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十七章 心剑

第十七章 心剑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公公,你帮本官一个忙,去查一查叫“荷儿”的宫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放下册子,扭头吩咐元景帝派来监督自己的小宦官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宦官顺从的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人走后,许七安重新翻看册子,一页又一页,看的非常认真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真受不了古代的账册啊......字写的少,笔画还多,看的眼睛疼......许七安用了一个小时,才仔细看完整年的收支记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合上册子,看向管事的老太监,说道:“茅厕在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太监回答:“后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当即去了茅厕,但没有掏出他的8=====D,而是取出地书碎片,找出大儒们赠他的儒家版魔法书。

        撕下一页望气术,燃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眼里射出两道湛湛清光,继而缓缓收敛。

        给自己刷了一个在望气术后,许七安返回偏厅,不动声色的问老太监:“本官发现册子有问题,公公得给我一个解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请说。”老太监坦然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元景三十二年,应该是每天都有丹药入库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.....时隔四年,咱家也记不清楚了。”老太监感觉这位铜锣的目光内敛而深沉,宛如藏着漩涡,让他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没说谎.....许七安继续问道:“查验册子时,本官发现当年二月十日,和二月二十日的收支记录是空缺的,这几日没有丹药送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太监还是摇头,苦着脸,“回禀大人,这个咱们也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还是没说谎,一个老太监不至于有屏蔽气数的法器.......年纪大了就是不中用,忘性大......许七安把册子还给老太监,吩咐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把五天之内,御药房的进出记录给我。我会安排人协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所谓协助,就是监督老太监。人选许七安已经想好了,就是元景帝派来监督他的小宦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小公公是元景帝的眼线,他的任何进度,都会一五一十的汇报给元景帝。

        临安凑到许七安耳边,低声道:“你是怀疑有人撕毁了册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太监找册子的时候,封面上有明显的积灰,上面有几个指印,印记是新的,我敢断定,不超过五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厉害!

        二殿下心里夸赞一声,对许七安越来越有信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小宦官匆匆来报,他脸色很不好看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下去吧。”许七安把管理御药房的老太监打发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宦官还是没说,小心翼翼的看一眼临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宫也不能听?”临安怒了,眉毛一下子飞扬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裱裱虽然不太聪明,刁蛮任性的公主病一点都不缺,只是对我比较偏爱而已.......许七安皱眉道: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宦官吞了吞唾沫,酝酿了几秒,才小声说:“荷儿是皇后娘娘殿里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那么一刹那,偏厅里陷入了死寂。

        荷儿是皇后宫里的人,难怪怀庆听见荷儿的名字,情绪就变的不对劲了.......也就是说,当初救下黄小柔的人是皇后娘娘.......换而言之,黄小柔受过皇后大恩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她在这个案子里充当的角色是谋害福妃子,诬陷太子的急先锋.......皇后有麻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呼呼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浮想联翩之际,他听见了身边临安粗重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糟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找父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临安咬牙切齿的丢下一句话,豁然起身,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连忙拽住她的手,安抚道:“殿下,现在下定论为时过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是很明显的么,荷儿是皇后的人,黄小柔受过皇后大恩,皇后一直想害我太子哥哥,好让她儿子继承太子之位。动机也很充足不是吗。”临安扭过头,怒目相视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拦着我,是不是心里还有怀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指的是“跳槽”这回事,毕竟许七安是她从怀庆那里抢过来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卧槽,你这话听起来就好像我吃完怀庆又吃了你,传到元景帝耳里,他会下令斩了我的......许七安看了一眼小宦官,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事涉及皇后,仅仅查出一个宫女,你就大闹一通,把杀福妃,害太子的罪名强加到皇后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倘若事后发现皇后是冤枉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裱裱大声说:“我不管我不管,太子是我胞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!”许七安瞪了她一眼,加重语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哼!”临安收敛了性子,不忿道:“那你说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熟悉她性格的人不在场,否则要大吃一惊,刁蛮任性的二公主在一个小铜锣面前,居然这么乖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继续查呗,公主静观其变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临安又“哼”了一声,显然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,但也没有继续耍性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转头朝小宦官说:“今日的收获,小公公一定要一五一十的告诉陛下。不过,切记要说的简单,只说案子,不说其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和临安的互动也喜欢你能省略.......许七安心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宦官想起当日干爹的警告,心里顿时无比感动,许大人虽然脾气不算好,但心底非常善良,还知道为我这种小人物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大人放心,奴才只说案子,不会多嘴。”小宦官大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小公公很上道吗......许七安“嗯”了一声,又道:“待会儿你去找管理御药房的公公,从他那里要一份名单,五天之内出入御药房的名单。然后,你偷偷的找守卫核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离开御药房,时间是午时初(11:00),临安说自己要去母妃那里用膳,狠心的把未过门的未婚夫抛弃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只好跟着宦官们一起吃饭,御膳房做的是主子们的伙食,太监和宫女们的“食堂”叫小膳房。

