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二十一章 医学常识

第二十一章 医学常识

        怀庆秀眉微蹙,随着许七安的动作,她看向色泽暗淡的黄绸布,清清冷冷的嗓音里夹杂着急切:“你发现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耸肩:“我猜玄机就在这块布里,但我不知道藏着怎样的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怀庆漂亮的眼睛里闪过“?”,不明白他刚才为什么说的那么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渊的目光随之落在黄绸布,说道:“这是宫中正三品以上的嫔妃才能用的料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宫中妃嫔也有品秩,位列顶端的是皇后、皇贵妃、贵妃。福妃这种有固定称号的是正一品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往下,夫人、贵姬、昭仪等等,都在正三品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后宫佳丽的等级划分触及到许七安的知识盲区了,不过问题不大,他问道:“所以,宫女怎么会有这种料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四皇子回答:“要么是有贵人赏赐,要么是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渊接过色泽暗淡,有些年头的黄绸布,审视了一遍:“元景三十一年春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年有发生什么事吗,卑职指的是宫里。”许七安灵机一动,直接询问当年有没有发生过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从上一次皇后被废中得到的灵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元景13年,皇后被打入冷宫。

        次年魏渊出征,痛击北方蛮族凯旋,皇后从冷宫里出来,如果不是了解到这件事,许七安想破脑袋,也只能猜测元景帝念及旧情,赦免了皇后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宫女黄小柔留下的料子,绣着元景三十一年,或许可以从年份大纪事里寻找线索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渊和怀庆同时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再想想?”许七安不甘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两位大学霸联手否决,那多半没指望了......也是,区区一个宫女,怎么可能和大事件扯上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舔了舔舌头,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    福妃案查到现在,总算进入困难模式了,之前的线索都是幕后黑手故意抛出来的,案件本身难度不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换句话说,即使不是他接手案子,其他人也能查出来,区别只在于时间长短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如今,跳出了幕后黑手的引导,终于轮到他许白嫖大展身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等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脑海里忽然有闪电劈入,想到了一个自己忽略了的细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挺直腰板,脸色严肃,道:“魏公,卑职有件事要请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自己赏识的小铜锣一本正经,魏渊放下茶杯,温和道:“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卑职回京之前,福妃案一直拖延着,三司推诿,不愿去查。如果,卑职真的死了,这案子是不是会坐实是太子所为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最开始认为是此案牵扯甚大,三司不愿接手,直到他复活,恰好接过这个烫手山芋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日见太子时,大理寺卿也暗讽过他是马前卒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渊重新端起茶杯,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茶:“今日陛下要废后,三司和诸公不同意,认为应该先让三司确认之后,再商谈废后。而不应该是陛下说废就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诸公的想法无外乎三点:一,废后事关重大,得走流程,不可轻率。二,诸公厌恶这种突如其来的事端,这会让他们觉得自己对朝堂的掌控不够。三,他们需要时间去盘算废后之后的事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说,君与臣,自古便是对弈之人.......许七安明白了,“所以,太子之事亦是如此?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渊颔首:“太子事关国本,岂是陛下说三日就三日?三司不是不查,而是告诉陛下,他们需要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所以,其实根本不需要我,即使我没有回来,再过数日,也会有人接手这个案子。然后根据幕后真凶给的线索,按图索骥,一步步查到皇后头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的话,让四皇子惊讶的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渊则是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你昨夜遇刺,是因为幕后之人不想你再查下去。他害怕了。”怀庆公主一针见血,说出了许七安心里的猜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害怕?”四皇子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大人的复活,超出幕后之人的预料,而他的名声太响亮,幕后之人不敢让他继续查下去。因此,在线索指向母后,幕后之人便立刻派出杀手,打算铲除许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怀庆给胞兄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四皇子问道:“那我们现在怎么查?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渊和怀庆不说话,看向了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都是极聪明的人,但查案还得靠专业人士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许七安常常觉得自己的智商堪比爱因斯坦,但也得承认,造原子弹这种小事,他还差了亿点点,得靠专业的科学家。

        迎着三人的目光,名侦探许宁宴沉声道:“本官,要开棺验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皇宫。

