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三十八章 五号的传书

第三十八章 五号的传书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眼睛一亮,并不恼怒,反而饱含期待,微笑道:“刚才的切磋略显无趣,你有什么绝学就尽管使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点点头,又道:“我只出一招,一招之后,咱们的切磋就结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是预防楚元缜接了一刀后,挥手反击,把他捅成刺猬。到时候,许七安,卒,享年二十岁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一沉吟,问道:“施展完绝学后,你会进入虚弱期?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状元郎果然聪明,脑子灵光啊!许七安有些叹服,颔首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绝学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两人对话的元景帝,看向了身边的洛玉衡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摇摇头,她其实知道的,只是不想和元景帝哔哔了,浪费口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云淡风轻的姿态,让元景帝暗暗皱眉,他身为九五至尊,坐拥大奉数十万里江山,主宰臣民生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在这个女人面前,却成了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的皇帝,毫无优势可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一直想与国师双修,来达到长生久视的愿望,但每次他提出这个想法,洛玉衡总是无视,或推脱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位二品道首面前,他仿佛成了家底浅薄的穷小子。这让元景帝非常泄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锵!

        花园内,许七安收回黑金长刀,让它回归剑鞘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他迈出弓步,双膝微微下沉,右手缓缓按在刀柄,做出蓄势拔刀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气息平稳,情绪沉淀,他仿佛海啸来临前的海岸,气机收缩,往体内坍塌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露出郑重之色,并指如剑,轻轻一招,召来一截树枝握住手里,以枝代剑。

        锵......许七安拇指弹出黑金长刀的同时,脑海里观想出金狮咆哮图,伴随着沉雄的咆哮声,他拔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耳边“轰然”一震,宛如焦雷在头顶炸开,紧接着,他看见了一道细线般的刀气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状元郎不紧不慢的递出手里的树枝。

        轰!

        树枝点在刀气的一刹那,狂暴的冲击波瞬间席卷整座花园,楚元缜脚下的假山当先炸开,紧接着是身后的凉亭,四个柱子应声折断,亭顶掀飞冲向高空。

        平静的池水掀起狂涛,炸起浪花,眼见就要把身后的静室震塌,洛玉衡红唇轻启:“定!”

        狂暴的冲击波瞬间凝滞,而后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场中,许七安盘腿而坐,膝上横着刀,神色萎靡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半截袖子炸碎,露出凸显肌肉的有力小臂,他缓缓弯曲五指,继而松开,反复几次,缓解疼痛,喟叹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厉害,厉害.......你若是五品境界,这一刀能将我重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妈蛋,我全力一击,只是砍了一场寂寞........许七安心里吐槽,昂起头,模仿许二郎的表情,淡淡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愧是能与李妙真交手的强者,许某甘拜下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也是一个很骄傲的人,这份傲气不比云鹿书院的读书人差.........楚元缜微笑颔首。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扫了眼花园,侧头看向洛玉衡,姿容绝色的女子国师定定的凝视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元景帝露出了畅快的笑容,“楚元缜不愧是人宗杰出弟子,这份修为,难得。许七安还差的远,不过他毕竟只是一个银锣嘛,还有待努力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似捧楚元缜,踩许七安,其实刚好相反,区区一个银锣便将楚元缜断了袖,这样的银锣,打更人衙门还有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勉强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顿时愈发畅快,笑道:“朕宫里还有事,不便久留,国师送送朕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院子里的许七安忽然喊道:“卑职参加陛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也行了一礼,但没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和洛玉衡只好顿足,前者饱含威严的目光扫了眼已经晋升银锣的许七安,罕见的没有板着脸,点着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精彩的对决,许七安,你的天资不错,莫要辜负了朝廷对你的栽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对答如流:“谢陛下栽培,卑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满意点头,与洛玉衡并肩朝观外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虚头巴脑的口头嘉奖,没点实际表示.........许七安看着两人的背影,撇撇嘴。

