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三十七章 许七安的绝学

第三十七章 许七安的绝学

        幸好洛玉衡堂堂二品道首,对许七安的小九九不甚在意,更没兴趣回答楚元缜的问题,灵秀的美眸望着许七安,淡淡道:“何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修行《心剑》遇到了些难题,请国师解惑。”许七安恭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心剑要入门确实困难,”洛玉衡点了点头,道:“元缜,你帮我指导许大人,本座要去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陛下?元景帝那个糟老头子也要来吗........道首啊,我心剑已经入门了,我不是在向你请教九九乘法表,我是要请教微积分啊.......许七安心里吐槽。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没说出来,是因为洛玉衡的身形消失了,门没开,窗没开,这个女人就这么眼睁睁的消失在静室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又是什么神通?”许七安有些羡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神通,”楚元缜摇摇头,解释道:“那本来就是道首的一缕念头,刚刚只是收回去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品强者的手段如神似魔啊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今天能来灵宝观,主要是钟璃那倒霉蛋有事回司天监,否则进不来灵宝观的她,很可能在皇城遭遇意外,不,更大的可能是让皇城遭遇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灵龙突然发狂,在皇城里大肆破坏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云州返京这段时间,许七安频繁出入皇城查案,但一次都没去看过灵龙,这条异兽对皇室来说象征意义太强,他不敢去接触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旦让人看见灵龙成了许七安的舔狗,传扬出去,他恐怕人头不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心剑入门确实难了些,毕竟武夫不擅长元神领域.......”楚元缜正要讲述心剑的奥义,但他刚开口说了半句,就被许七安打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楚兄,很抱歉让你误会了。”许七安矜持道:“心剑我已经入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点点头,也没在意,问道:“修行心剑多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回顾片刻:“十天左右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一愣,凝神审视着许七安,温和道:“莫要说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十天心剑入门,这得是什么程度的元神?即使是修行道门心法的弟子,也不敢说十天能入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某从不说谎。”许七安微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兄的天赋令我震惊,不修人宗之法,可惜了。”楚元缜诧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别,千万不要产生这样的念头,不然人宗也得骂一声:许平志不当人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二叔何其无辜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是个傲气内敛的人,他有读书人的风骨,又有剑客的不羁,但这些从不表露在言语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和傲娇的二郎相比,四号更像是有着丰富阅历的社会人士......许七安暗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阅历丰富的社会人士未必是沉稳内敛的,许七安自己就是例子,懂人情世故,但依旧喜欢口嗨,依然是当年企鹅喜欢的充钱少年,前世今生都没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楚兄觉得大奉各地的教坊司有何差别?”

        明明是很严肃很正经的讲道,许七安突然问了一嘴,楚元缜尽管有些困惑,依旧如实回答:

