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十六章 金莲道长:把许七安推出来背锅

第十六章 金莲道长:把许七安推出来背锅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奴当然认识,小柔以前是蟹阁的,三年前清风殿放出去三个宫女,缺人,我瞧她长的俊俏,手脚又利索,就推荐她过去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尸体捞上来时,你没有出来见见?”许七安突然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敢看啊,老奴年纪大了,见不得死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你继续说这个黄小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容嬷嬷许是年纪大了,情绪变化很大,突然生气起来:“那死丫头是个凉薄的,当年要不是老奴推荐,她能成了福妃身边的大宫女?这么多年,竟从未回来看过老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些没把的男人还知道孝敬干爹呢,呵,这女人薄情寡义起来,才最让人心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嬷嬷,别这么说,你年纪大了,躲不开拳师刁钻的角度攻击的。”许七安调侃了一句,接着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官验尸的时候,发现黄小柔左胸受过致命伤,你知道是什么情况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容嬷嬷想了许久,做回忆表情:“受伤......倒是有那么一回事,好像是小柔调去清风殿的前一年,不知道怎么的,她夜里起来用剪刀刺进了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幸好与她同屋的宫女及早发现,喊来了太医,这才救了她一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与怀庆同时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嬷嬷的话里有漏洞,那伤疤直达心脏,是致命伤。治疗代价绝非一个宫女能支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俗话说,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小柔侥幸捡回一条命,第二年就去了清风殿,再不用干杂役的活了,她模样很俊俏,原本有机会得陛下临幸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回想了一下黄小柔死后浮肿的脸,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是谁救的黄小柔,有一点可以确认,大出血的情况下,留给她的时间不多。那位背后之人是怎么做到在深夜里救下一名宫女?

        除非一直关注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容嬷嬷没有骗人的话,那问题就出在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宫女叫什么名字?”怀庆先许七安一步问出问题,补充道:“那个与黄小柔同住的宫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殿下,”容嬷嬷想了许久,不太确定的口吻:“好像叫.....荷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明显的,许七安看见怀庆的瞳孔猛的收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认识那个叫荷儿的宫女......许七安心里做出判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问完了,两位殿下还有什么要补充?”许七安看向怀庆和临安。

        临安配合的摇摇头,怀庆则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,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正打算撤退,接着去查御药房,容嬷嬷忽然说:“这位大人,老奴有句话要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容嬷嬷起身,走向另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跟了上去,容嬷嬷望着怀庆等人远去的背影,收回目光,接着看向许七安,语重心长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大人,深宫内苑,藏不住的事实在太多了。只要一脚插进去,就会一直沉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容嬷嬷,我就说你简单,你就像黑夜里的萤火虫,你花白的头发,脸上的老年斑,大大的肚腩,都深深惊艳到了我。”许七安赞叹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什么秘密就尽管告诉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说话真好听,还不是看你长的俊俏,才与你说这话的。”老嬷嬷慢悠悠的回到躺椅上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没走,惊讶道:“没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嬷嬷摇摇头:“老奴知道的也不多,深宫内苑的事,不该知道的就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嘿,这老妈子,浪费我感情!我还以为她知道些什么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许七安的想法,老嬷嬷既然留他单独说话,那后边肯定有“不能说的秘密”在等待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只是一句告诫!

        出了蟹阁的院子,红裙鲜艳的裱裱还等在外头,但不见了怀庆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公主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裱裱一听,顿时不开心了,竖眉道:“张口闭口就是怀庆怀庆,忘记自己是谁的人了?本宫在这里等着,你权当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阳光下,她圆润的鹅蛋脸色泽柔和,脸颊白里透红,想一块通透的美玉,不见瑕疵。

        眉毛竖起的缘故,妩媚的桃花眸子里荡漾着不忿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是生气,也是可爱居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公主终于走了,没人打扰我们独处。”许七安欣喜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裱裱闻言,脸蛋微红,心虚的看了眼不远处的侍卫,小声道:“狗奴才,不许这么跟本宫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一个未出阁的公主,经不住糖衣炮弹的攻势,听见土味情话,就会又羞又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太自谦了,殿下就像黑暗中的一道光,那么灿烂,太阳都无法掩盖你的光辉......”许七安一个句式换成外衣,又拿到临安公主面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裱裱又喜悦又窘迫,还有点无奈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她渐渐无法驾驭这个小铜锣。

        刚从怀庆手里夺过来时,他还很乖顺听话,发誓要和怀庆一刀两断,全心全意为她做牛做马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久了,她发现这个男人自己根本驾驭不住,他表面上谦卑恭敬,其实单独相处时,自己一直落在下风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偏偏这种相处模式,她竟然从未在意过。要知道,即使是在怀庆面前,她也是力争上游的奇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裱裱昂起弧度美妙的下颌,质问道:“怀庆在的时候怎么不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种话怎么能当着你们的面一起说.......如果是怀庆的话,我就得换个说法:殿下就像风雪中一朵洁白无瑕的雪莲花,您倾国倾城的容颜、修长笔直的玉腿、浮夸的36D胸大肌.......深深惊艳到了我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岔开话题:“长公主去了何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宫怎知?”

