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两百一十一章 缉拿人犯

第两百一十一章 缉拿人犯

        暗号解开了?!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张巡抚几乎想要掏一掏耳朵,来确认耳朵是不是被耳屎给塞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巡抚大人的规划中,周旻的案子晦涩艰难,除了暗号之外再无其他线索,查起来困难重重,所以他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,就算不能赶在开春前回京,也要把案子追查到底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万万没想到持久战还没开始,证据就拿到手了,这意味着周旻案的结束,意味着云州之行接近尾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意味着杨川南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巡抚深吸一口气,眼睛在许七安身上反复打量,像是第一次认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承认,还是小觑了这个年轻的铜锣,因为魏公的赏识和许七安表现出的能力,他已经给予最大的信心,此时才发现,终究还是不够了解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子必成大器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是有十五天的爆肝壮举做铺垫,对于案件进展,姜律中只觉得欣慰,并认为这是符合许七安能力范畴的成就,没有太大的情绪反应。脑海里就一个念头: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有金锣之资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准确的说,他的金锣之资更加稳固了。如果说之前还是五五开,现在就是七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巡抚平复了内心的惊喜与激动,表情沉稳的颔首:“你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率先撇下众人,进了大堂,上楼回到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许七安和姜律中,其他人都没有跟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证据拿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等许七安关上房门,巡抚大人一改沉稳镇定的模样,直勾勾的望来,神色里难掩亢奋和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从怀里掏出账簿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巡抚迫不及待的接过,但没有急惶惶的打开,深吸一口气后,收敛了所有情绪,这才开始阅读账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触目惊心,触目惊心...竟是如此庞大的一笔数额,杨川南罪该万死。”张巡抚看完,手指用力拽紧账簿。

        ...巡抚大人不愧是读书人,我看了半天的账簿,才看出些许眉目。许七安略带钦佩的语气,问道:“如此庞大的数额是多少数额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巡抚看了他一眼,仿佛没听见,重复道:“触目惊心,触目惊心...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许七安懂了,数额很庞大,但别问,问就是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巡抚郑重的把账簿收好,咳嗽一声,问道:“你是怎么解开暗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就厉害了,”许七安当即把自己破解暗号过程,细致的描述一遍,不忘给两个社会性死亡的同僚请功:

        “宋廷风和朱广孝也起到了重要作用,他们不但积极参与解密,甚至不惜以身饲鬼,抛弃个人颜面,牺牲之大,令人感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身饲鬼?”巡抚大人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昨日出行时,有怨灵拦路作祟,幸儿宋廷风和朱广孝奋不顾身,拼死相搏...”许七安语气诚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巫神教擅长养鬼驭鬼,嘿,看来有巫神教的家伙隐藏在白帝城中。”姜律中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点点头,觉得巫神教背锅是合情合理的,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巡抚大人,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巡抚抚须微笑:“兵贵神速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锋一转,又道:“不急,吃完饭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

        席上,食不言的张巡抚吃过午饭,招手唤来宋廷风和朱广孝,望着两位铜锣,巡抚大人温和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听宁宴说,你二人在查案期间作出巨大贡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廷风和朱广孝立刻望向许七安,有些感动。显而易见,是许宁宴在巡抚大人面前,为他们请功。

        功勋是个好东西,首先关乎到升职。其次,结束云州任务后,衙门会按照个人做出的贡献,给予一定的赏银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非常丰厚。

        ...好兄弟啊!

        宋廷风和朱广孝感动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卑职们应该做的,为巡抚大人分忧,为朝廷效忠,万死不辞。”宋廷风笑眯眯的说着敞亮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沉默寡言的朱广孝则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巡抚赞许的颔首,关切道:“听宁宴说,你们在查案期间,以身饲鬼,对抗阻拦办案的怨灵,付出了极大的牺牲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...宋廷风和朱广孝脸上的感动瞬间消失,表情逐渐僵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...小事一桩,不值得大人亲自过问。”宋廷风强颜欢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巡抚摇摇头,温和道:“待事情结束,本官要写折子的,任何人的贡献,都会被记录下来,上呈朝廷,届时论功行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廷风两人脸都白了,“巡抚大人,卑职不是不想,只是...只是被那怨灵伤了元神,精神有些时常,记不起细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动作很默契,一手捂脸,一手摆动:“记不起来了,记不起来了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

        晚饭后,姜律中和张巡抚带队,虎贲卫加打更人总计一百三十人,浩浩荡荡的朝着都指挥使的府邸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刀枪弓弩等装备一应俱全,甚至还配备了火铳,已经做好都指挥使杨川南负隅顽抗的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巡抚把缉拿行动留在夜里,就是要给对方一个措手不及,给整个云州官场一个措手不及。不给对方应对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沿途遇到两拨巡城守卫,但都被巡抚大人以更强势的态度摆平,铁甲铿锵声中,缉拿队伍来到杨川南的府邸。

        姜律中坐在马背,大手一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位银锣垮下马背,疾步奔到府门,沉腰下胯,微微蓄力之后,一拳捣出。

        轰!