        行到一半,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喊:许大人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扭头看去,一位蓝袍道士匆匆而来,喜道:“许大人,总算找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许七安肯定要去小膳房用膳,特意在附近转悠,果然给他逮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出入皇宫的,必定是灵宝观的道士了。许七安拱手道:“道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敢当不敢当,”那道士走近,恭恭敬敬的还了一礼:“许公子,道首有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许七安踌躇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是元景帝看上的女人,自己已经和他的女儿纠缠不清,可不要再因为“与美女国师走的太近”这种原因再让元景帝不悦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,洛玉衡是二品强者,许七安不想和关系不熟的顶级强者走的太近,万一突然给人家发现神殊和尚的存在.......哦哦,原来你许七安已经是和尚的形状的!

        来啊,封回桑泊,五百年不得出世,等将来有个和尚西天取经再给你放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死不灭的神殊和尚存五百年当然没问题,但他许七安呢?他又不能向天再借五百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国师等着你呢,想邀您一同用膳。”道士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许七安答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主要是洛玉衡这个女人......她,她太诱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灵宝观许七安是第二次光临,上次为了帮金莲道长求取丹药,他见过洛玉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人宗道首似乎很青睐他,当时说了一句很暗示性十足的话,可惜许七安是个正人君子,对她的暗示不予理睬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被直接带着进了一间静室,两个蒲团,一张桌案,边上摆着一只小火炉,墙上挂着龙飞凤舞的“道”字。

        简单至极的陈设,没有多余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道童搬来一大桶斋饭,混杂着黑米、玉米、小米等谷物,以及三叠素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大人请慢用,道首马上过来。”道童恭敬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没吃,看了眼桌上的两只碗,两双筷,满意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这顿饭是让他自己一个人吃,那他现在就打道回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吱~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关上的格子门,重新被推开,穿着玄色道袍的女子国师走了进来,臂弯托着拂尘,青丝用道簪简单扎着,垂下几缕额发,显得有几分妩媚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眉心的一点朱砂,则凸显出了仙子般的圣洁,让两种不同的魅力奇异的杂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国师!”许七安起身拱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颔首,伸手示意:“许大人请用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国师请用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入座,盛了一碗饭,自顾自的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摸不准美女国师的意图,斟酌着不开口,吃饭时偶尔看她几眼,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女人乍一看,是粉嫩的二十岁,看着看着,又会觉得是三十岁的水灵少妇,你一拍屁股,她就知道换个姿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看久了,卧槽,这分明是四十出头的极品美熟女,那丰腴的身段,那眉眼间藏不住的风情,简直是男人杀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又找回了第一次见她时的感觉——妈妈的朋友,善良的小姨、英语女教师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女人修的是道,还是妖法?”许七安暗暗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会出现以上种种错觉,当然不是他的原因,肯定是人宗修行之法的问题,这是金莲道长背书确认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地人三宗没一个正常的,地宗受功德所累,动不动就成魔。人宗什么情况不知道,但同样有后遗症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天宗,他们走的道,本身就是最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无情,才能亘古长存。人无情,那与死物有什么区别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许七安的理解,天人合一,就是化身规则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听金莲道长说,许公子在云州服用过脱胎丸?”洛玉衡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莲道长和你说这个干嘛.......许七安一愣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贫道想借许大人一碗精血做药引,用来炼制丹药,缓解身体顽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什么顽疾需要我的精血做药引?许七安看了她一眼,没有表态,但心里在措辞,怎么拒绝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血液这种东西,在他前世只能验血型,但在这个世界,可以玩出很多操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印象最深刻的是巫神教的咒杀术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似乎早料到他的反应,夹了一筷子米饭,送进红润的小嘴,不紧不慢的补充道:“这是金莲道长的建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点点头,“我得确认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颔首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当着她的面,取出地书碎片,刚想传书询问,想起自己现在是个死人,不能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洛玉衡目光望向门口,淡淡道:“他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扭头,看见一只橘猫蹲在门槛上,琥珀色的竖瞳幽幽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道长,你怎么来了.....等等,你不是进不了皇城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橘猫竖着尾巴,踩着柔软无声的猫步,跃向桌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轻轻一巴掌拍开,“吃饭呢,主意猫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橘猫只好蹲在地上,昂着头,温和开口:“伤势好了之后,可以随意出入皇城了,不过皇宫依旧进不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道长的实力比我想象中的还强啊.......许七安现在不是菜鸟了,想无声无息的潜入皇城,少说得四品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里不包括武夫。