        裱裱似乎想翻白眼,但顾及到礼仪修养,强行忍住,说道:“我们赶紧去御药房吧,查案如救火,不能耽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看着她,猜测道:“你是担心怀庆毁灭证据?”

        裱裱假装没听到,脚步轻盈的走在前头,裙摆晃荡间,小蜜桃般的臀型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帝把智慧洒满人间时,这位公主虽然和铃音一样,机智的打了把伞......应付她确实比应付怀庆要简单轻松.......不过就是太婊里婊气了,让人防不胜防。”许七安心里嘀咕着,陪着公主前往御药房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灵宝观。

        檀香袅袅的静室内,两个身份地位非同一般的女子对坐饮茶,阳光穿透格子窗,在地面投下整齐的方块光斑。

        光束中尘糜浮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坐在背靠“道”字的蒲团上,一手挽着浮尘,一手捧着茶杯,喝了一口,享受的眯起美眸,凸显出卷翘浓密的睫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南栀种的茶,与凡品就是不同。每天都能喝上一壶的话,神仙我也不做。”洛玉衡感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洛道首对面坐着的,是一个穿靛青色繁复长裙,戴着华美头饰,轻纱蒙面的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脸藏在轻纱之下,只能隐约看见脸颊轮廓,仅露出一双秋水明眸,以及两条修的精致的秀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茶三年成熟,只产三斤。大半都贡给了宫里。”蒙面女子声音柔媚,充满成熟女性的磁性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掀起轻纱,抿了一口,转而问道:“最近京城有没有有趣的事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无奈道:“朝堂争斗你不感兴趣,但最惊心动魄回味无穷的岂不就是这个?至于案子的话,从税银案到桑泊案,你来来回回听了好几遍......这里可是京城,哪有那么多案子说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福妃的案子不是还没完结么。”蒙面女子眉眼弯了一下,似乎在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案还是那个铜锣负责查,具体情况我并不清楚。”洛玉衡“吨吨吨”喝完杯里的茶,又给自己倒了一杯:

        “毕竟是皇帝家事,你若感兴趣,可以找怀庆公主问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罢了,不高兴搭理皇室的人。”女子摇头,接着说道:“那个铜锣我见过两次,有些讨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见过他?”洛玉衡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蒙面女子“嗯”了一声,青葱玉指沾着茶水,在茶几上画了一个猪头,弯着眉眼,哼哼一声:

        “捡走了我的香包,不肯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点点头,顺着话题说道:“此人不一般,深得魏渊赏识,倾力栽培。假以时日,大奉又将出一位高品武者,前途无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轻纱之下,她撇撇嘴,不甚在意的说:“再高能高到哪?有镇北王在,大奉的武夫根本抬不起头来。他只是一个铜锣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笑了笑,那铜锣天资不错,既得魏渊赏识,又被地宗选为地书持有者,但天下英雄数不胜数,他只是其中颇为出色的一位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倒是很欣赏他的破案能力,那么多大案,跌宕起伏,过程有趣。”蒙面女子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正要说话,脸颊忽然染上一层醉人的红晕,她皱了皱眉,放下茶杯,低声道:“南栀,你先回去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蒙面女子看了她一眼,微微点头,起身走到门口,忽然回头,无奈道:“实在不行就从了元景帝吧,或者找个男人也好,每个月邪火灼身,我真怕你变成一个荡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不理她,眉头皱的更紧。

        蒙面女子打开静室的门,走出屋檐下,顺着青石板铺设的小道,离开后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呼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吐出一口灼热的气息,撑着茶几起身,刮擦到丰满的胸脯时,她发出一声诱人无比的呻吟,双腿发软,险些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跌跌撞撞的离开静室,绝美的脸蛋布满潮红,眼睛水盈盈的,妩媚如丝。

        噗通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纵身跃入后院的小池。

        冰冷的池水吞没了美艳道姑成熟丰满的身体,俄顷,池面“咔擦”连声,结了厚厚的坚冰。

        寒流一直蔓延到周边的假山和凉亭,让它们表面覆盖上一层薄薄的,剔透的冰晶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过了一刻钟,池水渐渐融化,丝丝缕缕的蒸汽冒出,接着,一股气泡翻滚着浮出水面,“波”一声破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汩汩汩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越来越多的气泡翻涌着冒出,蒸汽越来越稠密,整座池水都被煮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过程持续了两刻钟,水位下降十几公分,沸腾的池水终于恢复安静,但湿热的气流徘徊在后院上空,久久未曾消散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钻出水面,道簪脱落,乌黑的秀发贴着白皙的脸颊,她眼波盈盈妩媚,脸颊酡红如醉,似乎刚经历过一番云雨,美艳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喵~”

