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九十三章 这里是府衙

第一百九十三章 这里是府衙

        穿过两个州,三个县,巡抚队伍终于抵达了云州主城——白帝城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帝城的名字由来,有一个历史典故,那是前朝的事情了。距今大概1300多年前,云州大旱,赤地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百姓颗粒无收,生活没了着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年,有一奇兽自海外而来,其身似鹿,覆满雪白鳞片,头生一对犄角,马蹄,蛇尾。

        它所过之处,乌云密布,暴雨不绝,此兽在云州辗转月余,充盈了云州各处水库,滋润了干涸的河流湖泊,解决了云州的旱灾。

        朝廷认为它是瑞兽,封它为白帝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望着白帝城巍峨的轮廓,笑着反问:“那这个传说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    挑起帘子望着远处白帝城,说起这段典故的张巡抚,点了点头: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是真的,不然史书上不会记载。大旱大涝是常有的事,史官不会为此编造历史。只不过,从那以后,再没有人见过瑞兽白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人家明显是海外妖兽啊,甚至是海兽,说不定来九州只是旅游呢,见云州大旱,心里不喜,便出手改变环境....许七安一边“科学角度分析”,一边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高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他继续眺望城墙,心里浮现一首诗:朝辞白帝彩云间,千里江陵一日还,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千里江陵一日还....太特么奢侈了啊,换成是我,定是今日明日后日,一月三十一日,这才舍得还。”许七安心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由想起以前看过的旅游广告,怂恿高级白领在周五下班后直飞泰国,风流潇洒一天,周日回国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人都做现代李太白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帝城的守门士卒拦住了众人,在看过朝廷下达的文书后,恭敬放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入城后,许七安左顾右盼,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,看见许多悬刀佩剑的路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奉对兵器的管制非常严格,上至州府,下至郡县,在城内一律不得佩刀行走。除非是特殊职业,比如镖师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就算是镖师,也只有在出任务时才能配备武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算是云州特色吗?”许七安心里嘀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张巡抚又掀起窗帘,对许七安说道:“宁宴,你让人送这些行商回家,货物先不要还。让行商取了账册,明日来驿站核对、领回货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心里一动,“那赵龙的货物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巡抚道:“自然是给人家送回去,那赵龙和镖师全部遇害,镖师的家人肯定是要抚恤的。而今赵龙已死,把货物送回,也算弥补人家损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竖起大拇指:“大人真是一条好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巡抚闻言皱眉:“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没什么。”许七安扭头去找宋廷风,将事情告之,吩咐他去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凭什么让我去跑腿。”宋廷风不服气:“好像我是你下属似的,咱们明明是平级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转头喊道:“巡抚大人,宋廷风推诿耍赖,扣他银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廷风忙说:“我去我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转头就去找朱广孝,把事情告之,吩咐他去做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广孝郁闷道:“宁宴不是让你做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廷风就说:“许宁宴,朱广孝推诿耍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”朱广孝闷不吭声的调转马头,喊上几名虎贲卫,办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贱人凑在一起,感慨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广孝真是个埋头苦干的老实人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是啊,不管是在床上还是公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

