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五十四章 问答

第五十四章 问答

        恒远皱了皱眉,感觉有些不对劲,从他自报姓名开始,两名守门僧的表情就很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通传之后,又有了似有似无的敌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劳烦带路!”恒远低眉顺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守门僧的带领下,穿过前院和主楼,抵达了后院。

        檐角下,廊道里,站着一位中年僧人,他穿着便于跋涉的苦行僧纳衣,脸庞圆润,耳垂肥厚。

        面无表情的看着恒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青龙寺恒远?”净尘和尚目光锐利的审视恒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贫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恒远和尚也在审视净尘,到这一步,他已经意识到这群西域来的同门,对自己怀着似有似无的敌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恒远不知道这股敌意是怎么回事,要知道双方此前并无接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出家人不打诳语!”净尘和尚沉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句话,恒远最直观的感受就是耳边敲响了警钟,不能说谎,诚实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贫僧。”恒远双手合十,坦然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净尘和尚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才使用了律者的能力,可以确认这位自称恒远的和尚没有说谎,除非对方也是律者,能自行修改戒律。

        问题来了,眼前这位是恒远的话,刚才那个又是谁?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什么目的?

        净尘仔细回顾了谈话经过,悚然发现,对方是为了桑泊的封印物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话,事情的性质就不是冒充恒远这么简单,事关魔僧,他必须要慎重对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才那位武僧也会佛门狮子吼,即使不是恒远,想必也是佛门中人........眼前这位,就算真的是恒远,他的到来,当真只是为了拜访,没有别的意图?”

        种种念头闪过,净尘和尚当即做了决定,指着恒远,喝道:“拿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即,两名穿青色纳衣的僧人上前,按住恒远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恒远气机一荡,轻而易举的将两位僧人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廊道里,净尘和尚双手捏印,吟诵道:“身不能移,手不能动,口不能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落下,手印中荡漾出水纹般的金色涟漪,轻柔而坚定的扫过恒远。

        刹那间,恒远宛如身陷泥沼,除了思维还在运转,身体已经失去控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嘭嘭嘭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恒远身周炸起一道道空气波纹,宛如一朵朵小型烟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以蛮力抗衡戒律,试图冲出泥沼。

        净尘皱了皱眉,这个自称恒远的和尚,比他预料中的要强。忍不住喝道:“速速拿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房间里又冲出几名武僧,几名法师和禅师,后两者战斗力低微,还得靠武僧动手拿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恒远在武僧们包围过来前,冲破了“戒律”,以极快的速度拖出残影,扑向净尘和尚。

        恒远生气了,要出手教训这个西边来的同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身影挡在净尘面前,是穿着青色纳衣,眉目清秀的净思小和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神色平静的望着扑来的恒远,拍出了一掌。

        掌势刚起时,没有异常,但在过程中,一点金漆自掌心氲开,迅速覆盖手掌、手臂,紧接着整个人宛如金漆雕塑。

        当!

        掌心恰好推在恒远胸口,后者像是被攻城木撞中胸口,飞了出去,撞破内院的墙,撞穿主楼的墙。

        驿站里的驿卒都要吓死了,躲在屋里瑟瑟发抖,不敢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群和尚刚入住就与人动手,再过几天,岂不是要把驿站给拆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带着隐痛的咳嗽声里,恒远和尚走了出来,盯着净思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净尘淡淡道:“你且留在驿站,等度厄师叔回来,自有话要问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恒远颔首: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”字的尾音里,他再次化作残影,凶猛的扑了过来,目标却不是净尘,而是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体表散发金属质感的净思再次抬起手,一掌拍向恒远,这次没拍中,反而让恒远截住手臂关节,砂锅大的拳头连接不断砸在面部,发出“当当当”的巨响。

        面部遭受打击的净思一个头锤撞开恒远,两人噼里啪啦交手十几招后,净思再次被反制。

        恒远抓住他的手腕,沉声低吼,一个过肩摔将净思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轰!

