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科幻小说 - 大秦从献仙药开始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三十五章 密谋

第三百三十五章 密谋

        当天,扶苏举棋不定,这更加的让白正充满了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白正这次的计谋,不得不说十分的高明。如果李阳知道的话,都会替他拍手赞一声彩。

        嬴政不在,李阳又不在,在这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,利用胡亥一事,借扶苏之名发起政变,简直绝妙!

        再说扶苏,他的举棋不定,就已经说明他足够的儒弱和仁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胡亥在东阳郡任郡守,不管是李阳安排的,还是嬴政的意思,这对他的太子之位都是非常的不利。

        做为一个大秦的长公子,他没有立即对李阳起杀心,已经非常的难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在原本的历史上,胡亥为了大秦的继承权,可是发动了沙丘之变,把自己的兄长扶苏,以及蒙恬、蒙毅全给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与之相比,扶苏显然下不了这般狠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白正这次的做法,和历史上赵高发起的沙丘之变,倒是有着几分相似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样是在大秦的皇权出现真空的情况之下,沙丘之变,是嬴政重病而亡之时,而眼下则是嬴政身在海外之时。

        沙丘之变,赵高假传诏书一举拿下扶苏和长城大营的蒙恬,肃清敌人。而眼下白正则是打算利用朝议的机会,一举拿下咸阳令萧何和蓝田大营的周勃,从而达到控制大局,接而再肃清李阳、胡亥等人的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之,都是在大秦的皇权出现真空的情况下,以捏造的罪名,发起政变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会不会成功?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只要不出意外,显然白正他们的胜算是极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试想,朝议之时,毫无防备的萧何和周勃直接被刀斧手拿下,蓝田大营及咸阳皆被老氏族掌权,那时朝堂上的李斯、韩信等人又能如何?还不是成了待宰的羔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朝中大局已定,至于身在京畿之外的李阳,也就只是一道诏书,便足可将其赐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,白正之谋,虽然是临时起意,但却谋略周密准确,已然是大有稳操胜券之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当天晚上,白府。

        白正将吏部尚书公孙景等一干朝中的老氏族通通齐聚于府中,共商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闻听胡亥在东阳郡任郡守一事,无不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听到白正打算借胡亥一事,对李阳一党发起政变的计划时,众人更是纷纷双眼一亮,无不称妙。

        很显然,大家都认为白正的计划,非常的可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孙景更是称此计划占尽了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定然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时,便是嬴政不在秦国,李阳不在咸阳。

        地利,老氏族起事,李阳鞭长莫及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和,则是扶苏对李阳的信任,已然崩塌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此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也怪不得众人会信心爆棚,无一人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对于大家来说,等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。如今终于机会来了,又怎么能不激动呢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无人反对,并不代表所有人都支持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,在白府的议事厅里,就有两个人一直保持沉默,这二人不是别人,正是两位国政院大臣,一位是执掌刑部的刑部尚书蒙毅,一位是执掌监察院的冯劫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虽然表面平静,但对于今晚密谋之事,内心却是惊涛骇浪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蒙家和冯家,地位之高,不下白家。白正要想扳倒李阳这棵大树,自然不能没有蒙、冯两家的支持。

        见蒙毅和冯劫没有出声,白正不由笑着问道:“蒙尚书,冯院长,二位意以为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蒙毅与冯劫对视一眼,接着蒙毅道:“如今长公子监国,长公子若是有此意,我自是唯长公子令是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蒙毅心里很清楚,白正等人要扳倒李阳一党,就等于是破坏新政,那么势必就不会愿意让嬴政回国,不让嬴政回来,自己的兄长蒙恬也就回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对蒙家来说,肯定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蒙毅又不能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皇帝毕竟不在秦国,如果秦国由扶苏监国,加上老氏族拥护,一但自己反对扶苏的政变,后果很可能不仅兄长蒙恬回不了,就连自己都有可能遭到扶苏的打击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这个时候听命于扶苏之令,对蒙家来说是明智之选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劫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,立即附和道:“我冯家亦是唯长公子令是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白正一声叫好,站了起来,目光坚决地道:“二位不反对,此事便就此决定,三日之后,一举铲除李阳一党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蒙毅和冯劫点点头,然后起身道:“如若无它事,我便先行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正点点头,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就在冯劫备离去时,白正突然道:“冯院长,如果可以的话,希望可以请冯相出马。冯相德高望重,如果他能出来开口说一句话,文武百官定然无人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劫只是怔了一下,并没有任何表态。

        蒙毅和冯劫一走,议事厅中便有人道:“白老,蒙毅和冯劫好似不甚支持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正冷冷一笑:“只要扶苏支持,难不成他们二人还敢反对?何况,这次能铲除新政一党,对他冯家亦是一大机会,我不信我们的冯相不会动心,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对对,白老所言极是啊!哈哈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”众人一听,不由也是一笑,心中便再无任何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白府,一名仆人从议事厅的窗外悄悄隐去,然后快步走至院墙下,环视四周,然后竟一跌而起,翻墙而出,跨上一骑黑骑,飞奔镇国君府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久,镇国君府。

        公主阳滋,行色匆匆的出府,直奔太子府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不多时,冯府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去疾听完冯劫带回来的消息后,也是不由愣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这个消息来得太过突然,就连冯去疾都有些感到愕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,您对此事如何看法?这次会不会真是父亲重掌朝堂的一个大好的良机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劫对这次的机会,还是有些心动的。因为这次是老氏族与扶苏一起联手,所以可以说已然是胜券在握了,而一但由自己父亲出面领头,事后必然得扶苏倚重,重掌朝堂,国政院院长一职自然是非自己父亲莫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那时,冯家执掌国政院与监察院,就真的是秦国第一世家了!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光是这样一想,冯劫都觉得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感觉人生达到了高潮,感觉人生走上巅峰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冯劫忍不住幻想之时,冯去疾却是一声冷哼:“你们真是自寻死路,愚不可及!愚不可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