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

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

    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耳边响起神殊缥缈的声音,许七安看见了浓郁的雾霭,聚散合离,他穿过浮动的雾气,看见了一座破旧的寺庙,门口盘坐着俊秀的神殊和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师,也没什么事......就是刚刚看到了大画面,想过来和你吃个瓜。”许七安诚恳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着佛门高手的面,不要在心里喊我的名字。”神殊告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了大师,我不会拖后腿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把刚才发生在京城夜空的景象转述了一遍,感慨道:“监正的屏蔽天机术,还真是厉害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是一品,自然是厉害的。”神殊和尚温和道:“不过,可能是我记忆残缺的缘故,我不记得关于术士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额.......神殊和尚被封印的前一百年,术士体系才出现吧?他不晓得术士体系也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说道:“大师,我前几日,试探过西域来的和尚了,对于您的身份,有了些许了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神殊和尚温润的脸盘,露出郑重之色,凝神盯着他:“有什么结果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回答:“佛门的僧人说,您是佛门叛徒,因为杀不死您,所以才将您封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佛门叛徒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神殊和尚喃喃念叨着,神色渐渐有了变化,眼神深处闪过悲凉和愤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片隐秘世界的迷雾随之抖动,迷雾宛如河流般奔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做的很好,我想起了一些往事。”许久,平复情绪神殊和尚颔首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往事啊,大佬,能和我分享一下吗.......许七安心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念头刚起,眼前的雾气合拢,遮挡住破旧寺庙以及神殊和尚,继而整个世界开始淡化。

        景物变化,房间里的陈设映入眼帘,他从神殊和尚的神秘世界中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老阿姨与我有渊源,回头我问问金莲道长,到底是什么样的渊源。不然总觉得如鲠在喉,难受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佛门使团不知道什么时候走,这段时间我尽量低调做人,度厄大师比我想象中的要强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现在的精神力达到一个巅峰了,差不多可以尝试突破,可是见识到了佛门金刚神宫的妙处,我对武夫的铜皮铁骨有点看不上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神殊大师记忆残缺,没有这门功夫,恒远是个后娘养的,学不到这种深奥的绝学,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躺在床上,发散思绪,突然,熟悉的心悸感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一边伸手从枕头底下抽出地书碎片,一边起身点燃油灯,坐在桌边,查看传书。

        【一:道长,西域使团的领袖,度厄大师是几品?】

        难得,窥屏狂魔一号居然主动发来传书。

        【九:度厄是二品罗汉,杀贼果位。】

        二品罗汉,这倒是附和我的猜测.......但杀贼果位是什么?许七安略作回忆,确认打更人衙门的案牍库里没有记载“果位”。

        【四:所谓果位,是佛门的说法。罗汉有三大果位,分别是杀贼、不还、阿罗汉。其中阿罗汉果位最高,‘杀贼’和‘不还’平等。】

        原来如此......虽然听不懂,但感觉很厉害的样子!许七安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解释过后,四号又说道:【不过,我感觉今夜出现的第二尊法相,强的有些离谱。】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尊法相是杀贼果位凝聚,是度厄大师自身的力量。第二尊法相的气息更加宏大,更加厚重。

        【九:那是金刚怒目法相,佛门九大法相之一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四:难怪,原来是菩萨出手了。】

        菩萨,一品的菩萨?!许七安“嘶”了一声,他下意识的左右顾盼,脊背生出凉意,有种小偷听见警笛声的惶恐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来京城的是一品,许七安觉得自己又要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稳住稳住,每一个体系都有它的特殊之处,屏蔽天机是术士的拿手好戏,要相信监正的实力.........他只能这样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李妙真冒泡了,传书道:【你们在说什么?什么叫今夜出现的法相?】

        一号向来与二号不对付,四号因为天人之争的关系,与她“避嫌”,金莲道长暂时没冒泡,冷场了一会儿,最后是六号恒远传书解释:

        【佛门使团进京了,闹出了些动静,今夜京城上空有法相现世。】

        几秒后,李妙真再次传书:【为了桑泊案而来?】

        桑泊底下的封印物涉及到佛门,这件事三号曾经在天地会内部公布过。想到许七安已经殒落,她心里顿时有些怅然。

        【六:是的。】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感慨传书:【佛门确实强大,不愧是九州第一大教。】

        佛门是九州第一大势力么.......这一点我以前倒是没有想过,明天去衙门查一查资料。

        【四:李妙真,你为什么还没抵达京城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二:呵,让你多活几天难道不好?】

        喂喂,姑娘,说话别这么冲,要以德服人啊!许七安心里吐槽。

        【二:我选择走陆路到京城,沿途正好可以铲奸除恶,杀几个贪官和豪强。】

        地书群里半晌没人说话,金莲道长冒泡了:【对了,五号近来如何?】

        五号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【二:道长,你私底下传书问问吧,我觉得这丫头又出事了。】