        铺设在院子里的青砖瞬间被炸上天空,地面崩裂。

        恒远膝盖顶在净思喉咙处,右拳化作残影,一下又一下狂砸他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当当当........宛如敲钟,声浪夹杂气浪,肆虐在院子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    瓦片噼里啪啦滑落、花圃炸开,杨柳折断........瞬间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    净思毫无反抗能力,只能捂着脸承受打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够了!”净尘沉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恒远这才罢手,甩动着血肉模糊的拳头,冷冷的盯着净思:“皮糙肉厚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到这里,武僧的暴脾气终于发泄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对恒远一直存在误解,认为对方是个淳朴温和的“鲁智深”,其实恒远是披着这敦厚质朴外衣的暴徒。

        脾气不暴的人,做不出夜闯平远伯府,杀完人扬长而去的行为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在恒远心目中,许大人是乐善好施的大好人,这样的好人,值得自己用温柔对待。

        进入驿站后,他处处被针对,带着善意而来,遭遇的却是“棍棒”,心里别提多窝火。这么窝火的情况下,这个小和尚还特么出来装逼,好像他恒远是土鸡瓦狗似的,一掌就随便打飞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只是个皮糙肉厚的小和尚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申时初,初春的太阳温吞的挂在西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度厄大师手握禅杖,身披金红袈裟,信步而归,他在驿站门口顿了顿,然后一步跨出,来到了内院。

        内院一片狼藉,驿卒们踩着梯子上屋顶,铺盖瓦片。武僧们拎着沙土夯实崩裂的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干的最卖力的是一个陌生的大光头,度厄大师打量了几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度厄大师外表是一个枯瘦的老僧,皮肤黝黑,脸上布满褶皱,枯瘦的身躯裹着宽大的袈裟,显得有几分滑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叔!”

        净尘和尚从屋里出来,用西域的语言交谈:“您进宫期间,出了些事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把真假恒远的经过,详细的说给度厄大师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恒远把净思打的毫无还手之力?”

        度厄大师扭头看了眼认真干活的恒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”净尘点点头,而后补充道:“不过净思师弟并没有受伤,金刚经可不是一般人能打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语气里夹带着自傲。

        度厄大师没有表态,转而问道:“第一个恒远与你交谈时,可有说过关于邪物的信息?比如说,他知道邪物的根脚,知道邪物某方面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净尘回忆片刻,摇头:“他只说桑泊底下的封印物与佛门有关,并在讲述案件时,说自己见过那只断手寄宿在师弟恒慧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叔,这事儿其实可以验证,只需召外头的恒远过来质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度厄却再次问道:“他真的没有透露半点邪物的信息,来诱导你吐露更多的内幕?”

        净尘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度厄大师“嗯”了一声:“我知道他是谁了,你现在去打更人衙门,找那个主办官许七安,我有话要问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从勾栏里出来,浑身轻飘飘的,感觉骨头都酥了,一边享受马杀鸡,一边看戏听曲,这种日子真逍遥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时辰里,勾栏里的姑娘换了一批又一批,笑靥如花的进来,双手发抖的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勾栏里的姑娘们本职工作是贩卖海鲜,不是专业按摩,水平还是差了些。这时代有青楼有教坊司有勾栏,少了足浴店和按摩店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点儿,已经散值了,没必要再去衙门,许七安在路边雇了马车,返回许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郎你可算回来了,衙门有人找你,在府里等了许久,茶都喝了两壶了。”门房老张见大郎回来,赶紧迎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衙门有事找我.......许七安略一沉思,猜测是西方佛门的人找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进入会客厅,看见一位黑衣吏员坐在椅上喝茶,目光频频往外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呦,许大人您可算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无数次的张望中,终于看见了许七安的身影,这位黑衣吏员喜出望外,道:“您再不回来,等宵禁后,我只能留宿贵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。”许七安直入主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久前一位佛门高僧来衙门找您,没找着,便去见了魏公。魏公派我在府上等您。”黑衣吏员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是一个和尚而已,魏渊犯得着这么郑重对待?他西方佬算什么东西,我堂堂东土中原,什么时候能站起来,气抖冷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面无表情的说:“知道了,稍后我会去见一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黑衣吏员松了口气,打算告辞,忽然想起一事,笑道:“魏公听说您近日到处闲逛,不在衙门等候差遣,也不巡街,他很生气,说您三个月的俸禄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这,爸爸,有事好商量啊!许七安脸色僵住。

        送走黑衣吏员,许七安想起自己的小母马被留在了打更人衙门,便命下人去牵许二郎的坐骑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府有三匹马,分别是许平志,许大郎二郎的坐骑。一辆马车,专供女眷出行时使用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新年听说大哥回来了,连忙从书房出来,忧心忡忡道:“大哥,今日你走后,那两个居心拨测之徒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许七安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青衫剑客,一个更像是屠户的和尚。他们不请自来,说是道贺。爹说来者是客,便请他们进府吃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新年皱眉道:“我总感觉他们看我的眼神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想起来了,下午见到恒远时,他似乎说过刚从许府吃酒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郎啊,不必在意这些无名之辈,你现在是会元,你的眼光在更高的天空。”许七安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小老弟了,拍拍他肩膀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坐骑借我用用,明儿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好此时下人从后门牵来了马,侯在大门外,许七安立刻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再次来到三杨驿站时,夕阳已经挂在西边,黄昏的阳光是瑰丽的金红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守门的两个僧人知道自己被欺骗感情了,神色不善的盯着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官许七安,是桑泊案的主办官,度厄大师召我来的,带路吧。”许七安笑眯眯的递过缰绳。

