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九十一章 杀敌

第一百九十一章 杀敌

        大奉地理志记载,云州纵横六万里,物产丰富,农桑、瓷器、草药等等。武宗皇帝揭竿而起之前,云州的富庶程度,在大奉各州可以排进前五。

        官道迢迢,蜿蜒着通往天边,两边是黑土田野,远处是连绵起伏的山峦。

        阳光刚升起没多久,空气中残留着昨夜的低温,一百多人的队伍缓缓在官道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蹄“哒哒”声里,夹杂着车轮辚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元景初年,云州总人口达五百万之数。而后,黄册每十年编造一次,人口逐步锐减,元景30年,云州人口三百五十多万。现在是元景36年,再有四年就是重造黄册之年,不知道这云州还剩多少人口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巡抚掀开帘子,感慨着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30年里人口缩减150万,非常恐怖,而真实缩减人口只会比这更多。因为云州土地肥沃,不闹天灾的情况下,是不用考虑饥荒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30年里正常繁衍生息,人口是可以稳步增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从500万到350万,可不是简单的做减法,实际缩减人口至少再翻一倍....许七安嘴里飙出一声国骂:“什么鬼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巡抚看了他一眼,继续道:“这损失的人口,一半是因为赋税太重,弃田当了流民,或进城另谋生路,或落草为寇,这些人都是不记在黄册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再就是匪患严重,烧杀劫掠,雪上加霜。有时候山寨土匪为了补充劳力,会主动下山劫掠百姓。呵,山匪当然也不在黄册之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目光无声的眺望远方,耳边听着张巡抚的话,心里则在分析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元景初年还有五百万人,元景十年的时候,人口还是缩减,到元景30年,没了一百五十万人,真是人数还要更多....云州是在这二十多年里急转而下,差不读就是元景帝修道的开始....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大奉皇帝痴迷修道,因此让巫神教感觉有了可乘之机?巫神教图谋二十多年,绝对不会小打小闹,大奉和巫神教统率的诸国,必定要有一战。

        想着想着,他头一歪,差点睡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精神状态不太好。”张巡抚审视着他,皱眉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巡抚大人记得,许七安这一路来,安分守己,没有流连教坊司,理当不至于这般亏空疲惫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扭着头,朝巡抚大人苦笑道:“没怎么了,就是成了时间管理大师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不眠的第八天,大脑突突的疼痛,血管仿佛要爆开,今早吃饭时,甚至出现了轻微幻觉,以为许铃音在抢他的肉包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球布满血丝,眼圈是黑青色的,这让许七安想起了自己生活在996的福报社会里,偶尔还要体验一把007,也是这般凄惨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两天,熬过这两天我应该就能晋升炼神境了吧。不能让自己睡过去,否则功亏一篑...怎么感觉心脏跳的好难受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深吸一口气,摘下水囊浇在头上,借此刺激身体,振作精神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

        一列三百人的商队在官道跋涉,一辆辆平板马车拉着货物,防水布底下盖着的是云州盛产的丝绸、茶叶、瓷器以及胭脂水粉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就是一些云州的特产,比如蛇涎砚、黄晶石等。

        商队的东家是一位满脸横肉的汉子,叫赵龙,早年也是云州江湖赫赫有名的豪杰,黑白两道通吃。

        过腻了刀口舔血的日子,靠着早年闯下来的名头,以及人脉关系,做了商队生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总能打点好沿途的山寨,四平八稳的离开云州,将货物散到各地,赚的盆满钵满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久了,很多商人都愿意花重金加入赵龙的商队,求个平安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龙的商队发展至今,演变成了半商半镖。

        杨莺莺就是躲在这棵大树下乘凉的一份子,不过她是以散人身份离开云州,花了二十两银子请求商队庇佑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她这样的弱女子,根本不可能独立离开云州,指不定哪天就在官道上被拦路土匪劫走,当了压寨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她的姿色,当个压寨夫人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    杨莺莺本是云州教坊司里的女子,年轻时也是位花魁,后来有幸遇到了良人,为她赎了身,便被养在院子里,成了外室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今年过三十,姿容不减,反而是身段愈发的丰腴,更增添了成熟妇人的魅力。她有一双明亮的杏眼,望着人时眼波盈盈。

