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二十七章 问询

第二十七章 问询

        “卑职出宫前,多此一举的做了些事,我让陛下派来监督的小公公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把自己教给小宦官的“文案”,原原本本的转述给魏渊听。

        见魏渊陷入沉思,许七安连忙说:“卑职未经允许,自作主张,请魏公分析一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魏渊露出了笑容,颔首道:“虽是自作主张,但做的不错。陛下多疑,擅长制衡,你的这番话传入他耳中,会让他对陈贵妃心生疑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从而重新思索整个福妃案,考虑多方的利弊得失,以及他一直苦苦维持的平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仍旧不满意,不太自信的语气说道:“会不会被陛下看出来?或者,那位小公公与陛下坦白收我银子,代我传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那番话没有纰漏,都是切实发生的事。”魏渊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后一个问题,与陛下坦白,只会暴露自己收受贿赂,有过无功,谁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。能在陛下寝宫里当差的,不说多聪明,至少不会太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嘿嘿,这些我都知道.......许七安叹服的语气:“魏公绝顶聪明,卑职佩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渊深深看他一眼,摇头失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他心情颇为轻松的返回茶室,亲自倒了两杯茶,说道:“你已踏入炼神境,不要停止锤炼元神,一直到经外奇穴发胀,你就可以提前锤炼体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经外奇穴......哦哦,太阳穴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愣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,经外奇穴指的就是太阳穴,这个世界没有太阳穴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    经外奇穴,听着就高端大气上档次啊........许七安自己也不喜欢“太阳穴”这个称呼,因为总觉得这是个动词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个话题,许七安就知道自己刚才的操作产生了良好的反馈,魏渊心情不错,打算犒劳他这位有功之锣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番看似“请罪”实则邀功的行为,魏渊一眼就能看破,但领导就是喜欢这样把自己高高捧起来的下属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智慧超群的魏渊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刚才如果说:魏公,我特么又立大功了,哈哈哈哈。

        得到的反馈就会完全不同,没准魏渊还会批评几句,告诉他戒骄戒躁,要有静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锤炼体魄?”许七安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锤炼体魄是炼精境时期的主要内容,无非就是有氧运动+无氧运动,一次次突破体能极限。每隔三天要请大夫舒筋活血,缓解肌肉的劳损,再就是要不停的吃大鱼大肉,以及一些温补的中药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一年“吃”掉百两银子,差不多是二叔半年的收入。

        达到炼神境后,炼精境的那一套肯定不管用了,许七安不知道该如何锤炼体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前和你说过,武者体系不是一蹴而就,是前人不停的摸索,不停的完善,才有了如今的武夫九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渊喝着茶,谈心渐浓,说道:“最初的铜皮铁骨,是一棒一棍敲打出来的,就像铁匠的锤子,把一块铁胚锻造成精铁。这个过程极为漫长,而且因为时常打击到要害部位,基础不够扎实的话,会死于非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公,你说的打击到要害部位,是我理解中的那种吗.......嗯,鸡飞蛋打?!

        “后来有人创造出了药浴,以特殊的天材地宝为主料,把人置在大鼎中烹煮,武者在鼎中吐纳,对抗高温,吸收药力,以此成就铜皮铁骨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死亡率怎么样?”许七安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危险同样很大,有时候煮着煮着,人就熟了。”魏渊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脑海里顿时浮现一个画面,他坐在大鼎里,身边是滚烫沸水,精通药理的褚采薇不停的往鼎里添加作料:茴香、豆角、桂皮、大葱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许铃音站在一旁,眼泪从嘴角流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更安全的方式吗?”他悄悄咽着唾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随着一代代天才的诞生,终于有人创出了第一套以练气为基,淬体为辅的修行法门。这种法门的核心,是以特殊的行气方式,从内而外的淬炼身体,再配合敲打或烹煮,危险性将大大降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渊展开一张宣纸,提笔写了“混元功”三个字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打更人衙门最顶尖的法门叫混元功,每一位金锣用的都是这部法门。呵,丢到江湖上,会引来腥风血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再一次意识到投靠魏渊,成为打更人的好处,这里有最顶尖的功法,有最奢侈的资源,江湖散人们可望而不可即的资源,对许七安而言,确实唾手可得。

