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修真小说 - 大奉打更人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机

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机

        “陪你们?”许七安心说,这当然不行啊,如果只是你的话,我可以将就一下,加上恶毒的婶婶那就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很过分,大哥明日还要去衙门当值,可娘一定要我来,劝说二哥在门口守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玲月剖开来肯定是黑的,她自己也害怕的睡不着觉,但把锅甩给了母亲。

        守在门口啊....二叔个逼肯定在教坊司风流快活,却要我给他的妻女守门....许七安叹口气,无奈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穿戴好衣服,为了稳定婶婶和妹妹的心,特意带了黑金长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外头坐着,你们赶紧睡。”许七安指头扣了扣屋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多谢大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大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屋子传来妹妹和绿娥的声音,软濡好听。婶婶倔强的不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盘膝打坐,一边搬运气机,一边于脑海观想,过了片刻,耳边传来婶婶轻微的说话声:

        “会不会从窗口飘进来啊,宁宴睡着了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娘你别瞎说,大哥带着刀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婶婶一听侄儿带着刀守在外面,心里顿时放心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子里半晌无话,只有呼噜声传出来,那是许铃音的。可以脑补她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,张着嘴呼哈呼哈的酣睡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阵,婶婶喊道:“宁宴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没好气道:“我在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他每隔一段时间就咳嗽一下,屋子里的女眷们听到他充满磁性的咳嗽声就不会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婶婶和妹妹害怕是有道理的,因为这宅子是真的闹过鬼,而不是虚无缥缈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时间久了,这种恐惧会自然淡忘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过了片刻,婶婶抱怨的声音传来,“玲月,别贴着娘这么近,怪热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娘~”许玲月委屈又撒娇的语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婶婶到底是心疼女儿的,没有再说话,过了片刻,突然压低声音:“玲月,你都已经长这么大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耳廓一动,听到这句话,起初不觉得有什么,但婶婶的语气很是古怪,他聆听着,果然听见妹妹羞赧的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你别嘲笑我,哪有你的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废话,娘已经生儿育女了,但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,可没你这般规模的。”婶婶说着,感慨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到嫁人的年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玲月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...可怜的玲月,小小年纪,胸口长了这么大两个肿瘤。许七安嘴角一挑,差点因为自己的吐槽笑出声,感觉守门也不算枯燥。

        婶婶又说:“你住大郎隔壁,记得沐浴的时候要注意些,武者的耳目聪敏,要记得防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你是说大哥会偷看我洗澡?”黑暗中,许玲月眸子闪亮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不会,我没有,别冤枉我.....我在教坊司都是和浮香一起洗的,犯不着偷看....许七安觉得婶婶一如既往的歹毒,现在正面怼不过他,就暗中使坏,离间他和玲月的纯真兄妹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郎不会偷看,你就什么都不防了?”婶婶啐了女儿一口,然后扭头看一眼房门方向,听着侄儿时不时响起了咳嗽声,安心的继续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一宿没睡,吐纳气机,锤炼元神,黎明破晓后依旧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    吃早饭时,许平志回来了,一身戎装,手里没有提青橘,许七安便相信二叔昨夜是真的当值,而不是去教坊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昨日铃音夜里跑出来,睡在井边....”婶婶把昨晚的事情告诉二叔,“幸好府上还有宁宴,要是他也不在,真闹了鬼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胆小的婶婶又害怕了,纯粹自己吓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二叔朝侄儿颔首,问道:“铃音半夜睡井边做啥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说:“都怪婶婶骗她说鬼放在油里炸一炸,比什么都好吃。她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许二叔点点头,觉得这是自己幼女会干出来的事,没什么值得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住在新宅后,早晨起的便可以晚一些,而骑马过去只要半小时,非常便利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到了衙门,照例去李玉春的春风堂点卯,确认今日没有被安排任务,便带着宋廷风和朱广孝外出巡街。

