了什么刺激,才突然这般反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站在监正身侧,微微昂头,看着画卷中许七安狂笑的姿态,他皱了皱眉,回头扫了眼监正,却发现监正竟然不喝酒了,脸色严肃的看着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渊无意识的敲击手指,望着佛山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施主在笑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菩提树下,老僧问出了所有人的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捂着肚子,艰难的止住笑容,脸色倨傲嚣张,道:“我笑佛门狭隘、佛陀虚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狂妄!

        老僧面露怒色,菩提树无风自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场外,至始至终都没有情绪的度厄罗汉,脸色终于一沉。

        度厄尚且如此,更别提佛门众僧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许七安的一句话,止住了菩提树下,老僧的泼天怒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师,你不是不知道佛门至高境界么,那,我来告诉你!”他的声音铿锵有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僧眼中爆射出金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以为佛法高深,以为罗汉菩萨个个都是心怀慈悲之人,如今才知,原来不过是一些自私自利之人。原来佛门修的是小乘佛法。”许七安大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小乘佛法?!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陌生的,从未听过的词。让场外僧人愤怒之余,心生竟产生了好奇,既有小乘佛法,是不是也有大乘佛法?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什么小乘佛法,分明是他故意胡诌,来贬低我佛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武夫懂什么佛法,还擅作主张的分类大乘小乘?师叔祖,此人欺我佛门,不能轻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嘴上当然不会承认,众僧怒斥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我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师,您是哪里来的高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西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佛门僧人为何修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得证果位,超脱苦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小乘佛法,修行只为自身,得果位亦是如此,利己而不利人。”许七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僧一愣,这一次,他沉思了许久,竟没有动怒,问道:“施主说,此为小乘佛法,那,何为大乘佛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西域的高僧,你是九州的高僧,是天下的高僧。出家人修行也不该是为自身脱离苦海,而是要助天下苍生脱离苦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四百年前,为何儒家要灭佛?灭的不是佛,而是佛门,是小乘佛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乘佛法终究局限于一宗一派,只有大乘佛法,才能普度众生,那么,何为大乘佛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僧呼吸变的急促,他的眼睛再也不是无欲无求,再不是波澜不惊,他声音出现了明显的波动:

        “何为大乘佛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场外,佛门众僧死死盯着许七安,呼吸变的急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何佛只有一人?”许七安质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包括老僧在内,所有僧人呼吸猛的一窒。

        度厄罗汉霍然起身,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深吸一口气,许七安缓缓道:“天下众生皆是佛,三世十方有无数佛,这才是大乘佛法。凭什么世间只有一尊佛!”

        宛如晴天霹雳!

        天下众生皆是佛..........老僧呆若木鸡,宛如石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下众生皆是佛,天下众生皆是佛........大乘佛法,大乘佛法.........如果是大乘佛法,众生皆佛,儒家还能灭佛吗?”净尘和尚喃喃自语,像是人生遭遇了否定,佛心受到巨大冲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修的是小乘佛法,我修的是小乘佛法,哈,哈哈哈.....原来众生都可成佛,对,众生都是佛,这才是大乘佛法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一位僧人发狂了,他发了疯似的冲向人群,神色癫狂。

        佛心破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两件事,一,感谢“残剑的追忆”的盟主打赏。

        二,这章资料查的有点久,写起来很卡,心力交瘁。大乘佛法和小乘佛法的区别很多,我这里只是简单的说一些核心的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能娓娓道来,这段稿子我写了删,删了写,反复看资料、思考.......确实心力交瘁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一章,继续肝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今天就一个请求:能不能为许七安比个心啊,人不应该,至少不能被坐骑骑在头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