        轻柔的猫叫声传来,一只橘猫从外墙翻了进来,身姿矫健的跃上洛玉衡身后的假山,乖巧的蹲在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邪火焚身会熔毁道基,洛玉衡,你最多还能再撑三年。”橘猫口吐人言,传出温和沧桑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兄怎么来了。”洛玉衡泡在水里,星眸半开半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给你指条明路。”橘猫说道:“司天监的脱胎丸可以缓解你的症状,现在是欲,接下来还有贪嗔痴恨.......有你好受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道门三宗里,唯有天宗不受滚滚红尘所累。或许天宗的理念才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睁开眼睛,冷笑道:“天宗绝情绝义,与天地同化,没有悲喜,没有爱恨,即使羽化成仙,也会失去自我。此为邪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顿了顿,她蹙眉道:“我又岂能不知脱胎丸可缓解症状,但监正向来不喜我人宗,断然不会赠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橘猫不急不缓地说道:“许七安服用过脱胎丸,药效还未散去,取他一碗精血做药引。炼成的丹丸虽不及脱胎丸,但也可解燃眉之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多少会卖贫道几分薄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沉默片刻:“你还是鼓着自己吧,你分化出的那一缕魔性占据了你大部分力量,仅凭现在的残魂,想要灭魔恐怕是痴心妄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橘猫笑呵呵说:“届时,还得师妹出手相助。当然,等到我有信心伏魔的那一天,地书碎片持有者们,多半已经成长起来了,师妹只要在旁压阵即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皱了皱眉:“师兄应该知道,除非踏入一品,否则以我的状态,若是被因果缠身,多半只有殒落一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接下来要我会助师妹踏入一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猛的回过头来,美眸灼灼凝视,盯着橘猫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妹为何不与元景帝双修?”橘猫抬起爪子,似乎想舔一舔,但理智战胜了习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气运不够。”洛玉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她首次说明不与元景帝双修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橘猫缓缓点头,“所以你只是借他的气运压制业火,却不更进一步。然后呢?师妹必定有后续计划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颔首:“等新君上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新君上位......橘猫恍然,忽地皱眉:“以大奉如今日渐衰弱的国力,只会一代不如一代,而元景帝的子嗣中,没有中兴之主,这一点你比我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笑了笑,“中兴不一定要靠君王,有魏渊这位帝国缝补匠在,只要元景帝驾崩后,他能撑过清洗,掌控新君,帝国终究一扫沉疴,蒸蒸日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你打算等将来国力恢复,再与新君双修.......”橘猫先是点点头,继而摇头:“此事不急,大奉国力衰弱的原因不简单,背后牵扯之大,有些细思极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皱了皱眉:“论布局之深远,师兄不输魏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贫道也是猜测,事情还未明朗。”橘猫说完,又道:“对了,李妙真要来京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把四号喊回来便是,他身为人宗弟子,应对一下天宗圣女是应尽之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.....他们都是天地会的成员,不好让他们自相残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玉衡甩给他一个傲娇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    也罢.....到时候把许七安推出来和稀泥......橘猫暗暗心想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御药房。

        管事的老太监从书柜里翻找出一本册子,递给前来查案的许七安,声音尖细:

        “御药房的收支记录,五年一清,大人晚几年再来的话,就查不到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偏厅里,裱裱捧着一碗茶,灵动的眼睛转动,盯着册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以为她想看,便说:“公主来找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宫才懒得看这些东西,一看头都大。”她脆生生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就很不明白,褚采薇那个蠢姑娘,是怎么和怀庆成闺蜜的?按理说,不应该是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褚采薇明显和临安在一起,橘势才大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聪慧过人,只是天赋在别的地方而已。”许七安边翻开册子,便说道,“我家有一个妹妹,也如公主一般聪明绝顶,就是天赋没放在读书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在哪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在背食谱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份册子记录着元景三十二年御药房所有丹丸的收支记录,

        依照黄小柔的伤势,能救她的丹丸屈指可数,所以找起来很容易。只需要问明白御药房有哪些“起死回生”的丹药,循着药名去找,很容易便能找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许七安找了一盏茶的功夫,发现竟然没有发现端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元景三十二年,司天监和灵宝观共送来三百六十四种丹药,总计数七百八九十瓶。其中甲级丹药只有三种,分别在元景三十二年、三十三年、三十六年里,被陛下赏赐给了外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合上册子,望着临安,道:“没有找到救黄小柔的丹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聪明的临安思考许久,“丹药不是来自御药房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摇头:“放眼大奉,能炼制丹药的只有灵宝观和司天监,那么丹药肯定是来自这两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黄小柔一个宫女,如果背后没有人救她,她必死无疑。但后宫之中,有谁能不经御药房,伸手向司天监和灵宝观要丹药?”

        答案只有一个:元景帝!

        不可能是他,御药房是元景帝的,整个皇宫都是他的,御药房是他支取丹药的机构,他没理由绕过御书房,就好比我的工资卡用来存工资,我完全没必要再开一张银行卡,偷偷的藏零花钱.......许七安想到了一个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抱歉,早上有事,更新晚了。为了让你们能继续看书,我下了巨大的决心,才阻止自己切腹谢罪的冲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三更,字数在一万五左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