        厚重的大门瞬间撕裂,破碎的木片激射。

        打更人们率领御刀卫冲进府邸,一边高喊着:“巡抚大人办案,阻拦者杀无赦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川南府上的侍卫都是军中好手,桀骜难驯,并不怕所谓的巡抚,操着刀与御刀卫死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的,这群**子在云州作威作福惯了?”一位银锣狞笑着抽出刀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指挥使府上也有高手,迅速冲出来纠缠住银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喝声传来的同时,杨川南披着袍子出来,一拳击退两名银锣,救下了几位侍卫的姓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    始终观战的姜律中跨步而出,朝着杨川南张开五指,他的指节粗壮,表皮泛着神光,不像血肉之躯,反而是青金铸造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股强沛难挡的气机笼罩杨川南,随着姜律中的握拳,将他硬生生拉拽着飞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拳意爆发!

        这位金锣一拳击中横飞过来的杨川南胸口,当...天地间仿佛一声洪钟震响,所有人都看到,杨川南周身神光拒绝闪烁,下一刻溃散成碎光。

        铜皮铁骨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川南吐着血横飞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府上的侍卫们目眦欲裂,握紧了刀柄,就要与这群不速之客玉石俱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,都住手...”杨川南踉跄起身,披头散发,身形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巡抚适时出现,望着狼狈不堪的都指挥使,沉声道:“杨大人,请约束好下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川南趔趄走来,凝视着张巡抚,嘿然道:“本官好歹是二品大员,张巡抚深夜带队冲入本官府邸,妄动刀兵...本官倒想听听,有什么理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好叫你明明白白。”张巡抚当然不会大庭观众之下掏出宝贝,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周旻的账簿,本官已经拿到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川南瞬间瞪大眼睛: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巡抚冷笑:“杨大人随本官回一趟驿站,自然就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大喝一声:“带走,组拦者,斩立决!”

        侍卫们齐齐上前一步,做咬牙发狠姿态,但被杨川南呵斥回去。阻扰巡抚办案,劫“犯人”是死罪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川南一点都不怀疑打更人的杀伐果断,更不怀疑金锣的战力,他不想手底下的人白白送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即就有虎贲卫上前,取出枷锁给杨川南套上,押着他往府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浩浩荡荡一百三十多人,离开了都指挥使府邸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白帝城外,军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打更人夜闯杨府,带走了都指挥使大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吃惊的站起身,瞪着回来报信的一个黑衣鬼魂。这是她留在杨川南府中的眼线,每三天替换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时间长了,鬼魂得不到阴气滋养,会灰飞烟灭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床榻边的苏苏,晃荡着双腿,娇声道:“巡抚这么嚣张的吗,没证据也敢抓人?虽然他现在是白帝城最大的官,但无凭无据的,竟敢动杨大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主人,伦家建议点齐三千人马,荡平驿站,把那个姓许的铜锣吊在白帝城城头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渐渐冷静下来的李妙真斜她一眼:“嗯,有理,就委任苏苏为冲锋营先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苏脑袋一缩:“我们还是按照大奉律法来做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滚远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苏苏噘着嘴,委屈的起身,离开帐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来!”李妙真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哒,主人。”苏苏美艳绝伦的脸蛋,一下子云开雪霁,绽放甜美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确定那许七安真的没有暗中调查?并有了所谓的证据?”李妙真狐疑的盯着苏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没有。”苏苏连忙摇头,摇的娇躯抖动,裙摆飘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负责盯着许七安,然后就是他的两个同僚,其他打更人我没注意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点点头,只要许七安没有暗中调查,其他人就可以忽略。至于那小子有没有发现苏苏的跟踪,这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只关心他这三天里做了什么,即使发现苏苏的跟踪,只要他没有查案,没有突破性的进展,发现与否,有什么关系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不是许七安得到了“证据”,那么巡抚缉拿杨川南的理由和目的何在?

        试图暴力解决,屈打成招?

        不会,堂堂巡抚不会做出如此不智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人!”李妙真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军帐外值夜的侍卫应声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点齐人马,破晓时入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她看向苏苏,“你随我一起,连夜入城。我要去拜访巡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大半夜的码字,累了就趴在桌上睡了一觉,醒来继续码,看到还有那么多读者等着,瞬间就焦虑感爆棚了,只想着赶紧写出一章,不然对不起你们。连错字都没有检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