        以武夫的体系特点,就算是一品,也无法无声无息的潜进皇城,多半会被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如果是一品武夫,差不多可以单刷“大奉京城”这个副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精血是.......”许七安尽管很信任金莲道长,但依旧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好比有人要用你的电脑,尽管是好朋友,或者亲戚,但你内心也会抗拒,毕竟谁的硬盘里没几百个G的老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借你血液里脱胎丸的药性。”金莲道长先看了一眼洛玉衡,见她没什么表情,继续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宗修行之道忐忑艰难,这点你多少了解过了,洛道首每月会受业火烧灼,饱受七情六欲之苦。脱胎丸能褪去旧躯壳,让人重获新生,可以暂时缓解症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缓缓点头,大胆的说了一句:“难怪我觉得国师有着非同一般的魅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金莲道长不在这里,这话他是断然不敢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莲道长回应说:“人宗道法修行到高深处,具备众生相,能让你看见内心最渴望的那一面.......我指的是情爱方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橘猫脸上露出人性化的笑容:“你见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没什么表情的抬头,看了一眼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表情倏然凝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反应......金莲道长一愣,旋即来了兴趣,追问道:“你似乎感触很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以为我是黑丝控、御姐控、熟女控、萝莉控、妹控,到最后发现我只是单纯的好色而已.......我对这句话的感触从未如此深刻.......许七安干笑一声,轻飘飘的岔开话题: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金莲道长做中间人,在下自然愿意尽绵薄之力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满意点头,轻声道:“你有什么想要的丹药,可以尽管开口,当做是精血的补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莲道长抢在许七安之前开口:“不着急,慢慢想,人宗道首的人情不是一般人能得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不带烟火气的瞥了橘猫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景秀宫。

        临安带着侍卫抵达母亲的住处,她小跑着进了屋子,红裙翻飞,嘴里嚷嚷着:“母妃母妃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屋子里,陈贵妃正在偷偷抹眼泪,见到女儿跑进来,连忙别过脸,擦拭泪痕。

        诈呼呼的临安一下子安静了,缓步走到陈贵妃身边,握住她的手,妩媚勾人的桃花眸里闪过心疼:

        “母妃,太子哥哥会没事的,清者自清,您别哭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前阵子她情绪糟糕,一半是因许七安的殉职糟心,另一半就是太子的遭遇,以及陈贵妃整天以泪洗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女儿,看着母亲郁郁寡欢,日日垂泪,她心里很不好过,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侍立在一侧的贴身宫女低声道:“这几日,有宗室的亲王来见了娘娘,他们说,外边的大臣们在商议着另立太子的事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娘听了后,便大哭了一场,连着两天都没怎么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临安大怒,“这群没远见的狗东西,干嘛和母妃说这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气的骂叔叔们是狗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临安,别说浑话。”陈贵妃反握住女儿的小手,神色凄苦:“你太子哥哥是庶出,这些年总有人说他得位不正,废了也好,母妃也不用成日提心吊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让临安心火大起,她知道母妃指的是那位虎视眈眈的后宫之主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宫女叹息道:“如果案子能查的真相大白就好了,可是这么多天了,一直没进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案情是要保密的,许七安几次三番对两位公主强调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,见母亲日渐消瘦,眼眶红肿,临安忍不住了,大声说:“谁说没进展的,许七安已经把案子查的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贵妃眼睛一亮,直勾勾的凝视着女儿:“案子快真相大白了?那个,那个许七安真的快查出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激动之下,用力握紧了临安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母妃你捏疼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已经开口,裱裱就不再隐瞒,说道:“母妃,是皇后陷害的太子,一定就是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贵妃脸色大变:“临安,不得胡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母妃别急,临安有确凿证据的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当下,她把案情经过原原本本的告之陈贵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真是她,当年,要不是她不守妇道,陛下岂会将她打入冷宫,岂会立我儿为太子?”陈贵妃大哭起来: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宅心仁厚,念着旧情没有废她,她倒好,时隔多年,又起了争太子之位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贵妃的话,像是一道惊雷响在临安耳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都听到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皇后不守妇道?父皇要废后?