        骑在马背上的杨莺莺,察觉到周围镖师们火辣的目光,忍不住紧了紧斗篷,把脑袋埋的更低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手乍一看是护着丰满的胸脯,避免被某些汉子的目光亵渎,其实她护的是怀里的一个物件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这个物件,迫使她离开云州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位镖师垂涎欲滴的看着杨莺莺的背影,骑在马背上,罗裙贴着身体,那紧绷的臀部轮廓可真诱人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体强壮的镖师一夹马腹,追上杨莺莺,咧嘴笑道:“美人儿,晚上陪大爷耍耍。大爷这次出行挣的银子都归你。十两银子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莺莺置若罔闻,不回应也不拒绝,权当没他这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镖师又说了几句,见美人儿不理,骂咧咧的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与他相熟的几个镖师哄笑起来,一阵奚落。但每个人眼里都有失望。这女人油盐不进,他们也一样没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手头有着人命的镖师眼里闪过狠辣,这种独自出行的水灵妇人,要不是碰到了赵老大,早就被人吃的连骨头都不剩。

        商队前头的赵龙抬手做了个手势,镖师们立即抽出兵器,如临大敌。但刀只出鞘一半,这是走镖不成文的规矩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混江湖求的是财,除非双方实力差距悬殊,否则不会死磕。更何况,赵老大在黑道向来有几分薄面,否则也不会吃这碗饭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道两旁密林中哗啦啦跳出七八十号人,刀矛鲜亮,岔路上更杀出二十余骑,皆是人强马壮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龙有些纳闷,这条路他每年都要走好几遍,哪条路段需要打点,哪个山头需要孝敬,他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片林子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群剪径悍匪....赵龙压了压手,示意手下的镖师稍安勿躁,策马往前走了一小段,朗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下赵龙,朋友们之前是混哪条道的...”

        靠的近了,他忽然意识到不对劲,这群悍匪腰间挂着军弩,手里握着制式长刀,这些都是军中装备。

        赵龙听说过,某些大寨子不缺军需,军刀军弩甚至火铳,一应俱全,但那都是顶级的土匪大寨,不应该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宁宴,你看起来就像被女子掏空身子的病夫。”宋廷风与许七安齐头并进,趁机打趣嘲讽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看了他一眼,淡淡道:“我有个朋友,问我有没有司天监壮阳补肾的药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廷风笑容一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那个朋友就是朱广孝,广孝啊,你都有未婚妻的人,何苦那么拼命呢。”宋廷风把锅甩给朱广孝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广孝闷不吭声的看了他一眼,又觉得不甘心,反驳道:“我是怜香惜玉的,你吃相太难看,每次早上,陪你睡觉的姑娘都下不来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自己不知道节制,亏空了身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武夫体魄强悍,精力旺盛,可就算是牛魔王,天天从晚耕到早,日子长了,也会气血亏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是厉害。”宋廷风不服气,骄傲的笑道:“只有教坊司的姑娘能尽情的配合我,尽管她们也疲于招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廷风啊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廷风听见许七安喊他,转头看过去:“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你厉害,而是人家能容忍你的渺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嬉笑怒骂之间,带队的姜律中沉声道:“前方有血腥味,全员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锵....刀刃出鞘的声音整齐划一,虎贲卫、打更人同时抽出了佩刀,并摘下了军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突进!”姜律中一夹马腹,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巡抚队伍瞬间进入行军状态,速度极快,且有条不紊。

        行军十分钟,前方出现密林,风带来了浓郁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当进入密林的刹那,利箭从两侧射来,袭击狂奔中的打更人和虎贲卫。

        姜律中抬起手,往下一按,箭雨撞在看不见的气墙上,无力坠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挥了挥手,道:“虎贲军,入林杀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的时候,姜律中看向前方,官道上横尸数百具尸体,鲜血染了一地。马匹被难逃毒手,这支商队运送的货物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立刻分析出情况....因为自己提前嗅到了血腥味,命令队伍奔袭,这群剪径土匪听到马蹄声时,已经来不及撤退,于是在林子里埋伏。

        密林中传来激烈的战斗声,虎贲卫是京城五卫之一,虽不如禁军那般骁勇善战,但远胜地方军队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方人数相差不大,箭矢和刀锋交错,打的有来有往。

        姜律中愣了愣,有些意外,扭头看向许七安:“宁宴,杀过人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杀过一个,重伤一个。”许七安望着横尸一地的商队,随口汇报战绩。

        姜律中“嗤”笑一声:“毛没长齐的小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打更人们哄然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许七安这个加入打更人两个月不到的菜鸟,其他人都是身经百战的武者,杀人都不眨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姜律中指着林子,道:“去,练练手,最少杀十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收回目光,缓缓吐了一口气:“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

        ps:后台好像小崩了,我早更新了,半天没刷新出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