        都指挥使司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川南今年四十出头,是个气态中正平和的读书人,他还有个身份,五品武者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川南出生武将世家,天资聪颖,他喜欢习武甚至读书,元景12年中进士,因家学渊源,熟读兵书,在兵部谋了份差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元景16年被委派到云州,因剿匪有功,一步步升到都指挥使位置。成为云州最有权势的三人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堂处理公务的杨川南忽然抬起头,几秒后,脚步声传来,一位身披轻甲的女子大步走来,沿途不见吏员阻拦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身段高挑,腰悬佩剑,背着一杆银枪。有一张尖俏的瓜子脸,明明五官精致美丽,但不见女子柔弱,反而英气勃勃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外,她扎着高高的长马尾,露出光洁漂亮的额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巡抚进城了。”她进门第一句话,直指问题核心,干脆利索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川南表情顿了顿,微微颔首,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挨千刀的元景帝,成日修仙,人间帝王还想长生,简直痴心妄想。”她一张嘴开出天花:“@#@#*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妙真!”杨川南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冷笑一声,“我又不是吃皇粮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把银枪靠在墙边,在会客位置的茶几上盘腿而坐,佩剑摘下来,横在膝盖,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巡抚在的话,你得交出兵权,这是大奉的规矩。你打算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是规矩,当然只能照办。”杨川南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点点头:“我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川南看她一眼,无奈摇头:“江湖上这么多人愿意为你效命,不冤枉。飞燕女侠,本官承你这个人情,不过注意分寸,随行的队伍里有金锣,堂堂四品,走出江湖,便是一位枭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妙真不以为意:“怕什么,不到三品,就敌不过人海战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云州的饭菜有些麻,偏辣,还喜欢放香料,我不喜欢这里的菜肴....经常吃辣,不会得痔疮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驿站里,许七安边吃着热腾腾的饭菜,边心里吐槽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堂里聚满了打更人和虎贲卫,一张桌子坐八个人,勉强够容纳的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帝城有四座驿站,这座是最大的,有一个大院,两座紧邻的三层楼房。一名驿丞,七名驿卒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安全起见,杨莺莺也得在驿站住下,她独自坐了一桌,文静的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妇的身段丰腴且诱人,坐着时,衣裙紧贴着臀儿,勾勒出丰满的曲线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发现宋廷风盯着人家的屁股看,便在桌底下踢了他一脚:“瞧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骂完,他自己也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看又怎么了,别人都在看。”宋廷风小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就是这样,看到漂亮的女人,总会不自觉的多打量几眼,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。除非媳妇就在身旁,才能凭借大毅力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看了不看了,省的难受。”宋廷风嘀咕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张巡抚已经下了命令,云州期间,不得去教坊司,不得离开驿站,除非有任务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抬起手,用力握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嘛?”宋廷风茫然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叫不灭之握,你私底下可以学习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吃完饭,张巡抚在房间里请来许七安和姜律中议事,御史出身的巡抚大人,望着两位经验丰富的金锣,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云州因为匪患的缘故,所以取消了禁刀令。因此,相比起白日,晚上反而更安全,因为宵禁特别严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姜金锣需要一刻不离的保护本官,查案的事,暂时就给宁宴了。驿站内的打更人好虎贲卫你可以随意调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得,真成工具人了呗。许七安瞅着张巡抚,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巡抚大人解释道:“最初几天,本官少不得要多方应酬,我也需要摸一摸云州官场的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吧...许七安接受了这个理由:“明白了,卑职竭尽全力便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巡抚满意点头,问道:“你打算怎么着手案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去府衙要周旻的死后遗物,再去他家里看看。”许七安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挖坟验尸?”张巡抚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等大人这么问了,”许七安笑了起来:“人死了半月有余,腐烂的皮肤鼓胀,一戳就破,腥臭的尸水可以喝到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吃饱饭的姜律中脸色一黑,张巡抚则干呕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卑职就告退了。”许七安溜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离开房间,下楼,他召集宋廷风和朱广孝在内的四名铜锣,一名相熟的银锣,六名虎贲卫,骑乘马匹赶往府衙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旻是有编制的朝廷命官,但凡朝廷命官离世,府衙要负责验尸,确认死因。像周旻这样家人不在本地的官员,府衙还得负责保管他的遗物,等待死者家人或朝廷来取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控制着马速,时而看一眼驿卒给的白帝城堪舆图,摸索了将近一个时辰,终于看到了府衙的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按照官场规矩,这种遗物经手留三成,贪心的甚至高达五成。也不知道周经历的遗物能留多少。”姓唐的银锣感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潜规则,脸色一沉:“大奉的律法里,有没有关于此类事件的惩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有的,”唐银锣道:“私吞朝廷命官的遗产,视财物贵重程度而论,轻则庭杖五十,重则廷杖革职罚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点点头,突然问道:“打更人衙门也是这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敢啊,魏公明令禁止。而且,咱们打更人和这些当官不一样,同组的打更人们都是一起并肩作战,一起去青楼的交情。谁敢私吞,当兄弟也不同意。”唐银锣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廷风笑哈哈的点头:“对头,那天宁宴你牺牲了,谁敢私吞你的抚恤金,老子一准儿要他狗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总感觉你这话哪里不对...许七安懒得吐槽这个眯眯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进了府衙,亮明身份后,一位穿青袍的正七品官员出来迎接,自称府经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了防止下人偷窃财务,周经历的所有物品都在存在府衙的库房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位掌管收发、出纳、库房诸事的经历,领着许七安等人来到库房,手里拎着一串沉重的钥匙,熟练的找出正确的那枚,打开库房的铁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旻的遗物里,有字画,衣物,古玩,笔墨纸砚等等,许七安事无巨细的逐一看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只有三十两银子的遗留后,沉声道:“经历大人,这不对吧,周经历堂堂正六品,在职二十多年,一年攒一两,也不止这么点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,那是二十两。”府经历笑呵呵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还敢跟我皮?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盯着他,“私吞朝廷命官的遗产,视财物贵重程度而论,轻则庭杖五十,重则廷杖革职罚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旻是打更人的暗子,他殉职了,远在故乡的家人还不知道噩耗。人死不能复生,这个许七安没办法,但保住对方的遗物,尽可能的归还家人,这个他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应该做。

        竟是个愣头青....府经历是老油条了,摊了摊手,无奈道:“许是那周经历沉迷美色,或有其他消遣,花钱如流水。反正就这么点家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副有恃无恐的姿态,面带戏谑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遗产这东西,府衙先经手的,府衙说多少就是多少,不服气?有本事让死鬼还阳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指着自己的腰牌:“云州的官员,是不是不识得打更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府经历“呵”一声:“打更人监察百官,本官自然听说过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就是只听说没经历过....你缺少打更人的毒打....许七安抬脚直踹府经历的小腹。

        嘭...

        府经历肥胖的身体倒飞着撞在墙壁,震的灰尘“簌簌”掉落,痛苦的缩成虾状,五官扭成一团,过了几秒,他才发出呻吟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抽出刀,搭在他后颈,居高临下的俯视:“本官随巡抚大人来云州查案,有便宜行事之权,就算杀了你,巡抚也能为我兜下来。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    府经历喘了几口粗气,不可置信的强调道:“这里是府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