        待两人身影看不到了,楚元缜道:“许兄稍等,我去换件衣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转身去了静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分钟后,静室的门打开,楚元缜朗声道:“许兄,进来喝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踏入门槛,看见楚元缜坐在案边,换了一件月白色的袍子,而那件断袖的青衫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楚兄哪来的衣衫?那件青衣呢?”许七安装模作样的四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一件储物法器。”楚元缜给他倒了杯茶,温和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这,我接下来还想说:哇,楚兄真厉害,是袖里乾坤法术么!做人哪有你这么诚实的,呸,完全不给我机会。比李妙真都诚实!许七安心里吐槽,面不改色的问道:“能给我看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摇头:“赠予我法宝的前辈曾经交代过,不能轻示与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拒绝人也拒绝的光明磊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妨无妨。”许七安遗憾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相应的告诫,金莲道长也与他说过,主要是为了防备地宗的道士,地宗毕竟是传承数千年的宗派,虽然多年前产生了分裂,底蕴依旧很深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能疏忽大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楚兄不是云鹿书院的学子吧?”许七安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云鹿书院求过学,后来去了国子监。”楚元缜毫不隐瞒,吐出一口气:“年少时满怀壮志,一肚子才华想要货于帝王家,知道云鹿书院的学子不受重用,便离开书院,求学国子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后来怎么辞官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百无一用是书生,学文救不了大奉,索性就辞官,做了一介白衣,仗剑游江湖。”楚元缜叹息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认识一个家伙,他觉得学医救不了国家,便跑去码字了........许七安拍桌叫好:“潇洒!”