        市井之中,百姓川流不息,货郎走街窜巷,商铺客人络绎不绝。内城的繁华远胜外城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打算带宋廷风和朱广孝再去一趟养生堂,但两个小老弟死活不愿意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便独自前往,见到了六号恒远以及“黑狗”,得知可怜的孩子身体状况好转,许七安松了口气,隐隐有种卸下心里大石的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大人,贫僧有一事想问。”恒远合十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师请说。”许七安心情颇为轻松的笑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大人初见那孩子时,说过一句话...”恒远凝视着他:“许大人说:这是那个孩子?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大人似乎知道他,可贫僧记得,你们没有任何交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艹,那天受到的冲击太大,一时不慎说漏嘴了。许七安笑了笑,表面稳如老狗,心里开始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六号该不会是怀疑我是三号了吧....话说回来,那天我还当着他的面捡钱了....嗯,单纯的捡到钱不算什么,谁还没有走狗屎运的时候.....但六号肯定会有猜测,觉得我不太正常,说不定已经把我往三号身上靠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我塑造的儒家学子的形象已经在天地会成员心里扎根,第一印象永远是最重要、最无法改变的,所以六号顶多是怀疑....想到这里,许七安叹息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曾听三号说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多余的解释,剩下的交给恒远去脑补。首先,恒远肯定会对所谓的“上下级”关系产生质疑。天地会不是一个隐秘势力,但外界的天地会是由金莲道长为代表的地宗道士组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另一个由地书碎片持有者组成的天地会,才是真正的隐秘势力。三号怎么可能随意把这种事告之下属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六号恒远会带着这样的疑惑去调查他,查着查着,发现原来许大人的堂弟是儒家书院的学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他会觉得自己发现了华点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恒远没有说什么,表情沉凝的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其实身份暴露不暴露,问题不大了,六号恒远是个好人。嗯,主要是我在网上吹牛吹的太嗨了....感觉身份暴露会很羞耻啊....许七安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衙门后,许七安又收到了司天监的白衣送来的信笺,说褚采薇的炼金术取得了重大突破,宋卿唤他去司天监商议。

        ...这么快的吗?许七安骑上马匹,策马来到观星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七楼的炼丹房见到了宋卿和褚采薇,同时也看见了两双同款的黑眼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采薇姑娘,要多注意休息啊。”许七安心说,宁也成为时间管理大师了吗。

        顶着浓浓黑眼圈,目光呆滞的褚采薇,显得更加呆萌了,疲惫的说:“三天没合眼了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卿从袖子里取出瓷瓶,递给许七安:“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扒开木塞,倒了一点在掌心,香菇粉末中夹杂着细微的晶体颗粒,他舔了舔,一股强烈的鲜味在味蕾蔓延,舌头火辣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做出来的?”许七安震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谷物发酵,添加蜜糖,提纯...”宋卿摆摆手,不想解释:“你想知道流程,回头我让采薇写给你,你先看看是不是这玩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七安沉吟道:“味道很像,这东西有毒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卿点点头,道:“这东西比盐更珍贵,要普及推广的话,朝廷必然要垄断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往司天监出品的东西,都是由朝廷来负责经营,每年的收益司天监占三成。我与杨师兄商议过了,分你一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分一成的原因是,许七安只提出了味精的概念,以及一些理论步骤,那些步骤有的正确,有的则让宋卿和褚采薇走了不少弯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个新型炼金术中,褚采薇和宋卿的付出要更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公平的分配。”许七安点点头,试探道:“那么,我一年能分到多少银子,嗯,我知道缺乏评估依据,宋师兄可以大致估算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要看朝廷打算怎么卖它,”宋卿沉吟道:“一成的话,几千上万两银子?我指的是京城地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他发现自己的手被许七安牢牢握在掌中,这位铜锣语重心长,深情款款的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愿咱们的情谊,天长地久,海枯石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言,言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

        皇宫,御花园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渊陪着元景帝漫步在御花园中,阳光温暖,这座占地达20亩的皇家花园种植着各种珍贵的花种、树木,冬日与春日是完全不同的两个风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霜杀百草,花木凋敝,这看似萧条的景象,细品之下,也别有一番滋味。”元景帝负着手,意有所指的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身后,落后小半个身位的魏渊,沉吟着说道:“陛下,萧条,从古至今都不是风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青衣大宦官的顶撞,元景帝只是笑笑,不甚在意的说:“来年开春,自然便百花盛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渊仿佛在抬杠:“来年春天,时候尚早。这萧条不知道又要延续到何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斜了他一眼,“那魏卿觉得当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渊温和道:“百花盛放的景象固然美,奈何春去冬来,繁华落尽...陛下你看那些四季常青的树木,不管春风秋月,夏日冬雪,它们都依然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铲去繁杂多样的花草,留下四季常青的树木,方是长久之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元景帝敛去笑容,冷眼斜睨,大青衣面带微笑,目光温和,半步不退。

        君臣相视许久,元景帝淡淡道:“皇后前几日感染风寒,身体痊愈后,便食欲不佳,连着几天都没怎么用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渊终于挪开目光,躬身作揖:“司天监的术士怎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食欲不佳,但身体无恙,静养。”元景帝说:“但朕见皇后消瘦不少,魏渊,你替朕去看看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ps:月票快被追上了,就差几天了,大老爷们,帮我稳住月票前十呀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