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两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

第两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

        “福顺镖局?”

        侍立在不远处的朱广孝,求证似的问了一句,吸引了包括张巡抚在内的,众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巡抚皱眉问道:“你知道这个镖局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广孝回答道:“福顺镖局就是我们来云州的路上,遇到的那伙被劫匪血洗的商队。福顺镖局还有一个名字,叫福顺商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看了眼宋廷风和许七安两个贱人。当日就是这两人上下推诿,最后把活儿甩到他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负责把商会东家赵龙的遗物送还给家人,循着地址,找到的就是这个福顺镖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是知道巡抚大人视察归来,他们特意来感谢的吧。”一位银锣猜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若非他们剿灭山匪,夺回货物,福顺镖局这次恐怕得赔的底儿掉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镖局的其余镖师和赵龙的家属,前来求见巡抚大人,表达感谢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张巡抚初来云州,做的第一件善举,他抚须轻笑道:“那便让他们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三个穿着青色厚棉衣,同色腰带紧束,脚穿黑色靴子,头戴鼠皮帽的中年人,在虎贲卫的引领下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胸口用绣着绯色的“福顺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两手空空,武器在门口时便被收缴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眯着眼,扫过三人,为首的络腮胡汉子是练气境,其余两个汉子是炼精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草民赵锐,福顺镖局新任当家,见过张巡抚。”络腮胡汉子躬身抱拳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儒家的礼仪里,只跪天地君亲师,民见官只需行礼,无需下跪。当然,对簿公堂时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难怪是练气境,原来是镖局的新任当家....也只有练气境才能撑起一个大镖局....许七安收回了审视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巡抚颔首,道:“你与赵龙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锐痛心道:“赵龙是我兄长,听闻他的噩耗,家中哀声不绝。草民叩谢巡抚大人,为家兄报仇雪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这才跪地磕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巡抚坦然的受了跪拜,想着安慰几句,然后说些漂亮的场面话,就把人给打发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料赵锐起身后,说道:“草民来此,除了感谢巡抚大人的恩情,再就是走镖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走镖?!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一愣,重新打量着三人,这才意识到他们穿的是镖师的劲装,而不是便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巡抚斟酌道:“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锐抱拳:“昨日,有一位神秘客人来到镖局,说要寄一个“物件”给巡抚大人。客人还说,那,那是朝廷通缉要犯,让我务必亲手交给巡抚大人...

        “草民知道此事不合规矩,通缉要犯,应当转交衙门。但...他给的实在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朝廷通缉要犯....张巡抚扭头,看了眼姜律中和许七安,姜律中眼中既有愕然又有期待,想来是意识到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许七安的眼神浑浊,瞳孔涣散,有些注意力不集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宁宴在这种时候选择晋升炼神境,实在不智....张巡抚心里腹诽,旋即又想到,常人一旬是极限,正常来说,许宁宴本该在抵达云州时,顺利晋升。

        谁能想到他那么优秀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带上来!”张巡抚沉声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锐领命,带着两名同伴出了驿站,直奔停在门口的马车,马车边守着十几个青壮镖师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赵锐出来,青壮镖师们心领神会,从马车里拖出一个头套麻袋的男人,押着他进驿站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似乎脚受过伤,一撅一拐的,行走极为不便。

        进了驿站,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的盯着头套麻袋的男人,其中尤以许七安几个知道梁有平底细的人最为炙热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巡抚站了起来,指着头套麻袋的男人,语气有些急促,高声道:“快,快,把麻袋摘下来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用虎贲卫上前,张锐抢先扯掉麻袋,露出辣个男人的真容。

        脸庞瘦削,皮肤粗糙,浅褐色的双眼,扫视之间极为锐利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有平,都指挥使司,经历司的经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在逃的齐党,将账簿交给许七安的家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...”张巡抚喃喃道,他深吸一口气,吩咐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验明正身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位铜锣上前,捏着梁有平的脸,仔细查验,回禀道:“是本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寻常走江湖常用的易容术,无非就是人皮面具,这种面具在目光毒辣的人眼里,很容易看穿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僵硬,缺乏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更高端的易容术,往往涉及到高品强者,等闲人做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呼...张巡抚轻舒一口气,看向张锐等人,面带微笑的说道:“此人确实是朝廷的通缉要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侧目,看了一眼许七安。后者心领神会,噔噔噔的上楼,把三个宅男术士揪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看着楼下三个镖师,确认他们有没有说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,许公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楼下,张巡抚问道:“那位神秘的客人是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草民不知道。”赵锐摇头,“那人穿着斗篷,带着兜帽,看不清身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说谎!”白衣术士们眼中清光流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答案倒也在情理之中,不管对方出于何种目的,进镖局时肯定做了伪装,这年头也没有发快递要登记身份证的规定。

        镖师作为当代的快递小哥哥,没有五险一金,没有商业保险,要是还不懂规矩的话,说不得刚问出口:请你亮明身份,登记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能迎接他们的就是一把铡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赵镖头!”

        楼上的许七安忽然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楼下大厅里,众人纷纷仰头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斟酌道:“那位寄快递...的神秘客人,有没有说过什么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锐抱拳说:“就是让我们把此人送来驿站,交给巡抚大人,并说他是朝廷通缉要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其他吗?”许七安提醒道:“比如说:手握明月摘星辰,世间无我这般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锐一脸懵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有没有背对着你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赵锐有些郁闷,这问的都是什么奇怪问题?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点点头,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怀疑这一切都是逼王干的,但他没有证据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两个问题都被否决,但这不代表就不是逼王杨千幻。因为梁有平送达驿站后,我们肯定会旁敲侧击“寄件人”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逼王虽然感觉脑子有问题,但不是傻子,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破绽。

        让许七安困惑的是,逼王为什么不直接现身?按理说,这种力挽狂澜的机会,是逼王最渴望的时机。

        试想,就在案子陷入瓶颈,巡抚等人抓耳挠腮之际,他突然跳出来,亢长悠扬的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手握明月摘星辰,世间无我这般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背对众人,脚下还踩着一个梁有平!

        瞬间暴涨好吗。

        全场最佳,MVP!

        是有不得以的苦衷,不能现身?

        张巡抚又旁敲侧击了几句,然后就让虎贲卫送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人带到我房间,本官要亲自审问。”张巡抚双手负后,顺着楼梯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巡抚上楼,路过许七安的时候,问道:“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许七安摇摇头,又道:“他们没说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巡抚“嗯”一声,“随我进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带着三位白衣术士,跟着张巡抚进了房间。姜律中拎着梁有平随后进来,把瘸子仍垃圾一样仍在地上,反身关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梁有平双手被捆绑着,他也没起身,认命般的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是梁有平?”张巡抚坐在案后,威严的盯着瘸子经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巡抚大人似乎对下官颇有了解。”梁有平“嘿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杀害黄伯街,丁15号狗肉铺老板,伪装成接头人,将账簿交给我们,是为了嫁祸给杨川南。你的背后还有谁?一五一十的交代。”张巡抚沉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是交代了,巡抚大人能饶我一条性命?”梁有平冷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死罪难逃,但可以让你死的痛快点。”姜律中坐在一边,手里捧着茶,笑容阴冷:

        “打更人折磨犯官的手段,你可以尝试一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