        四皇子和怀庆公主带着许七安进了宫,马车驶入宫门,许七安掀开帘子,提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得通知一下那位小公公,毕竟这是陛下给我定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四皇子想了想,颔首道:“不错,许大人果然是个守律遵纪的人,对大奉,对父皇忠心耿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你想多了,我只是从心而已.......许七安感动的说:“四皇子慧眼识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怀庆在另一辆马车上,未出阁的公主和年轻男子共乘一辆马车这种事,肯定是不被允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没有四皇子这个碍眼的大舅哥,许七安或许会厚着脸皮试探一下,要求与公主殿下共乘。

        四皇子当即派人前去通知,一刻钟后,穿着浅蓝色飞鱼服的小公公飞奔着赶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疑惑的看着许七安,道:“许大人,案子不是已经结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回答说:“陛下一日没有收回金牌,本官就会继续查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好吧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宦官其实不想再接这个差事了,还想多活几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怀庆和四皇子都在身侧,他不敢拒绝,很无奈的跟在许七安身后,随着他一道去了冰窖。

        临近冰窖,许七安忽然吩咐:“你去请一个老嬷嬷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打发走小宦官,许七安、怀庆公主和四皇子进了冰窖,见到了宫女黄小柔的尸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脖子、胸口的解剖痕迹已经被缝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重新验尸过了。”许七安盯着宫女黄小柔的尸身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见这具浮肿、惨白的尸体,四皇子连连皱眉,撇开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要验什么?”怀庆面不改色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记得昨日验尸时,卑职与殿下说过的“规矩”吗?”许七安招呼管理冰窖的宦官过来,说道:“把她抬到院子里,这里光线太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怀庆愣了一下,接着意会了许七安的意思,白皙的脸颊悄悄挂上一抹晕红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知道许七安要干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名宦官从外头进来,抬着简陋木板离开冰窖,把尸体放置在院子里,暴露在阳光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让尸体在阳光中静置片刻,直到小公公领着一位老嬷嬷过来,许七安一看,乐呵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是那位车技比他还好的老嬷嬷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嬷嬷见到怀庆和四皇子,连忙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朝许七安小声抱怨起来:“这位大人,怎么又让老奴来验尸,老奴又不是仵作,成天验来验去的,饭都吃不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走的近了,看见是一具浮肿的丑陋女尸,老嬷嬷“啊”一声,捂住了眼睛:“验不了验不了,求大人莫要为难老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四皇子眉头一皱,就在开口训斥,许七安摆摆手,然后掏出一粒碎银,大概有五钱,放在掌心,摊开,笑道:“嬷嬷,能不能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奴还是很乐意为大人效劳的。”老嬷嬷和颜悦色的说:“大人想验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指着女尸,“验她是不是严丝合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嬷嬷用粗布料裹住手,分开了女尸的双腿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四皇子和怀庆同时转过身,不看接下来的操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十几秒后,两人听见老嬷嬷“咦”了一声:“这具女尸不是处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处子......怀庆和四皇子相视一眼,既惊愕又震骇。

        所谓后宫佳丽三千人,这三千人里,其实包括宫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历朝历代,皇帝临幸宫女的例子比比皆是,大奉开国五百年,历史上宫女出身的妃子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小柔虽然是个不起眼的宫女,但她本质上属于皇帝的女人,是元景帝的私有财产。

        后宫里所有女人都是皇帝的。临不临幸是一回事,但制度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眼睛一亮,仿佛自己的某种猜测得到了证实,他跨前一步,说道:“嬷嬷,你再看看,她是不是怀孕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......”老嬷嬷看了眼浮肿的女尸,老脸皱成一团:“老奴就看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要你何用,把银子还给我.......许七安心里吐槽,犹豫片刻,叹口气:“算了,泥奏凯,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她接替了老嬷嬷,分开了女尸的双腿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一刻钟后,院子里,许七安双手放在水桶里,不停的搓,不停的搓,一块方形皂角,被他用的越来越小,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    穿着白色宫装,身段高挑的长公主怀庆站在一旁,凉风拉扯着她的裙摆,拂动她的发丝,冰清玉洁,清丽绝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要洗多久?”