        “弃文修道后,我便再没有留宿过教坊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潜台词是:老子禁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久后,许七安又问道:“论道之期将近,楚兄对那天宗的李妙真有何看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沉吟道:“侠肝义胆,楚某甚是敬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麻蛋,完全没有破绽啊.......许七安微笑道:“咱们继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但没多久,许七安又惹人厌的插嘴了:“楚兄,国师她饱受业火折磨,你是不是也有类似的折磨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愕然道:“这你也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机智的许七安连忙打补丁:“魏公与我说起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样啊,魏渊对他确实悉心栽培,视为心腹.......楚元缜颔首,接受了这个解释,且认为合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一号曾经说过,许七安此人深得魏渊赏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是修人宗的剑法,却不修心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何意?”许七安没听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以武者的体系判定,我是炼神境。但我主修人宗的心剑、气剑和御剑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如何晋升?下一品级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三门剑术是克敌手段,而非体系根基,也就是说,楚元缜走的其实不是道门体系,是以武者体系为根基,主修人宗剑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自己很洒脱,走一步看一步的模样:“路在前方,且走着便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继续讲心剑的实战技巧.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最开始讲的是心剑,渐渐的,楚元缜发现许七安的修行见识很浅薄,完全不像是一个炼神境该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了,他是去年十月税银案后入职打更人,那会儿他是炼精境.........短短半年突飞猛进成为七品武者,天赋异常可怕........楚元缜回忆起许七安的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顿时心头火热,道:“纸上谈兵甚是无趣,许兄,不如咱们切磋一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喜欢和天才交手,以便更好的观察,汲取对方的优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想了想,觉得这是一个摸底四号的机会,当即点头:“行,楚兄记得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元景帝与洛玉衡相对而坐,两人之间的桌案摆着热腾腾的茶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天宗的小家伙要来京城了,楚元缜有把握击败她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喝了一口热茶,袅袅的蒸汽模糊了他的面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手里捧着茶,神色清冷,“李妙真虽是五品,但极有可能借这个机会踏入四品元婴境,楚元缜不拔剑的话,胜负难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如何,都是极出彩的后辈。我大奉许久没有值得朕关注的年轻人了。”元景帝感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此言何意,楚元缜可是元景二十七年的状元。”女子国师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摇摇头,楚元缜弃了官身,成为一介白衣,江湖游侠,早已不受朝廷调遣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来奇怪,这十几年来,大奉不但国力日渐下滑,连人才都越来越少,尤其近几年,元景帝许久没遇到让他满意的后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国师打算怎么应对那位天宗道首?”元景帝转而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当然不会因为李妙真的事特意来找洛玉衡,元景帝担忧的是后续的天人之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一次的天人之争,天宗道首还未踏入一品境,你父亲与他斗的难解难分,未分胜负。”元景帝幽幽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这些话的时候,他目光锐利的盯着洛玉衡清丽脱俗的容颜,暗示之意非常明显。

        双修是互惠互利的好事,绝非只有一方获益的采补邪术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想在短期内突飞猛进,除了与他双修,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忽然荡起一阵强烈的气机波动,惊扰到了元景帝和洛玉衡。

        灵宝观内有人战斗?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首次遇到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凝神感应片刻,无奈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国师,怎么回事?”元景帝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楚元缜在与许七安交手。”洛玉衡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“许七安”三个字,元景帝茫然了一下,不明白那个小铜锣怎么会出现在灵宝观,又是如何与灵宝观产生纠葛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解释道:“此子修行的绝技有些特殊,魏渊领着他来观内求取剑术,我便教了一招半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渊先后被自己赏识的铜锣和国师甩锅。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点点头,接受了这个解释,凝神感应片刻,有些惊讶:“许七安竟能与楚元缜交手的这般激烈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正好厌烦他几次三番的纠缠着双修,当即提议:“陛下感兴趣的话,不妨随贫道过去观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想了想,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并肩走出茶室,穿过一座花园,两条曲折的长廊,来到灵宝观另一头,远远的,看见许七安和楚元缜在小花园里激斗正酣。

        叮叮叮!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手里黑金长刀舞的密不透风,不断嗑飞刺来的树枝,每次碰撞,都会激荡起闷雷般的响声,炸起狂潮似的气机涟漪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几条树枝在花园中穿插飞舞,从各个角度攻击许七安,楚元缜站在假山上,负手而立,面带微笑,时而颔首,似乎对许七安的战力非常赞赏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其实他内心更多的是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只施展了御剑术,可在如此数量的“飞剑”围攻中,能有条不紊的撑到现在,不露破绽,很难想象他是出入炼神境的武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意味着对方的元神出乎意料的强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元缜有些相信他仅用十天就初窥《心剑》门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错愕的看着这一幕,在他的印象里,许七安一直是会破案的小人物而已,从税银案时,元景帝就听说过他的名字了,那会儿他还是长乐县捕班的一名快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经历桑泊案等一系列大案,此子越爬越高,能力也得到他的认可,但这些与战力无关。在元景帝的认识里,许七安就是一个靠查案崛起的快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,突然看到他与楚元缜酣战的一幕,让元景帝错愕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其惊讶程度,就好比看见翰林院里修书的读书人,突然拎着丈八蛇矛上阵杀敌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国师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望着院子,忍不住道:“这许七安的修为,如何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炼神境!”洛玉衡淡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炼神境.......元景帝恍然点头,从他的角度出发,炼神境的武者平平无奇,甚至不值得他关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一个长乐县快手,在短短半年能踏入这个境界,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有了楚元缜珠玉在前,许七安这点成就,显得黯淡无光,尤其现在,两人在院中比斗,一方云淡风轻,一方疲于应对。