        守门的两位僧人深吸一口气,制怒,一个接过缰绳,一个做出“请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守门僧人进入驿站,来到内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好像刚打过架的样子........恒远也在这里干活........罪过罪过,我以后一定做个好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些心虚的低头,不去看恒远和尚,在守门僧的引导下,进入了一间房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里有三个和尚,居中的那位坐在塌上,是个皮肤黝黑的老僧,脸盘布满皱纹,枯瘦的身体撑不起宽松的袈裟,乍一看去有些滑稽。

        左右分别是见过面的净尘和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净尘神色不善的盯着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度厄大师!”许七安双手合十,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和尚还礼,温和道:“许大人何故假扮青龙寺武僧恒远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一本正经,回答道:“想弄清楚桑泊底下封印着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和尚眯着眼,默默的看着他。那平静温和的目光,仿佛是人体扫描仪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个老和尚面前,许七安不敢有任何内心戏,收敛发散的思绪,不让自己胡思乱想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桑泊案是本官一手查办,我发现其中有很多秘密,永镇山河庙建在一座大阵之上,阵中封印着邪物。永镇山河庙炸毁,邪物脱困后,本官亲自下水勘察,发现残留的阵法石柱上,刻有佛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开始,我以为封印在桑泊底下的是上一代监正,可随着案件的推进,随着恒慧的出现,原来桑泊底下封印的是一只断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官由此推测,那只断手与佛门有关。但不管是监正,还是皇室,对此讳莫如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许七安在京中屡破大案,没有我查不出的案子。但这个疑问,便如鲠在喉,让我一度夜不寐,茶饭不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度厄大师缓缓点头:“因此才有了之前那番试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!”许七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番说辞,早就在冒充恒远时就已经想好,他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执着破案的“疯子”,对于断手的来历,以及背后隐藏的秘密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在西域使团入京后,假冒恒远来此试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试探也没有毛病,所有问题都是点到即止,没有主动透露关于神殊和尚的任何信息,充分的扮演一个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主办官。

        度厄大师微笑道:“许大人想知道关于邪物的信息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心里一喜,适当的流露出求知欲:“大师愿意告之?”

        枯瘦老僧笑道:“也无不可,但你得入我佛门,成为贫僧座下弟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滚犊子.......许七安面皮一抽,摇头拒绝:“本官修的是武道,无法再修佛门心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度厄大师似乎早知会有这样的回复,不紧不慢道:“可以转武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转武僧.......武僧和武夫果然是殊途同归,我的猜测没错,佛门中的武僧体系,就是为了“外门弟子”准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压在心里许久的一个猜测得到了证实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八品武僧的下一品级是什么?!

        “能娶妻生子么?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武僧不用守戒,但不能娶妻生子。这与修行无关,而佛门的规矩。”度厄大师摇摇头: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如佛门,便是出家之人,武僧亦是如此。既是出家人,又怎能成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一脸遗憾:“我是很向往佛门的,奈何家中九代单传,哎......看来我与佛门无缘,实乃平生一大憾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度厄大师有些开心,没想到许七安对佛门如此友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大人以后有什么想问的,尽管来驿站问便是,能说的,贫僧都会告诉你。不必伪装成佛门弟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官知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度厄点点头,吩咐净思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净思送走许七安,返回房间,度厄大师沉声道:“召恒远入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净尘出门喊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俄顷,满身灰尘的恒远随着净尘返回,度厄大师笑道:“盘树喊我一声师叔,你是他弟子,便喊我师叔祖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西域佛门和青龙寺没有辈分上的关系,之前净尘出于礼貌,与许七安以师兄弟相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叔祖。”恒远双手合十。

        度厄大师颔首,问道:“听净尘说,那银锣许七安自称与你相交莫逆?”

        恒远回答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前的误会,皆因此人而起,你心里不曾有怨言?”度厄大师盯着恒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大人不管做什么,弟子都可以宽容谅解。”恒远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欠三号两条命,欠许七安一条命,这些都是天大的恩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度厄再次颔首:“他是一个怎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先更后改,今天好像有万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