        金莲道长无奈道:【好吧。】

        五号的经历,大概可以写一本《五号流浪记》、《五号的奇妙冒险》什么的.......想到这里,许七安嘴角微翘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觉睡到天亮,许七安骑上小母马,来到打更人衙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径直去了案牍库,来到“丙”字号案牍库,吩咐管理案牍库的吏员:“取一切与佛门相关的案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顺便再来一杯茶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佛门相关的资料浩如烟海,叠在桌上比人还高,许七安做过筛选后,排除了一些奇人异事,以及“传说”,重点关注《九州地理志》和《西域地理志》等地域相关的书籍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一个时辰后,他有了自己想要的收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,论占地面积佛门在九州排第一,整个西域佛国遍地,而西域的疆土是大奉的两倍,北方的三倍,东北的三至五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西域地广人稀,不是肥沃之地。然后,如果加上南疆十万大山的疆域,也就是原万妖国的疆土,佛门的“江山”就太恐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他让吏员奉上笔墨纸砚,在一张宣纸上开始写下“桑泊”、“国教”、“灭佛”等字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起了金莲道长与他说过的一段历史,关于那位开国皇帝的历史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为了推翻腐朽的中原王朝,大奉的开国皇帝曾经向东北巫神教借兵,代价是奉巫神教为国教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据《西域地理志》中的记载,佛门也是国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我和怀庆公主查出来的信息判断,四百年前,佛门在中原遍地开花,分明也是要成国教的趋势。只是当年的儒家正处在“恕我直言,在座各位都是垃圾”的巅峰阶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直接推动灭佛,佛门愣是没有过激反应,退出了中原。我这里有两个猜测:一,儒家当年确实强大到无法无天。二,佛门不敢直接和大奉翻脸,因为还要依仗大奉封印神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儒家还没有衰弱,以儒家和司天监的强大,大奉国力无疑是九州之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以气机粉碎纸张,离开案牍库,转头进了司天监。

        得到通传后,他登上七楼,茶室里不见魏渊的声音,他习惯性的看向瞭望台,果然看见了魏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两鬓斑白的大宦官披头散发,穿着一件青袍,卧在躺椅上小憩,悠闲的晒着太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昨晚有没有跪?”大宦官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脚都没有抖一下。”许七安不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过来捏了捏头。”魏渊招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先看了一下,确认南宫倩柔不在,放心的上前,宛如托尼老师附身,给魏渊按摩头部穴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桑泊封印物脱困,怎么说都是大奉的失职,佛门高僧闹闹脾气罢了,不必在意。”魏渊安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以为我是担心昨天的事而来........魏公啊,你以为我在第一层,其实我在第十八层!我不但知道昨天有菩萨出手,我还知道神殊和尚的下落........许七安干脆利索的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奉为什么要帮助佛门封印邪物?”

        时至今日,他已经是魏渊的心腹,很多不能外传的秘密,可以敞开来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不是查出什么了?”魏渊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初查桑泊案的时候,我偶尔间发现一段历史,五百年前,太子在桑泊游玩,不慎落水,而后得了癔症,不久于人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五百年前,武宗皇帝夺位。五百年前,西域佛门忽然在中原传教,一百年间,佛刹遍地开花,直到一百年后儒家推动灭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桑泊底下的阵法,刻有佛文,我根据蛛丝马迹推测,那邪物也是五百年前封印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渊沉吟了许久,缓缓点头:“不错,桑泊底下的封印物,源于佛门与武宗皇帝的一桩交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年武宗皇帝文韬武略,麾下精兵良将无数,但想夺位称帝,有一个阻碍是他永远都绕不开的。而那个阻碍,甚至可能让他的雄图霸业烟消云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脑海里浮现一个人物:初代监正!

        “司天监的初代监正,术士体系的一品高手。有监正在,只要大奉国祚未绝,那么谁都动摇不了帝位。面对这么一尊强大无匹,又无法绕开阻碍,武宗皇帝选择了与西域佛门合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一次,是西域佛门和大奉结盟的开端。佛门帮武宗皇帝杀死初代监正,武宗皇帝则要同意佛门在中原传教,以及替佛门封印邪物。监正那老匹夫坐视桑泊被炸,冷眼旁观。已经算是毁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卧槽!!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是这么回事,我就说啊,武宗皇帝夺位成功,那初代监正干嘛去了........当年的夺位之争里,有佛门参与,佛门是有佛陀这位超越品级的存在的,干掉一位术士巅峰的监正,这就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一下,那当代老监正在里面又扮演了什么角色?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许七安微微发抖,有些后悔来问魏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监正,他,他为什么要坐视邪物脱困.........”犹豫了很久,许七安还是问出了这个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这个问题,极大可能涉及到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监正知道万妖国余孽的谋划,偏偏选择冷眼旁观;监正知道万妖国余孽把神殊和尚的断臂寄宿在自己身上,偏偏选择冷眼旁观;监正甚至还暗中帮助他!

        监正到底有什么目的,他在谋划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怕佛陀挥舞着大佛根找上门来疯狂输出吗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渊“呵呵”一笑:“谁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眯着眼,享受着心腹银锣的服侍,说道:“今日早朝,度厄大师上殿了,他提出要与监正论道斗法,赌注是天机盘和金刚经。希望陛下同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派人询问了司天监,监正同意了。午后就会发黄榜昭告全京城,有热闹可以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许七安心里忽然一沉,有种脊背发凉的感觉,小心翼翼的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斗?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渊摇摇头:“今日便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没有食言,终于在十二点前写完两章了,求一下正版订阅啊。还有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