        难怪刚才楚元缜见到元景帝,只是淡淡的行了一礼,没有开口问候.......他有注意这个细节,现在联系起来,当初真正让楚元缜失望的,应该是这位痴迷修道的九五至尊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喝着茶,聊着天,都是楚元缜在说,给许七安讲自己游历多年的见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北方蛮族不过百万人口,而我大奉一个大州,就有千万人口,但千百年来,蛮族始终是我大奉心头之患,可知为何?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北方蛮族是远古神魔血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远古神魔?”许七安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据说天地初开时,诞生过一批搬山填海,摘星拿月的神魔,后来不知灭绝了。北方蛮族被称为神魔后裔,并非空穴来风,他们天生体魄强健,力能扛鼎。部族中时不时诞生返祖现象的婴孩,体表生出鳞片、额头长出独角、长出蟒蛇的巨尾、出生三年便有两丈高........各种异象,都在证实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奉的史官根据这些现象,推测出蒙昧时期,必定有一个神魔活跃的年代,在那个年代,人类弱小如蝼蚁,只能依附神魔生存,这才有了现在北方蛮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而我们,是后来崛起的人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是,神魔和人类难道没有生殖隔离么........许七安一边在心里抬杠,一边问道:“我怀疑是人与妖的混血,而不是什么神魔。毕竟北方蛮族和北方妖族是联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这个问题,楚元缜沉吟许久,道:“关于神魔是否存在,我听过一个说法,南疆那个沉睡在极渊里的蛊神,就是远古时代幸存下来的神魔,也是唯一的神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蛊神是远古神魔?这个问题可以请教五号.........许七安忽然心里一动,有了联想,“所以当年山海关战役中,南北蛮族是结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思路不错,我们只知道南北蛮族始终保持着还算友善的关系,只当是中间隔了一个大奉,都在觊觎这块烙饼,所以是天生的盟友,但也可能是神魔血统让他们维持着相对的友善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振奋道:“史官要是知道这个思路,一定非常激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谈话继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跨过北方蛮族的地域,再往北就是极地,那里冷的能让人从内到外结冰。但仍有生命存活的痕迹,我曾经见过一种人首鱼身的奇特种族,他们拥有智慧,但不通人语,可以靠手势沟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族群中以雌性居多,常常一个雄性分配多名雌性,负责让她们怀孕,除了交配之外,雄性不用干别的事,狩猎交给雌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万分羡慕........许七安心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因为操劳过度,雄性往往活不过二十年,而生出来的后代,依旧是雌性居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说,男孩子要洁身自好,保护好自己,不能让女人馋了身子........许七安心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每隔一甲子,就会出现种族灭绝危机,因为雄性都死光了,再也没有人能让雌性怀孕........恰好那一年,我去了北方极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震惊道:“然后你成功让雌性怀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噗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一口茶喷了出来,喷到许七安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猜测?”楚元缜一边递手帕,一边震惊的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.您继续说。”许七安摆摆手,拒绝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一年,恰好是他们种族雄性灭绝的年份,为了让种族重新繁衍,有部分雌性会转化成雄性,勇敢的承担起繁衍种族的重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种族的女王会率先转化性别,这本来就是她应尽的义务。女王成为国王之后,广纳后宫,将她的女儿们都召入自己的后宫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我满脑子的槽不知道该怎么吐,怎么办?!许七安感慨道:“造物之神奇,令人咋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又聊了一刻钟,楚元缜笑道:“别光顾着听我说,许兄的大名京城无人无知无人不晓,你的光辉事迹,想必在酒楼茶馆被人津津乐道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和楚某说说那些案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说来话长......”许七安端正坐姿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就从税银案说起吧,当时二叔被卷入税银失窃案中,自知命不久矣,害了他人。我得知此事后,对二叔说:二叔莫慌,此案处处皆是破绽,在侄儿眼里,不过是小把戏罢了,我一炷香就能破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我得承认,当时的确年少轻狂,小觑天下英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此话何解。”楚元缜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用了两炷香才破解税银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从税银案开始,一直说到福妃案,楚元缜握着茶杯,一口都没喝,听的万分专注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疑惑处,皱眉不解,等许七安讲述其中内幕后,他又豁然开朗,展眉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兄断案如神,佩服佩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心里一动,想到了这位许大人的堂弟三号,之前他猜测三号与亚圣殿的清气冲霄有关,认为金莲道长正是看中了三号的特殊,才把地书碎片赠予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了解三号的堂兄许七安,认为此子同样惊才绝艳,金莲道长表面上是将地书碎片赠予堂弟,其实抱着兄弟通吃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见识到许七安的能力和天赋,愈发肯定了这个猜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金莲道长果然老谋深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楚元缜忽然心悸,明白有碎片持有者传书,当即道:“我去趟茅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坐在对面的许七安几乎同步开口:“我去趟茅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沉默了一下,许七安面不改色道:“楚兄先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点点头,起身离开静室,他估计天地会成员的传书,一时半会无法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许七安先去茅厕,俄顷返回,撞见了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脚步声渐渐远去后,许七安取出玉石小镜,查看传书。

        【五:我的银子被骗了,怎么办?】

        这,还真是个预料之中,情理之中的事情啊........许七安嘴角一抽,考虑到自己死人的身份,他没有传书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了几秒,看到楚元缜回复了:【四:怎么回事,银子如何被骗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六:五号,你现在身在何处,离京城还有多少距离,被骗了多少银子?如果没地方吃饭,看看附近有没有寺庙,去哪里化缘吧。】

        噗......许七安捂住嘴,差点要笑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向来只有和尚化缘,五号去寺庙化缘的话,和尚们心里是什么感受?

        【二:银子被骗了好说,人别被骗就行了.......你们部族真是的,放心一个小姑娘千里迢迢来大奉?不知道派长辈陪同么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一:记得别做触犯大奉律法的事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九:哎,五号,如果距离南疆不远,你就回去吧。天黑路滑,江湖复杂。】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为五号操碎了心..........许七安手指几次触碰在镜面,又缩了回去,好难受,好想掺和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求推荐和月票,是不是很久没投了,大老爷们。还差两千张月票超过前一名,大老爷们给力点,我会加更的,嘤嘤嘤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又是万字的一天,先更后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