        高下立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宗剑法举世无双,这般神仙手段,戏耍武夫信手拈来。”元景帝叹息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银锣也不差,陛下先前还说大奉朝廷无后起之秀,我看这位许银锣就是人中龙凤。”洛玉衡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说这话还好,元景帝听在耳里,看在眼里,愈发觉得楚元缜天资无双,许七安成了陪衬的绿叶。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皱着眉头:“手段过于匮乏,国师不是说有传授许七安剑法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对许七安的表现不太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贫道传他的是心剑,人宗剑法玄奥,纵使是入门,也非一朝一夕之事。”洛玉衡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终究是差强人意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摇摇头,心里对许七安的天赋有了更直观的认识,比一般人强,与真正的天才相差甚远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陷入剑阵的许七安倍感压力,数十根树枝,便如同一把把锋利的飞剑,裹挟着气机,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已经是炼神境的他,能捕捉到周遭所有的敌意、杀意,自动反馈于脑海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双拳难敌四手,他灵觉再怎么敏锐,终究是两条胳膊一把刀,有点应付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下一品级是铜皮铁骨,专门应对围攻的.......武夫体系还真是个人伟力的代名词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对武夫体系有了更深切的认识,每一个品级,都在弥补一个短板,如果有人能踏入武神境,恐怕举目世间,所向披靡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嗤.....

        一条树枝穿过许七安的腋下,撕裂他的差服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样的漏网之鱼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眼下的窘境,许七安有不下三种办法应对,第一种是三六计中的最后一计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种是使用儒家版的魔法书,里面记录了几种专门应对围攻的法术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三种是不顾自身伤势,对楚元缜来一发天地一刀斩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切磋而已,前两种方法没必要,后一种是搏命招数,用完他就废了,一样会失去切磋的初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劲啊,气机运转再怎么圆润,飞剑转向之时,也会有惯性的........可四号的飞剑运转如意,完全违背了物理定律,牛顿老爷子不要面子的么.......哦,这事儿不归牛顿管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沉思片刻,心里有了猜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刀扫开正面刺来的六根树枝,凝聚精神力,附着在黑金长刀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旋身,挥砍,暗金色的刀锋撞中刺来的树枝,碰撞的一刹那,许七安福至心灵的领会了炸散精神力的运用技巧。

        嗡.......无形的念力扩散,以扇形辐射,将身后“飞剑”尽数裹挟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树枝微微一滞,而后,失去了某种支撑,无力坠落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有效......许七安心里一喜,以同法炮制,挥笔泼墨似的朝前泼洒精神力,将剩余“飞剑”尽数斩落。

        至此,破开了楚元缜的剑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发现飞剑上附着着我的念力?”楚元缜诧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呼呼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我有好好学初中物理........许七安拄着刀,喘着气,望向假山上的状元郎,“这大概就是天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院外,元景帝微微颔首,侧头看了眼洛玉衡,看见女子国师绝美的脸庞,一抹惊愕闪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国师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收回目光,赞叹道:“此子天赋绝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此言何解?”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极少见国师如此称赞一位后辈,虽然她刚才也称赞过许七安,但更多的是客套,而现在是发自内心的赞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让元景帝产生了些许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前与陛下说过,我传授许银锣心剑之法,那是一旬之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说完,见元景帝没什么感触,便解释道:“心剑的门槛极高,纵使是人宗的杰出弟子,入门的话,长则半年,短暂三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解释,元景帝就理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许七安只用了一旬。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望着假山上的楚元缜:“那他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同样是以武夫之身修人宗剑法,楚元缜用了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一听,嘴角笑容刚有扩散,又听洛玉衡补充道:“一个月,三门剑法同时入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又沉默了,这时,他听见楚元缜笑道:“你的绝学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绝学?”许七安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从始至终,你都未曾施展绝学,不露一手的话,这场切磋也太无趣了。”楚元缜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......”许七安犹豫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与李妙真交手在即,我怕不小心伤了你,影响到天人之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说的委实太嚣张了,洛玉衡和元景帝同时从状元郎身上挪开目光,投向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更改更新时间后,我果然就能按时更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先更后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