        怀庆的声音里带着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洗到换一层皮。”许七安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的中指和无名指,也曾在泥泞的道路上来回跋涉过,但它们绝不应该受刚才那样的委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怪那个老嬷嬷,本事没多少,还贪了我五钱银子,殿下你要给我报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怀庆自动无视了他的牢骚,问道:“你说她怀过孕,有什么依据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就多了,女子怀孕后,小腹和大腿根部会出现火花状的细纹,这个东西叫做妊娠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,方才,那老嬷嬷怎么没看出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调养得当,妊娠纹会消失。黄小柔身上的妊娠纹很淡很淡,再加上尸体泡水浮肿,妊娠纹变的更难分辨。连卑职都不敢确认,老嬷嬷想必也是如此。”许七安边搓手,边解释:

        “再一点,昨日验尸时,我给殿下展示黄小柔乳下的伤疤.......还记得我的动作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做了一个用力往上翻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怀庆有些羞赧,这家伙,总是在她面前做一些无礼的举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再怎么不拘小节,到底也是个未出阁的公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天赋异禀的女子,也可以达到那种规模,所以这一条仅是参考。”许七安在心里补充道:

        殿下您就是那种天赋异禀的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刚才为什么要亲自验尸?”怀庆问,如果只是这两条,那许七安根本没必要亲自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没有生过孩子,除了妊娠纹外,还可以根据宫颈的形状来判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问题不好回答,太学术了,就像当初他教许铃音男孩长大后和女孩长大后的区别,用的是通俗易懂,老少咸宜的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女子未生育前,就如同雏鸟嗷嗷待哺,嘴巴是张开的。生育之后,便心满意足,所以嘴巴是闭合的。”许七安谨慎措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???”怀庆茫然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挠挠头:“公主,看过医书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怀庆看着他,冷冰冰道:“昨日验尸时,你忽然头疼欲裂,本宫为你把脉时说过,略通医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哦,那就简单了。”许七安击掌,笑了起来:“未生育的女子,胎宫口的形状是“O”字形,生过孩子就变成了“一”字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解释,聪慧的怀庆公主能够秒懂,只是想到他刚才的那番虎狼之词,怀庆就不想理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通医术的四皇子似懂非懂,感慨道:“许公子博学多才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知识点,来自许七安上辈子碰到的一桩情杀案,死者是位脚踏两只船,步了诚哥后尘的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老法医解剖尸体时,说:你别看她没结婚,其实房子死过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充当助手的许七安就说:老司机带带我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带出了这个知识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让人查过黄小柔,她是元景二十八年进宫的.......”许七安看了两位殿下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潜台词是,有人撬元景帝墙脚。

        元景二十八年的时候,老皇帝早就禁欲修道了,他连倾国倾城的皇后,风华绝代的陈贵妃都不碰,怎么可能碰一个小宫女?

        “会是谁?”四皇子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默默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本宫做什么?”四皇子感觉被冒犯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收回目光,分析道:“这个人其实很好找,他必然满足二个条件:一,能相对自由的出入后宫,宗室附和这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,胆子很大,有恃无恐,否则不敢对宫女下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怀庆突然说:“皇兄,本宫有话想和许大人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四皇子皱了皱眉,看了胞妹一眼,缓缓点头:“本宫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目送四皇子离开,怀庆冷冷的斜了眼元景帝的耳目——小宦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宦官低着头,一声不吭的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支开所有人,怀庆盯着许七安,神情肃穆:“许大人,黄小柔自尽,母后认罪,多半与这个男人有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拨弄着桶里的水,瞳孔扩散,没有焦距,“公主太主观了,查案一定要冷静,根据线索提出假设。我们现在发现黄小柔曾经怀孕过,假设那个男人不是陛下,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假设黄小柔自尽,皇后娘娘救她、认罪,都是因为那个男人。那么,他还需要符合一个条件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男人与皇后娘娘关系亲密,却与陛下没有太大的干系,所以他可以出入后宫,但如果做出祸乱后宫之事,陛下会毫不犹豫斩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四皇子是陛下的嫡子,即使霸凌了宫女,陛下再怎么愤怒,也不至于杀他。皇后自然就没有“认罪”的理由,因为没必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抬起头,与怀庆那双秋水明眸对视:“殿下心里可有人选?”

        怀庆沉着脸,语气冷冽:“我想到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我写这章的时候,重新回顾了一下案子,确认没有遗漏细节,不停的斟酌,所以更新完了,能早点更,我也想早点更啦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还是万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