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

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南城,豪侠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伙江湖人士匆匆赶来,他们听到消息,说这边有一位银锣一刀将铜皮铁骨境的武者斩成重伤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湖人嘛,对这类消息特别感兴趣,加上自身就在附近,立刻赶过来吃瓜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冲突已经结束,人群也散了七七八八,只留几个无所事事的闲汉留恋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伙江湖人士来到豪侠台,观察了半天,对传言又信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理由是——擂台保存的太完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以铜皮铁骨境高手的实力,若是旗鼓相当,那么造成的破坏是很清晰、明显的。至少这座擂台留不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看这里,还有边上.......这些小孔是怎么回事?”一位少侠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似乎是剑气,锐利而细小,没听说过这种剑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的是一位千娇百媚的美人,有着秋水般的明亮杏眼,嘴唇抹着艳丽的红色,妆容有点浓,却不显庸俗,反而增添了她的妖娆美艳。

        提问的那位少侠点点头,如果是气机造成的,那会是大面积的皲裂。

        妖娆女子扭头看向另一位少侠,嫣然道:“柳公子怎么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公子有着一副好皮囊,剑眉星目,背着一把七星剑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眼下的京城,能做到武器伴身的,都是有背景的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柳公子来自大奉武学圣地的剑州,当地一个叫“墨阁”的门派。在这伙江湖人士里,柳公子的修为最高,是团队的核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关键的是,他是个用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未必是剑气,这些孔洞分部不均,宛如泼墨,似乎是剑气或刀气撞散,四下攒射时形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公子说完,招手喊来一位闲汉,丢过去一粒碎银,问道:“听说刚才有一位银锣只出了一刀,便斩伤了对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闲汉捏了捏碎银,眉眼间流露出谄媚和喜色,点头哈腰:“几位少侠是没看见,那一刀可了不得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地上这些孔洞就是那位大人拔刀后出现的,噼里啪啦下雨似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绘声绘色的把自己的见闻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刀气撞散后产生的........对手确实是一位铜皮铁骨。”妖媚女子颔首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铜皮铁骨才有这样的体魄,六品之下的血肉之躯,只会被刀气斩为两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据我所知,打更人衙门的银锣,以炼神境为主,少数是铜皮铁骨境。”另一位女侠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女侠是京城下辖十三县人士,勉强算半个本地人,对于京城大名鼎鼎的打更人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算不算是衙门高手首次与江湖武夫碰撞?真想见识见识那一刀的风采。”妖媚女子笑吟吟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他们听见了马蹄声,一位穿着打更人差服的年轻人,骑乘着骏马,飞奔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伙江湖儿女们看了几眼,便收回目光,猜测是打更人衙门过来勘察现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那位年轻打更人接下来的动作,让这伙年轻的江湖侠士们又惊又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铿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位打更人抽出佩刀,策马冲向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柳公子脸色微变,挡在同伴面前,一拍后背,七星剑铿锵出鞘,飞旋着挡向打更人斩来的刀锋。

        年轻的打更人轻轻一削,七星剑断成两截,无力坠落,发出“叮当”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公子又惊又怒,宗门赐予的法器被毁,心疼的难以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勒住马缰,刀指妖媚女子,咧嘴狞笑:“你还敢回来,蓉蓉姑娘,偷了本官的宝贝,不好好藏着,还敢大摇大摆的回来,看来是没经历过社会的毒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官给你两个选择,一,交出宝贝,给本官做妾。二,交出宝贝,本官再把你卖到教坊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偷了他的宝贝?!

        少侠女侠们愕然的侧头,看向妖媚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销魂手蓉蓉姑娘,始终笑吟吟的脸庞明显一滞,紧接着蹙眉,朝同伴微不可察的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柳公子强迫自己不去看心爱的佩剑,抱拳道:“这位大人,您是不是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审视着蓉蓉姑娘,发型、衣裙、妆容都一模一样,就是她没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官耐心有限,给你三息时间,不交出宝贝......”他冷笑三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少侠们大怒。

        蓉蓉姑娘踏前一步,凛然不惧的迎上许七安的刀锋,柔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女子与大人素不相识,更不知道所谓的宝贝是什么东西,请大人说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坐在马背俯视着她,缓缓道:“就在方才,一个时辰前,你与我在酒楼相遇,把酒言欢。而后趁我下楼比斗时,神不知鬼不觉偷走了我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落下,未等蓉蓉姑娘回应,柳公子以是愤怒的开口:“绝无此事,蓉蓉姑娘始终与我们在一起,根本没来过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余少侠们纷纷作证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皱了皱眉,心说我是碰上团伙作案了?

        但看他们语气、神态,又不像是说谎,精通微表情心理学的许七安这份眼力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除非他们都是影帝影后级别.......可惜儒家的魔法书也在地书碎片里,不然直接施展望气术就能看出他们有没有说谎........许七安沉吟片刻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尔等随我回打更人衙门,有没有说谎,倒是本官自有判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可能!

