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大唐俏郎君在线阅读 - 第1181章 祸事临头

第1181章 祸事临头

        灰蒙蒙的天幕下,阴风阵阵。

        忽而,一道荧绿色的亮光莹动了灰色雾气,令整个长安城为之一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嗡”

        伴随一声空间震鸣,荧绿色的光华化作巨大的气罩,由上而下,罩住了以行宫半径三百米之内的区域,形成迷幻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空间内,气息流转变色,形成一道道回旋走廊的幻象。

        须臾,幻象包裹了数千人,淹没了他们的声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数千人就像无头苍蝇一样,顺着回旋走廊乱撞,跌滚碰撞,自我撞击受伤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他们是相互撞击,或者是撞墙。

        绕是他们呼痛惨叫,声音都被扭曲的空间气息给磨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以至于他们遭受到应有的报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关键是处在幻象外面的人,看了一场好戏,人人色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三,你傻啊,怎么撞墙撞的头破血流的,都撞成猪头三了,不疼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握草,邓四,你丫的龙阳之好,抱着男人乱啃,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,黄书郎,你爬到屋脊头上了,再往前爬就掉下来了,真是黄鼠狼作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民众看见自己熟悉的人,做出自我撞击等危险的举措,惊呼示警,却没鸟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相隔两三米远,对方硬是听不见,看不见似的乱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啥情况啊?

        鬼打墙啊!

        看见这一幕的人无不色变,害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不乏有人不怕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碰上这种事,心里就发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人有血性,有胆魄,但不等于这种人没有害怕的时候与事物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见证别人遭受鬼打墙,自个折磨致死的震撼,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让人失去理智,自我折磨致死啊!

        世上最残酷的刑法莫过如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试问谁愿意接受这种死法?

        死了还被人嘲讽,傻死的蠢货?

        想想都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乎,围攻行宫的民众息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由讹言王浪军的罪行,声潮齐天的势头,转为惊呼,继而静默痴呆的过程。

        期间,可见民众经历了什么洗礼?

        那是心灵拷问,自我摧残!

        太残酷,太震撼人心了!

        绕是文武百官经历了无数大阵仗,也被狄韵鼓捣出来惩罚闯入者的幻象手段,惊到骨子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看着幻象里的人撞的头破血流的模样,咽下一口口水说道:“完了,计划泡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狄韵真的动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狄韵只怕不会再管民众的死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我们请不动狄韵出手救人,完不成皇后娘娘的懿旨。

        还会迎来一场杀戮,全完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程将军,这就是你出的好主意?

        让我一个亲王来规劝女儿,寻求狄韵的帮助?

        事没办成,人也没见到,倒是让我看了一曲好戏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程将军以为如何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道宗气坏了,劈头盖脸的训斥程咬金,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,李道宗是要领兵出征,对付八国联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李二考虑到李道宗的安危不容忽视,一旦让李道宗战死沙场,指不定被文成公主怀疑李二故意陷害李道宗,在王浪军面前说坏话,对李二就不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在敌人无处不在,挑拨离间的局势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事很容易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二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了,李道宗留下来就是为了打感情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李二留下的伏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,李道宗还是走上了打感情牌的出路,没有逃过李二的算计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也是李道宗极度反感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须知,李道宗曾经招惹王浪军,反被王浪军吊起来好几天,差点死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,让李道宗把王浪军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可恨的是王浪军夺走了亲闺女,文成公主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文成公主是狄韵抢走的,但是也好算了王浪军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自那以后,文成公主就没露过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让李道宗惦记亲闺女的安危的同时,埋怨亲闺女无情无义,忘了自己这个父亲,越发仇视王浪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多次,李道宗忍不住想带兵围攻行宫,救出亲闺女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李道宗知道,亲闺女的心早就被王浪军迷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迷惑在王浪军智计无双,屡次逆转乾坤救大唐于将倾之际,以及被王浪军鼓捣出诸多科技产品等等新兴事物,以德报怨的仁义名声下,不能自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父亲,哪怕李道宗恨不能剁碎了王浪军喂狗,也不能不顾亲闺女的感受啊!

        这让李道宗忍下围攻行宫的冲动,宁愿恨亲闺女,误导自己没有这种闺女,来一个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赶上程咬金登门拜访,让李道宗来打感情牌的破事,李道宗打心眼里反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李道宗碰上这曲好戏,心里不是滋味,好像自此就与亲闺女两不相见了,也就拿程咬金撒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可不知道他的难处,尴尬的说道:“王爷,你就别发牢骚了,感觉想折完成皇后娘娘的懿旨才是正事!

        要不然,我们都会被敌人整惨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个混不吝的魔王,倒是说的隐晦。

        投机取巧,不背罪名?

        你想得到美,但那不可能,你就等着皇上回来跟你算总账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道宗哪有什么办法可想啊!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文武百官自相陷害,推举替死鬼来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关键时刻,一旦参与其中,搞不好就会成为文武百官攻击的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傻子才会参与其中作死呢!

        李道宗躲还来不及呢,自是不乐意程咬金的蛊惑,遭遇程咬金的算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况敌人在暗中作祟,防不胜防啊!

        李道宗只想安身事外,最不济也要隐忍不发,待到事态明朗,伺机给予敌人致命一击就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是中庸自保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搞好了,还能立功,李道宗也就反感程咬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一心拉拢李道宗上贼船担事,摆出一副腮胡子苦瓜脸说道:“别呀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可是亲王,怎能见死不救,任由敌人怂恿民众惑乱大唐,不闻不问呢?

        这要是让皇上知道了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,你的意思是我不答应,你就上皇上那儿参我一本是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道宗气坏了,眼见独善其身泡汤了,逮住程咬金的话柄往死里训斥,大有拼命的架势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浑然不觉,灿笑道:“咱们老兄弟谁跟谁呀!

        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俺老程被皇上责罚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你个混蛋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报,各大河道两岸死人无数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当二人争执不下的时候,迎来了一道惊天霹雳,祸事来了!