        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,她怎么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临安脑海里浮现那位性子温和,但缺乏笑容的皇后,尽管很不忿她构陷太子哥哥,但临安打心底里不相信她是个不守妇道的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当接受了这个惊天大消息后,很多以往没注意的细节,通通有了解释。比如,皇后一直深居简出,不关心后宫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,打从临安记事起,就没看到皇后笑过。再比如,皇后对怀庆和四皇子都是冷冷淡淡的,全然没有母妃对自己和太子哥哥一般的疼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母妃,这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皇后不守妇道......那个男人是谁。”临安激动的抓紧陈贵妃的手,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父皇最疼爱的女儿,她听到这个消息,愤怒是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,别问了......”陈贵妃自知失言,含泪摇头:“此事是陛下的禁忌,莫要外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座不喜欢欠人情,许大人直接说吧,想要什么。”洛玉衡不打算成全金莲道长的如意算盘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姨,我不想奋斗了.......许七安心里狂呼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报酬,他暂时没有想到的东西,忍不住看向橘猫,征求它的意见。

        橘猫沉吟许久,说道:“人宗以剑术称雄九州,不妨就赠一篇剑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我用的是刀啊。”许七安出言提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剑术不能用刀使的?”金莲道长笑呵呵的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对,只要提取核心精华,运用到刀法里便成,就像我施展天地一刀斩时,可以配合狮子吼制敌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抬手,在桌面轻轻抹过,三本薄薄的册子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国师悦耳的嗓音说道:“我这里有三篇剑术,分别是《心剑》、《气剑》、《御剑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心剑需辅以元神修炼,以精神力为磨剑石,日日不辍的磨剑。它无法斩肉身,专斩元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里,许七安下意识的看向橘猫。

        橘猫“噌”的弹出利爪,幽幽道:“许大人莫要挑衅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立刻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继续说道:“气剑与心剑相反,乃一等一的攻杀之道,修行到高深之处,剑气绵绵不绝,无坚不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忍不住道:“剑气纵横三千里,一剑光寒十九州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忍不住侧目,犹似一泓清水的美眸在许七安身上停留许久,称赞道:“坊间流传许大人诗才绝世,果不其然,此句豪气干云,有万千气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我说的,这是一位一个字一行,专门水稿费的大作家说的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御剑术......”洛玉衡轻轻挥手,门窗瞬间洞开,她袖中冲出一道剑光,呼啸着在庭院上空游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疾如雷霆,敏如游鱼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赞叹道:“御剑术当真是仙人手段,所以,我选心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愕然片刻,颔首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御剑术虽然又花哨又炫酷,杀伤力也不低,但许七安觉得心剑更适合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理由很简单,他的天地一刀斩是极偏激的刀法:世上没有什么是斩不断的,如果有,那就赶快逃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他在修行时,首先考虑的不是增加手段,而是完善天地一刀斩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者佛门狮子吼后,这个念头愈发稳固。

        控制技能有了,物理伤害有了,现在最缺的是元神领域的输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收回《气剑》和《御剑术》,将《心剑》剑谱推给他,道:“有不解之处,可来灵宝观寻我。我可以为你解惑三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国师。”许七安诚恳道谢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洛玉衡从袖中取出一口玉碗,修长的玉指捏着玉碗,推到许七安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碗不大,也就茶杯的三倍,许七安心里安定了些,他还以为是许铃音吃饭用的大碗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得到鲜血后,洛玉衡趁热,跑去炼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静室里,只剩下橘猫和许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道长,你帮我屏蔽一下其他人,我要私聊李妙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趁着这个机会,许七安打算告诉二号自己复活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许七安的要求,金莲道长的回应是: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问题?”许七安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妙真说过开春之后便来京城,眼下云州的情况,估计是要等剿匪结束,反正再过不久她就来了,何必急于一时。”金莲道长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等着李妙真知道许七安复活后,愤怒的找他拼命呢,以此来搅乱局面,缓解天人两宗杰出弟子的矛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对!”许七安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继续码下一章,12点前能搞定,错字等码完了再回来修改,记得帮我捉虫哦,亲们。么么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