        少侠女侠们脸色微变,他们开始怀疑许七安的真实目的。作为有门派背景的江湖人士,他们有足够的阅历和经验,深知论起江湖套路,有官府背景的高手更阴险更歹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依仗自身势力,做欺男霸女强取豪夺之事,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    销魂手蓉蓉姑娘,凭借美貌在京城小有名气,谁知这个年轻的银锣是不是觊觎美色,故意以宝物丢失为由,欲将他们带去衙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进了人家的地盘,生杀予夺,还不是一句话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阁下真当我们是砧板上的鱼肉?”柳公子眯着眼,冷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余几位少侠没有说话,但同时按住了刀柄、剑柄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湖人虽然忌惮官府,但同样有着桀骜的性格,真逼急了,即使官府的人他们也敢死磕,大不了以后成为通缉犯,流浪江湖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怎么说武夫以力犯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躲在一边的闲汉,看到银子的份上,小心提醒道:“他就是在擂台上一刀砍伤对手的银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少侠和女侠们身躯一僵,脸色呆滞的回头,看了一眼闲汉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僵硬着脖子,一点点扭过头来,看着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剑拔弩张的气氛骤然消失,他们再也生不出鱼死网破的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蓉蓉姑娘深吸一口气,涩声道:“这位大人,既然我偷了你的宝贝,那我一人随你回衙门,此事与其他人无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!”

        同伴们大急。

        蓉蓉姑娘苦笑一声,传音道:“你们应该做的是速去通知师门长辈,想办法把我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公子沉着脸,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要真偷了我的宝贝,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..........许七安见她传音完毕,拍了拍马背,道:“自己上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蓉蓉姑娘犹豫了一下,咬着鲜红的唇瓣,跃上马背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趁机点在她软腰,只听美人“嗯”一声娇吟,软绵绵的瘫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驾!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一勒缰绳,调转马头,扬长而去,留下一群敢怒不敢言的少侠女侠们。

        蓉蓉姑娘躺在宽敞厚实的胸膛里,两侧景物迅速远去,她咬着牙低声道:“大人准备怎么处置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按照大奉律法,偷窃者,笞五十,原数偿还失主。无力偿还者,斩趾。本官是子爵,偷的又是宝贝,罪加三等,笞一百五十,斩趾,关押三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蓉蓉姑娘脸色发白,“京城偷窃罪......是这样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和她了解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刚才都是我瞎编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感觉怀里的美人似乎如释重负,他冷笑道:“但进了打更人衙门,怎么惩罚,还不是我一句话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美人的娇躯一下子绷紧,带着哭腔说:“我,我真没有偷你宝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收你点利息........许七安嘴角一挑,道:“销魂手有什么神奇之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蓉蓉姑娘不答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威严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蓉蓉姑娘咬牙切齿:“你果然觊觎我美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只是想了解她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瞒过自己的感知,偷走了地书碎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蓉蓉姑娘虽然天生丽质,但也不要小觑男人啊,论美貌的话,本官家里就有两位远胜于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说着,上下其手,在她身上一阵摸索。

        蓉蓉姑娘脸红耳赤,眼里含泪,她仿佛知道了自己即将迎来什么命运,只希望同伴能及早请来长辈,救她脱离苦海。

        咦,我的地书碎片不在她身上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小母马不愧是战马级别的良驹,托着两人,速度丝毫不慢,飞奔着抵达了衙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把马缰交给守门的侍卫,拽着蓉蓉姑娘进了衙门,来到银锣闵山的堂口,吩咐吏员将她五花大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司天监请白衣术士,就说是领了我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待铜锣离开后,闵银锣起身,绕着蓉蓉走了一圈,诧异道:“哪绑来的美人儿,瞧这身段,这脸蛋,啧啧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卖到教坊司,训练一年半载,可以当花魁。”许七安点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花魁可不是靠脸蛋。”闵山摇摇头:“首重才艺,其次才是美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算了,留在衙门给咱兄弟耍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蓉蓉姑娘强装镇定,但俏脸已然发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口嗨了几句后,许七安说明情况:“这女人偷了我的宝贝,不愧是销魂手,神不知鬼不觉,我竟没有察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就是销魂手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闵山恍然大悟,旋即纳闷道:“销魂手跟偷东西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许七安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有进京的江湖人士都有备案,销魂手蓉蓉,出身豫州青海郡的万花楼,那是一个女子帮派,以烟视媚行,祸害男人闻名。但其实与她们修行手段有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采补?”许七安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据说是能牵动人的情欲,令敌人失去斗志,修行的绝学似乎叫......”闵山记不太清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六欲大(河蟹)法。”蓉蓉姑娘抬了抬下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怎么偷的宝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偷你宝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多时,离去的铜锣领着一位白衣术士返回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指着销魂手蓉蓉,道:“问她,有没有偷我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衣术士瞳孔亮起清光,按吩咐问询过后,摇头道:“许公子,她没说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许七安懵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搜身,看有没有屏蔽气息的法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公子,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问她,有没有和我在酒楼喝过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公子,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心说,特么的怎么回事?!我是见鬼了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恼怒过后,他静下心来分析,偷我东西的肯定是蓉蓉,不会是那个大婶.......这案子最大的问题是出现了两个蓉蓉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这个蓉蓉没有见过我,而我确实见过蓉蓉。

        发型、衣裙、容貌完全一致,连眼神和谈吐都惟妙惟肖......双胞胎?不可能双胞胎也不可能完全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易容?如果是易容的话,瞒不过我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困惑之际,蓉蓉姑娘突然说:“我知道了,我知道是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后面有一个单章,本来想写在章节末尾,但字数较多,不坑你们钱。

        提前说一下,主要是防止大家以为还有一章,产生巨大失望,以致于口吐芬芳。

        先更后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