        包括那篇观想图,同样是极品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能这么快踏入炼神境,固然是自身天赋惊人,但也和魏渊给予的资源脱不开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夫体系真是个苦力职业啊,用现代知识解析,九品炼精境又叫搬砖境,八品是练气功搬砖,七品是爆肝熬夜搬砖,六品更绝了,直接胸口碎大石模式.......许七安叹了口气,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魏公,有没有不用烹煮,不用棍棒敲打就能修成铜皮铁骨的行气法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渊的回答出乎许七安的预料,他先是一喜,随后试探道:“在梦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魏渊看着他,默然几秒,温和道:“佛门有类似的法门,有人说,武者的铜皮铁骨境是根据佛门的金刚境衍化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有人说,是佛陀参考了武夫体系,于佛门体系中开创了一条新的道路,叫做武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武僧体系拥有一套不用烹煮就能修成铜皮铁骨的法门,这个好办啊,回头套路一波六号,从他手里白嫖过来......许七安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纯真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皇帝寝宫。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盘坐在塌上,闭目吐纳,床角烧着一柱檀香,青烟纤细笔直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太监侍立在一侧,低眉顺眼,不发出一丝一毫的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脚步声从外头传来,一名小宦官停在寝宫外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了一眼渐入佳境的元景帝,老太监小步挪到门口,压低声音:“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干爹,道首派灵宝观的道士来请陛下。”宦官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太监明显一愣,掐指算了算时间,心说日子没错了,每个月的这几天,都是国师身子不便,闭关修养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陛下都不能打扰,只能在自己的寝宫里吐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,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打发走小宦官,老太监缓步回来榻边,低声道:“陛下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太监说道:“国师派人来请,邀陛下过去悟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微微愕然,紧接着,那双古井无波的眼睛绽放光明,前所未有的明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摆驾,速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国师每个月都会遭受业火灼身,七情六欲翻涌不息,所以这几天国师会选择闭关,任何人不得进去灵宝观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元景帝知道,如果有朝一日,国师同意与自己双修,那绝对是这几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等这一天很久了,他现在虽然乌发再生,体魄强健,宛如壮年。但依旧不能长生久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想更进一步,就只有与国师双修,攫取她的灵蕴,如此才能万岁万岁万万岁,成为大奉永远的皇帝。

        离开寝宫,登上龙辇,元景帝一路催促,不多时抵达了灵宝观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当他见到女子国师时,失望的发现,她真的只是邀请自己过来打坐吐纳,就如以往做功课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眉间点着一粒朱砂,眉目如画的女子国师盘坐在蒲团上,声音柔媚:“陛下请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乌黑靓丽的青丝用莲花冠束着,凸显出美艳绝伦的白皙脸蛋,干干净净,没有一丝鬓发垂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不甘心,沉声道:“国师既不愿与朕双修,何必在此刻邀朕前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闭着眼,淡淡道:“本月不受业火灼身,贫道答应传授陛下长生之术,自当谨记诺言,不敢有一日懈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默然片刻,在属于他的蒲团坐下,没有立刻闭目吐纳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国师,回春丹的药材已经准备完毕,明日朕就派人送来灵宝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睁开眸子,端详着元景帝,忽而叹息:“陛下乌发再生,吐纳修道多年,早已百病不侵。不必再练四季神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不理会,闭上眼睛吐纳。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一年四季,要炼四炉大丹,分别于春风、夏至、秋分、冬至四个节气中成丹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炉大丹都价值连城,抵得上一个郡县三年的税收,还得是富裕的地区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四炉大丹外,还有三十六炉小丹。耗银之巨,骇人听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银两不从户部金库挪用,都是元景帝自己的小金库里支出,至于元景帝小金库的银两怎么来的,满朝文武人人皆知,却又心照不宣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国师悟道结束,已是日落黄昏。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心情不佳,回了寝宫后便沉默寡言,想起福妃案还没结束,语气不耐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伴,去让内阁拟旨,福妃案一拖再拖,而今已经过一旬。责令三司两日内给出结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给出的是“皇后是否有罪”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陛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太监略作犹豫,低声道:“今日那许七安又来皇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眉头一皱,“他还来做什么,你明日派人去打更人衙门收回金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皇后已经认罪,福妃案差不多可以结案,那小铜锣没必要再来皇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太监点点头,细声说道:“那今日还要找奴才问话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想了想,缓缓点头:“宣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太监退出寝宫,一刻钟不到,带着监督许七安的小宦官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公公低着头,弓着腰,乖巧的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坐在书桌后,居高临下的俯视小宦官,“今日许七安来皇宫查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今天还是万字,现在两点半,先更一章。下一章字数会补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先更后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